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还追!”

    一个男人抱着水晶所制盒子一般的东西跑进了机场。

    “我就不信了,你们还敢来!”

    男人冷笑,“机场要安检,你们还敢拿qiāng进来杀我不成?”

    男人目光四扫,奔向售票处。

    小姐姐看着男人手里水晶所制的盒子,里面那株娇艳欲滴的花儿让她瞩目“先生您好,您……”“给我一张去华夏的票,时间最近的!”

    男人急忙道,视线后扫,看看那群人跟上来没有。

    “好的先生。”

    ……山谷里手机没信号,这一点让现代生活的人很不适应,童沂水已经快挠破头皮。

    “为什么没信号?

    我拍张照给我女朋友发过去都不行吗!”

    童沂水抓狂,“我都没注意,这三天要是没给她报个信,她肯定杀过来啊!”

    “……”凌飞打量童沂水几眼,没看出来,妻管严啊。

    凌飞和童沂水就站在岩壁下方,拍着院落和岩壁的整体。

    照片拍出来整体效果还不错,构图也还行。

    凌飞也拍了,准备带回去给夏娃她们看看呢。

    没信号让童沂水欲哭无泪,凌飞倒是不怎么在意,再无趣的日子他都能坚持。

    “前面走走看。”

    凌飞想往谷内走,这山谷像是一个葫芦劈成两半,现在凌飞等人住的地方是大瓢的空间,里面还有个小瓢的空间。

    “去内谷?”

    童沂水抬头,“对啊,去看看。”

    外谷是让他们住的地方,内谷应该是比试的地方吧?

    两人朝前走,沿路不少人也往里走,他们也是想看看里面什么情况。

    在看到童沂水时纷纷打招呼,看到凌飞都纷纷闭上嘴,离得远远地。

    不认识凌飞的还好,认识凌飞的巴不得离凌飞十万八千里。

    “哈哈,凌兄,你威名可真够盛的,他们看到你都怕。”

    童沂水笑道。

    “不做亏心事,怕我做什么?”

    凌飞淡漠道,他从来不是一个主动招惹别人的性格,他不会主动教训他人,都是别人惹了他他才动手。

    “还好还好,我和你没仇。”

    童沂水装作后怕一样拍拍自己胸口。

    “……”凌飞目光幽幽,“未来说不准。”

    “呃?”

    童沂水错愕,“我尽量不招惹你。”

    凌飞说的是他和易轻舞的中医计划,未来注定得罪无数医药世家,因为他们的做法是在触犯医药世家根本利益,他们必然群起而攻之。

    届时,举世皆敌并非虚言,那是一条很难很难的路。

    两人走了许久,终于是看到前头内谷。

    不过内谷狭口处有四五个男人挡在前头。

    一些比凌飞他们早过去的人都被拦在狭口处。

    “不让进?”

    童沂水道。

    “嗯。”

    凌飞颔首,从这情况来看确实如此。

    凌飞瞩目内谷,里面花团锦簇,花朵鲜艳欲滴,一大片的花圃挤满眼帘,极为美丽。

    “这里面比赛,还别说,挺惬意的呢。”

    童沂水笑道。

    “回去吧。”

    凌飞道。

    “啊,这就走了,不进去?”

    “这么多人都不让进,别费力气了。”

    凌飞道。

    “要不凌兄出个武力,我们闯进去?”

    童沂水提议。

    “滚。”

    “哈哈,好吧好吧。

    那等我先拍个照吧,给我女朋友发过去,她肯定很喜欢。”

    说着童沂水拿起手机就开始拍。

    而凌飞已经转头离开,童沂水拍了几张后扭头发现凌飞已经走了老远,连忙追上去。

    “等一下!”

    ……在这里一呆,便是一天。

    没手机与外界交流,确实有些麻烦。

    凌飞倒也不是无聊,主要是不方便。

    秦妙心倒是很安静,一整天都在看医书,她一如既往地安静认真。

    在这里一天,凌飞四处都看了个遍,除了内谷没进去外,到处都逛了。

    今天实在没地方逛,凌飞在秦妙心房间坐下来。

    “不出去看看?”

    凌飞问道。

    秦妙心摇头“没什么好看的。”

    “这次比赛有把握吗?”

    凌飞道。

    “没有。”

    秦妙心又摇头。

    “没有还这么努力。”

    “正是因为没有才努力。”

    秦妙心抬起头,美眸中泛着坚毅的色彩,“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

    这句话出自王安石,意思是说尽了自己的主观努力而未能达到,便可以不后悔。

    “倒也没错。”

    凌飞颔首,“不过在我看来,一切出发点不是为了拿到第一,那便毫无意义!”

    凌飞眼中霸道凛然,他从来都是最优秀的,不论做什么事都一定要第一!即便现在要面对上的是左通、药王阁阁主、童千尘,他亦不惧!秦妙心一顿,认真看着自信的凌飞,嘴角微微扬起“还真的是你。”

    凌飞一直都是这么霸道自信,有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这一点让秦妙心很是倾慕。

    人总羡慕自己所没有的东西,这般气魄,秦妙心缺乏,所以她很倾慕有这一点的凌飞。

    凌飞一屁股在秦妙心对面的太师椅坐下,他眼扫房间“轻舞说这是以综艺节目的形式来进行吗?”

    秦妙心螓首一歪“不知道呢,之前和轻舞聊天她好像说是的。”

    “但我没看到任何拍摄的工作人员。”

    凌飞道。

    “可能还没到?”

    “或许吧。”

    凌飞耸肩,对他而言来不来都无所谓,他更感兴趣的是和他们的医术对决。

    “还是说,这里到处安了摄像头?”

    凌飞四处打量。

    “啊?”

    秦妙心脸一红,不是吧,昨晚她还换了衣服!凌飞瞥了眼秦妙心“怎么了?”

    “没,没事……”秦妙心抿嘴,心中有些不适。

    “唔,你是不是在房间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怎么这幅表情。”

    “呸,谁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秦妙心微嗔,“我只是……”“只是什么?”

    “没……没什么。”

    秦妙心哪能当着凌飞的面说出来。

    凌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秦妙心嘴角微微扬起。

    秦妙心脸色更红“你,你看什么?”

    “没看什么啊。”

    凌飞摊手。

    “你,你是不是乱想了?”

    秦妙心有些羞恼。

    “我乱想什么了,没有。”

    “那你为什么这幅表情。”

    “好吧,我承认我乱想了,怎么了?”

    凌飞笑问道。

    秦妙心一下呃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