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速度很快,跑出了山谷,一眼便看到携带重型武器的越野车追着前头的计程车在追。

    而在后方,白色车子是易轻舞的!凌飞面色微变,不好!这群家伙带武器,易轻舞可能有危险!凌飞脚下一踏,有如炮弹般发射而出,以一个恐怖的速度直奔装甲车而去,擒贼擒王!然而凌飞奔出的瞬间,越野车调转车头往旁边跑了,凌飞整个人一顿,怎么回事?

    怂了?

    越野车速度极快,驾驶员技术也相当好,在这种地形也开得相当稳健且快速。

    转瞬白色的法拉利停在凌飞身旁,驾驶座上的是一个短发女性,眼神凌厉,副驾驶是易轻舞。

    咔哒一声打开车门,易轻舞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

    易轻舞也不明所以,看着前头的越野车。

    “我还想问你,怎么这个……”砰!凌飞话音未落,前头的计程车一头撞上岩壁,被砸了个稀巴烂。

    “先过去看看,待会儿再说。”

    易轻舞黛眉一拧,急忙上去。

    她担心这计程车里的是来自某家族的国手,那可就麻烦了。

    凌飞快步过去,计程车车头撞得彻底扭曲,引擎盖高高翘起,冒着浓烟。

    凌飞看了眼驾驶座,那个男人竟然没事!他正挣扎着推开车门……咔啷——砰!男人用力一推,车门整个被卸了下来。

    凌飞能看出来,这男人也是练家子,既算是车子撞毁了,想要这么轻松卸下来也不容易。

    易轻舞也走到了旁边。

    “说说吧,怎么回事?”

    凌飞靠在计程车,瞥了眼里面死掉的司机,问道。

    男人抱着个水晶盒子,直接坐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

    “我,我要找易轻舞。”

    男人面色苍白,低声道。

    “我就是。”

    易轻舞走道他面前,“找轻舞何事?”

    男人咬着牙,颤颤巍巍将手里的水晶盒子递给易轻舞:“易小姐,这是我,我……唔。”

    男人看了眼凌飞,闭上了嘴。

    凌飞耸肩:“你们聊。”

    说完凌飞转身离开,往山谷里而去,不过凌飞没走远,还是注意这边情况,万一这个人心怀不轨他可以第一时间开qiāng,以他的qiāng法男人没有任何机会。

    凌飞略微沉吟,确实有些奇怪,暗杀到这里,后面追兵竟然还敢拿重型武器。

    如果是世家子弟就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动重型武器简直不要命。

    这里都是国手,要是出了事,所有国手所在家族必然对动手的人群起而攻之!动手的人即便是凌家这样的家族,估计也抵不住如此多医药世家的冲击!那么可以排除这种可能性?

    但如果不是,又有谁有胆子用重型武器?

    凌飞这边看了许久,易轻舞接过水晶盒子后对车里打了个手势,车上的女人走了出来,而易轻舞则是朝着凌飞这边走过来。

    走到凌飞身旁,易轻舞面色略带奇异。

    “什么情况?”

    凌飞问道。

    易轻舞沉吟:“不好说。”

    “他和你说了什么?”

    凌飞侧目。

    “我们先进山谷。”

    易轻舞手里拿着永生花和凌飞并肩往里走。

    两人走了一阵易轻舞才道:“说来有点巧,和之前尹天仇所说的轮回有关!”

    “嗯?”

    凌飞一顿,侧目看着易轻舞手里的东西。

    “此人乃是一位有名的大盗,恰好偷了来自于‘轮回’的东西。”

    “就是你手里的东西?”

    凌飞目光略带诡异,轮回组织所寻找的东西必然是他们口中可以永生的东西!“他说这叫永生花。”

    易轻舞道,“偷到这个东西后被人从玛格丽野林追到华夏,华夏禁qiāng,想来这里躲避,没想到对方依旧带着重型武器而来。

    他求助华夏朋友,知道了我,也知道了比赛,准备用这东西换他一条命。”

    “倒是挺机灵。”

    凌飞道,“不过,我不建议你因为他得罪轮回组织,把这玩意儿扔回去最好。”

    “嗯?”

    易轻舞看着凌飞。

    “怎么了?”

    “不像你,你怕了?”

    易轻舞奇怪,凌飞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可对这轮回组织,似乎有些害怕的感觉。

    凌飞表面上没有表现,可给易轻舞就是这样的感觉。

    凌飞淡淡摇头:“没有,只是个建议。”

    说怕不至于,但是凌飞对于轮回组织的确有很深很深的顾忌……那个培养了他的地方,有着无数神秘,难以揣度。

    轮回组织相当庞大,易轻舞若是和轮回组织结仇,后果恐怕很不妙。

    易轻舞深深看了凌飞一眼移开视线,她已经猜到,凌飞绝对和这轮回组织有什么关系。

    上次和尹天仇莫问天吃饭时凌飞就表露出异样,当时还以为是永生的话题,现在看来其实是这轮回组织!不过凌飞不说易轻舞也不会问,她就是这样的性格。

    “轻舞准备将这永生花当做本次冠军的奖励。”

    易轻舞淡笑。

    “……”凌飞,“你还想不想让我赢?”

    “怎么,凌飞也会因为害怕而不敢赢比赛?”

    易轻舞反问。

    “怕?

    我凌飞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东西!”

    凌飞自信道。

    “那为何你会说这话?”

    易轻舞饶有兴趣看着。

    “……”凌飞倒是让易轻舞一句话给噎住了。

    “嘻嘻。”

    凌飞吃瘪可不容易看到呢!易轻舞展颜而笑,娇颜若鲜花般绽放,双眸化作月牙儿般。

    不笑的易轻舞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笑时的她若仙子落凡尘,拟比娇花胜三分,美得不可方物。

    六宫粉黛无颜色说的一定是她这样的人儿吧!凌飞见惯了美人,可在这一刻还是为之一愣,看着易轻舞微微发住了呆。

    他女朋友不少,甚至有莫雨凝这般燕京四美的人物,可论笑容,真的没有谁如易轻舞这般好看。

    如果真要说,唐娉婉算是一个,唐娉婉的笑也极美极美!易轻舞很少有这般俏皮的时候,带着些许恶趣味笑容的易轻舞,多了平时完全没有的味道。

    易家神仙女染上几分凡人的气质,多了烟火气。

    “你笑起来,还真好看。”

    凌飞由衷感叹。

    易轻舞一愣,脸颊泛起几分红润,扭过头恢复往日模样。

    “你又打趣轻舞。”

    “我说的是实话。”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