左通第一个通过考验,时间过了这么久,毒素扩散全身,还能站起来离开就是左通解题完成最大的证明。

    众人看到左通完成,个个蹙眉,侧面证明了左通的医术高明,他们及不上!药师为之皱眉:“这家伙,还真有点厉害,我都没解开,不过……也快了。”

    凌飞扫了眼左通,暗道易轻舞说得对,左通的确是劲敌!恐怕这次比赛中最难缠的就是他,想要夺冠必须赢他。

    现在也没心思考虑其他了,还是专注于比赛。

    怎么吃菜就是怎么解毒,凌飞已经排除了四十九种毒素,还有十五种可能性。

    “唔,随着时间的流逝毒素会越来越厉害,也是药性原因……”凌飞再次陷入思考中。

    这一题最大的难度在于对于药理药性的理解,混合而成的药物会有相应的症状,若是药学基础没学扎实,不理解药理,那这一题根本解不开。

    六十四种药物,每一种药物的药性必须详知,漏掉一点点都不行,这才是这一题的最大难点。

    砰砰砰……随着时间流逝,倒下的人越来越越多。

    然而,这个时候又有人解开毒了!童千尘吃了几样菜,拿出小刀切下桌面一块木头,沾了沾菜肴,紧接着把菜肴吃下去。

    而后他站了起来,看了眼儿子童沂水,转身离开。

    童千尘才离开,唐墨轩那边也站了起来,他也解了毒。

    易轻舞办公室。

    安神医微微颔首:“他们三位最快不出意外。”

    “多年的底蕴沉淀,理应如此。”

    秦沐风道,他的视线停在秦妙心和凌飞两人身上。

    秦妙心是他最看重之人,最疼爱的孙女,他当然希望孙女能夺冠。

    而凌飞,因为秦妙心的缘故,他也颇为在意。

    “左通这么快解毒,能力上来说,独一档。”

    陶正阳道。

    “对,太厉害了。”

    孙益谦笑着道,“能和齐半山比一比的也就是他了。”

    “老一辈快些解决都在意料之内,就看有没有厉害的年轻人了,我们打个赌如何?”

    萧鸿业笑道。

    “打什么赌?”

    王家家主道。

    “赌赌看哪个年轻人第一个解毒,我以我那瓶好酒做赌注。”

    萧鸿业道。

    “那瓶好酒舍得拿了?”

    王家家主挑眉,“好,我就压一手秦妙心。

    秦老的孙女,我有信心。”

    “我就压一手童沂水,这年轻人相当不凡。”

    萧鸿业道。

    “我老头子压一手凌飞。”

    安神医道。

    秦沐风却在看着屏幕中的一个男人——药师!“恐怕,你们都得错了。”

    秦沐风出言。

    “嗯?”

    药师从头到尾举动就很奇怪,他并非如凌飞等人一样光看着,他还夹起来轻轻添。

    这种举动是其他不敢尝试的,尝试等人早已经倒下。

    菜里的毒光是气味毒素都很深,更不用说菜肴本身。

    可药师偏偏就这么做了!紧接着,药师将桌上的木头切下,一遍一遍在七样菜上蘸着,或者是舀进小碗里。

    最后用自己的戒指在小碗里蘸一下,看看戒指……在易轻舞办公室众人聊天时,药师已经将碗里的菜肴倒了,又装了一碗,如法炮制,最后看戒指,他眼前一亮,端起小碗中的菜肴一口吃了下去。

    “嗤,华夏医者,不过如此!”

    药师站了起来,眼扫全场,嘴中发出嗤笑。

    一众医者为之皱眉,看向药师。

    药师不是来自华夏?

    众人细看药师,面容偏东方,却也有西方血统,应该是个混血。

    凌飞也望了过去,药师刚好是在他斜对面,两人的座位相对,正好药师看到凌飞。

    嘴角牵着冷笑:“看什么,难道不是?

    几个老头子就算了,年长我这么多没比过情有可原,其他人?

    呵呵……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众人想反驳,可这会儿都没了力气,中毒这么久,只有力气研究如何解毒,哪还有余力管药师。

    “嗤——”药师顺带斜了眼凌飞,嗤了一声,大摇大摆走出餐厅。

    凌飞眉头微皱,没有说些什么,现在耽误之急是解毒!他已经排除得只剩下五种可能性!“忽略了哪种感受,还是混合后的反应?”

    凌飞沉思。

    易轻舞在镜头前看着凌飞,眸光幽幽,凌飞一定得赢,凌飞身上让她看到了天下万民的希望。

    变革中医,改变天下,凌飞是不二人选。

    在她心中秦妙心都不如凌飞,凌飞才是首选!凌飞身上具有很强的培养性,演技方面的能力是最有助于他人气提高的神器,一切得当,计划便实现大半!凌飞,加油啊!“这年轻人,挺狂,不过确实厉害。”

    秦沐风道。

    安神医托腮:“戒指,有问题。”

    “算是取巧,可也是能力的一部分。”

    陶正阳道。

    镜头中的凌飞终于是动了,眼中精光一闪,并起双指猛地劈过桌角,一块木头竟是被他强劲的双指劈开,另只手迅速抓住。

    随意挑选几样菜,又用木头搅拌,倒入小碗,拿起筷子夹起菜肴吃了下去。

    菜肴进五脏庙,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在身上扩散,懒洋洋得想让凌飞伸懒腰。

    见效极快,没多久凌飞便觉得那股沉闷感,那股压抑感缓缓散去,整个人都恢复清明。

    凌飞站了起来,看了看秦妙心,她也开始夹菜放入小碗中。

    不过秦妙心体质较弱,这会儿脸色都有些泛白,夹完菜,一一吃下,肉眼可见的变化在秦妙心脸上发生,她苍白的脸色慢慢浮上血色,整个人开始恢复正常。

    秦妙心轻轻舒出口气,终于配出来了,不容易。

    秦妙心也起身,看到凌飞,两人相视一笑,并肩朝着餐厅外离开。

    易轻舞办公室,易轻舞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过了就好。

    “诶,老秦,感觉你孙女和凌飞关系不浅啊。”

    安神医瞅了眼秦沐风,这世上还能有人这么叫秦沐风的估计也没几人了。

    秦沐风凝眸:“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参与。

    倒是你,你孙女和凌飞有关系,还能这么自然调侃?”

    “你不是说了么,儿孙自有儿孙福。”

    安神医笑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