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这一看秦妙心凌飞大感不对,脸色怎么这么红。

    “看来两位是不拒绝了,今日刚好可以一起聊聊。”

    任天扬笑着,“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尊姓大名。”

    “凌飞。”

    凌飞淡淡道。

    任天扬脸色一僵,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愣住许久。

    “啊,原来阁下就是凌飞啊。”

    任天扬语调都有了些许变化。

    秦妙心听到任天扬语气嘴角忍不住牵起,这家伙的名头,果然是谁都怕。

    哪能不怕啊!任天扬这会儿满脑子都在回想自己刚刚说的所有话,有没有哪句话触到凌飞的点?

    会不会让凌飞生气?

    脸都快黑了好吗?

    凌飞的名头是杀出来的,哪怕任天扬是此等人物,面对凌飞也是紧张不已。

    “也快到中午,刚好一起去吃饭。”

    凌飞带着几分怪异笑意,他也看出任天扬的拘谨。

    任天扬浑身不自然,想拒绝,可看看秦妙心还是深吸口气笑道:“好啊。”

    秦妙心又不是凌飞禁脔,秦妙心是秦妙心,凌飞是凌飞,自己就算想追求秦妙心和凌飞有什么关系?

    而任天扬却不知道一点,凌飞和秦妙心其实是有联姻在身。

    虽然两人都想解除这样的关系,但至少还存在不是?

    哦?

    任天扬竟然同意倒是让凌飞略微意外。

    不过,吃吃饭也无所谓。

    “啊?”

    秦妙心无奈看了眼凌飞,怎么还是要吃饭了?

    凌飞也看着秦妙心耸肩,刚刚秦妙心不开口,开一句口凌飞都能把任天扬堵回去,可秦妙心不说话他就没办法了。

    “我这边还有几个朋友要打招呼,中午见。”

    任天扬说了一句连忙离开,脚步匆匆。

    和凌飞在一起怎么样都感觉不自在,要让他和凌飞呆到中午吃饭?

    头皮都要发麻了好吗?

    “自找罪受。”

    凌飞摇头,他怎么能看不出任天扬的心理。

    待会儿吃饭,不更不自在?

    “你又做什么了?”

    秦妙心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事就回房间,待会儿……嗯?”

    凌飞正说着猛地回头,盯着人群中。

    “怎么了?”

    秦妙心问道。

    凌飞眉头紧锁,方才那一瞬间他觉得好似被ju ji qiāng瞄准的感觉,一定有一个带着杀气的人盯着他看!谁?

    凌飞目光四扫,想在人群中找到那个盯着他看的人!“怎么回事?”

    秦妙心怪异,凌飞的反应太过突兀。

    “没什么……我们先回去。”

    凌飞收回目光,此人有意隐藏,想发现不简单。

    不过之后他若是还想对自己做点什么,一定会让自己发现。

    凌飞和秦妙心回房,人群中一个手上戴着戒指的男人终于抬起头。

    男人眉头紧锁:“好敏锐的嗅觉,此人果然不凡,难怪名满燕京。”

    男人身旁一位面容苍白的男性摩擦着手指,手指上也戴着泛着幽光的戒指,这位男性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模样。

    “蒙斯队长,那个人是谁?”

    男人问道。

    “一个实力无比恐怖的人。”

    蒙斯沉吟着道,他对于华夏的讯息了解不少,也知道凌飞。

    正因为凌飞名头如此之盛他才偷偷关注了下凌飞,没想到凌飞的警觉性竟然这么高。

    “哦?”

    男人讶异,能让蒙斯说恐怖二字,看来那个年轻人真不简单。

    “药师,这次的比赛你必须赢下来,只有赢下来我们才能得到永生花。”

    蒙斯道。

    不错,他们正是轮回组织的人,这次打算混进来参赛多得永生花。

    实在是蒙斯也没了办法,这么多世家国手,根本没办法硬抢。

    “我懂。”

    药师点头,“我一定会夺冠。”

    药神嘴角牵起:“我们有着超前发现,他们,都不是对手!”

    ……凌飞和秦妙心进了房间,时间缓缓过去,慢慢到了中午。

    “嗡——”突然一声钟鸣在院落中响彻。

    “嗯?

    钟声?”

    凌飞放下手中的书籍,走出门外。

    嗡——沉闷的钟声再次敲响,一声接着一声,钟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大。

    越来越多人从房间中出来,大家都讶异什么情况。

    “怎么了?”

    秦妙心也出来,问凌飞。

    “不知道,可能,开始了。”

    凌飞抬头看向天,此刻刚好是午时!易轻舞昨天说午时开赛,也就是说现在是开赛时间。

    “各位,请到食堂进行今日的午餐!作为本次比赛的开端。”

    这时有一道广播在院落里回荡,声音正是易轻舞的。

    众人面面相觑,一起吃饭?

    之前不都是送餐到个人房间,为什么突然要一起吃饭?

    凌飞闻言看了眼秦妙心:“以轻舞的个性来说,说午时开始就是午时开始,这顿饭恐怕不简单,一切小心。”

    秦妙心颔首,她也想到了这点。

    众人随着领路的路人往餐厅而去,这时候任天扬都不知道跑哪去了,还说要吃饭,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凌飞而怂了。

    来到餐厅,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大厅,足矣容纳数百人。

    本次国手来了能有五六十人,五六十人加上他们的随从,绰绰有余。

    大厅里摆了足足有五六十桌,看来是每人一桌。

    每一桌旁都立着一位穿着制式服装的人,应该是工作人员之类的。

    众人走入餐厅,看似人数众多却显得极为安静,只有压低声音的交流声,整体没有喧闹之感。

    这在华夏环境中比较少见,一般人数多了就会喧闹,可这里却没有。

    看来身份地位到一定程度,自身的修养也没有弱多少。

    凌飞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秦妙心本来准备在凌飞身旁坐下,却让旁边身穿制服的男人请了起来,坐在旁边一桌。

    很明显,这就是每人一桌。

    众人熙熙攘攘不久全都落座下来,全场只剩下低微的交流声,极为肃静,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是有谁要发表重要讲话。

    凌飞坐下后鼻子一动,低头看着木桌,淡淡木香萦绕鼻间,似乎是刚刚做出来没多久的木头。

    凌飞伸手摸了摸,用手轻轻捻了捻,确实是新木。

    大家都在等着易轻舞的发话,后续会是如何。

    然而广播已然静默,没有发言,倒是门外有了动静,易家工作人员推着餐车而来,准备上菜。

    “先吃饭?”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