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轻舞的奖励在短时间内传遍华夏各大医药世家,以及隐世家族。

    “碧落明心手?

    看来可以一去。”

    “虽然说仅仅是大纲,但也有研究出来的可能。

    凌飞那里还是别想了,这是唯一机会。”

    确实,凌飞那里怎么想?

    他连超越宗师境的强者都能一战,他们想这么抢凌飞的东西?

    “丹阳古方我要定了,家父病重多年,此番比赛,我必须赢!”

    “永生花么?

    似乎可以作为我这炉大药的一味药引,去!”

    原本很多人都不像上镜,但是现在诱惑力太大,不上镜也得上镜,这奖励,实在是太诱人了。

    ……山谷外数十里,一辆越野车中,男人脸色阴沉不定。

    “队长,怎么办?”

    驾驶座上的男人问道,“永生花被易轻舞当做奖励了。”

    队长很是烦恼,如果说是一般的比赛也就算了,那可是中医国手比赛,里面的人都是势力背景无比强大的国手,若是冒然动手出了差池,所有受惠于国手的家族都会对他们动手!那几乎可以说是华夏百分之百**十的家族了啊!届时华夏境内所有轮回组织分部,一定会被连根拔起!队长很清楚,这些世家某些大佬肯定知道轮回组织的存在,现在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一旦出事,一定会奔走相告,到时候全华夏世家都知道,强如轮回组织面对这般局面也只得败退。

    直接去夺取,断然不能!只能智取。

    “队长,怎么办……”“闭嘴,我正在想。”

    队长眉头紧锁,沉吟良久眼前一亮,有了!“去,打电话叫药师过来。”

    “药师?”

    男人一愣,“药师不是在云滇吗?

    这么老远会不会赶不过来,毕竟……”“我让你叫你就叫,费什么话!”

    队长冷着脸,“让他以最快速度到大,迟了一点,我扒他的皮!”

    “是!”

    队长遥望山谷方向,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参赛了。

    还好有药师在,此番比赛不见得会输!国手又如何,药师也不差!……凌飞次日走出房门时发现,外面的人足足多了一倍。

    “看来昨天轻舞的计划很成功。”

    凌飞道。

    “什么计划?”

    秦妙心从旁边屋子走过来。

    “没什么。”

    凌飞微微扬了扬下巴。

    秦妙心朝旁边看去,院落里来了一堆人,都是生面孔。

    “今天刚来的?”

    秦妙心问道。

    “不错,全都是。”

    凌飞点头,他记忆力超凡,每个人基本都记得清楚。

    “咦?”

    秦妙心目光一凝,“凌飞,你看那位。”

    凌飞顺着秦妙心的柔荑看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长相俊朗,却有一股说不出的粗狂豪迈的气质。

    “他叫任天扬,现在久居南海之地,他也是我们的一大对手。”

    秦妙心认真道,“在他像我们这个年纪时已经名满华夏,是十年前最具声望的年轻国手。”

    换句话说,任天扬十年前的名望和现如今的秦妙心差不多。

    “当年他的医术便极强,又是医道天才,这十年来医术定然大为长进。”

    秦妙心道。

    凌飞颔首,确实是个对手。

    两人在看任天扬,任天扬也恰好看了过来,看到秦妙心时他眼前一亮,带着笑容朝秦妙心和凌飞走了过来。

    “这位就是秦妙心小姐吧?”

    任天扬笑容灿烂。

    “正是妙心。”

    秦妙心微微一笑。

    “哈哈哈,燕京四美果然名不虚传。”

    任天扬朗笑,“今日得见妙心,真是让人开心。

    从很早之前任某人就是妙心小姐的倾慕者,希望之后多有机会交流。”

    任天扬对于秦妙心的倾慕之意没有丝毫隐藏,大大方方说出来。

    秦妙心也为之一愣,还是第一次有人面对她时这么说话。

    “好。”

    秦妙心只能如此应付道。

    任天扬闻言笑道:“既然妙心同意,那我们今天中午一起共进午餐可好?”

    秦妙心一怔,这……凌飞乜眼,这任天扬看来是个情场老手。

    听他的话,几句话直接称呼秦妙心为妙心,往往连名带姓到只称呼名字是需要一个很长的阶段,他直接拉了过去,这需要一定的脸皮才能办到。

    后半句直接邀请秦妙心共进午餐,明明初次见面却敢发出邀请,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而实际上泡妞的最大秘诀就是——不要脸!任天扬的言辞,作法,厚脸皮,完全具备一个情场老手的特质。

    秦妙心错愕,她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人。

    无论是面对哪家公子少爷,对她都是毕恭毕敬,生怕唐突佳人。

    而这任天扬截然不同,他上来就邀请,让秦妙心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拒绝还是该同意。

    不知所措的秦妙心下意识往凌飞那里望去。

    “嗯?”

    任天扬眉头一挑,顺着秦妙心的目光看到凌飞。

    “这位小兄弟是?”

    任天扬不认识凌飞,久居南海之地的他,对于燕京之事知道不少,也听过凌飞的名字,不过人还没见过。

    “中午妙心和我有约。”

    凌飞没回答,直接如是说道,秦妙心求助他已经很明显,身为朋友帮一把也正常。

    “哦,呵呵,是嘛。”

    任天扬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我们三人一起也无碍吧?”

    果然是厚脸皮,这也随棍上。

    凌飞侧目:“任先生,做人看点眼色。”

    任天扬笑容爽朗:“小兄弟觉得广交朋友不好吗?

    不过是一起认识一下吃顿饭,怎么看小兄弟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再者说,任某人也只是邀请秦小姐,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莫非小兄弟对妙心也感兴趣?

    吃醋了?”

    秦妙心听得一愣,忍不住偷偷看凌飞,他,吃醋?

    凌飞面色平静:“是与不是与你也不相干,妙心中午没空。”

    “哈哈,看来小兄弟真是吃醋了。”

    任天扬大笑,“不过,你可代表不了妙心吧,她还没说不同意。”

    秦妙心这刻心里有些慌乱,时不时看凌飞,脑中闪烁着那日不小心吻到凌飞的画面。

    接吻、吃醋这两个词汇在她脑中不断盘旋……凌飞斜了眼秦妙心,他帮忙解围呢,秦妙心怎么半句话都不说?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