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盯着我看什么?”

    凌飞侧目。

    秦妙心忙扭头:“没什么……”“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凌飞寻思着。

    秦妙心猛然想起那天亲到凌飞的画面,急了:“才不会!”

    说罢秦妙心夺门而出,倒是把凌飞看得有些愣了。

    这反应……该不会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吧?

    凌飞想着失笑,应该不至于,自己那么多女朋友秦妙心是知道的,怎么可能还会喜欢上他。

    而凌飞也不想再多生枝节,女朋友已经很多了。

    还有几个剪不断理还乱的,他是真没有心思。

    ……山谷外走来一个男人,一只眼睛被眼罩绑起,只露出一只充满怨恨的眼睛。

    “呵呵呵……”男人冷笑连连,“易天兴,想不到吧,我姜洋还能活着回来!你给我的耻辱,你给我的仇恨,我会全部还给你们易家!”

    “比赛?

    我要让你们易家死!”

    男人走进山谷内,众多国手看了他一眼也不再关注,这里怪人多得是,没人会太在意他的独眼。

    ……凌飞出来闲逛,想看看周遭的环境如何。

    这个山谷让他有若有若无的危机感,危机感来自于这山谷的独特地形,山谷是由峭壁半环绕,前方的岩壁更是高达千刃,两边道路狭窄,若是道路被堵住,上头真的有巨石推下来,逃跑都很难。

    这里看似世外桃源,却让凌飞有一种绝地之感。

    不同于他和莫雨凝发现的桃园险地,具有极大的缓冲地带,进可攻退可守。

    凌飞仰望上头许久,忽听闻旁边有人道:“凌兄,看什么呢?”

    凌飞低头,看到了童沂水。

    童沂水笑着走过来:“凌兄在看这独特地貌吗?

    说实在的,易家找的地方真不错。”

    “嗯,还行。”

    凌飞道。

    “凌兄可知道这次中医大会参赛的都有什么人吗?”

    童沂水笑问道。

    “不知。”

    童沂水感叹着道:“易轻舞还真是大手笔,请来的可以说是如今中医界最具权威的代表人物了。

    基本都是各大医药世家中流砥柱,不说网罗所有顶尖中医国手也差不多了。

    秦家秦妙心,药王阁阁主亲自出山,我童家连我父亲也来了。

    据闻,当年远走国外的左通前辈都来!啧啧啧,这次的比赛,我就试试好了,想夺得第一,还是不痴心妄想了。”

    凌飞眉眼一动,童沂水在年轻一辈绝对属于佼佼者,他都如此,看来来的人实力确实强。

    “就是不知道齐半山前辈来不来,他来,那这比赛我们真不用比了。”

    童沂水笑着,“别说我了,我父亲都够悬。”

    齐半山?

    这名字也是经常听到,但是凌飞没有过多去了解。

    只是能猜到他的医术应该相当不凡!“齐半山是何人?”

    凌飞道。

    “凌兄不知道齐半山前辈吗?”

    童沂水微异,“这可是我们华夏近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医道圣手!出生不详,十六岁便出山,医术精湛,活死人肉白骨。

    当年在湘南之地出现,一路向北,治病救人就靠一根针,但凡疑难杂症在他手里不过一根针的事。”

    “徒步丈量华夏,沿途救人无数,以弱冠之身救万民于水火。

    一路来到燕京!”

    童沂水眼中光芒闪闪,“各大医药世家还想探寻他身份,谁知他一到燕京就开始挑战各大医药世家!医药世家子弟骄傲,无数人应战,但全都输了。

    他的医术超凡脱俗,仿佛处于另一个境界,经常能用很奇怪的理论治好病人,让人匪夷所思。”

    “医术挑战无数世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过他。

    最后,他在流云轩设下擂台,挑战天下。

    这擂台一设就是三年,无数心气高的医道国手都不服这狂妄的年轻人,然而,三年来不知来了多少国手,全都挫败离去。”

    童沂水感慨着,“当年秦小姐的爷爷秦沐风老先生,也是燕京有名的国手,竟然也败下阵来!”

    “秦老先生曾言,这辈子只服过两个人,一个是老首长,一个便是齐半山!”

    童沂水道,“的确,齐半山前辈担得上这样的称赞,他的医术,已然超脱一个境界!”

    “更加可怕的是,当年的齐半山前辈仅仅二十左右,如此年轻便有这般超凡脱俗的医术!”

    童沂水眼中闪烁着崇拜目光,“后来齐半山前辈离开了燕京,云游天下,这么多年过去,他的医术已经不知道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以前就有如此超凡的医术,数十年过去想必更加强大,这些都可以预测。

    难怪童沂水会这么说,齐半山来所有人都没希望。

    “我听说易家神仙女也邀请了齐半山前辈,不过前辈好像没在意,所以没来。”

    童沂水道。

    凌飞颔首,齐半山么……有机会真想见识一下。

    凌飞是个何其骄傲的人,无论是对于医术还是武术,他自认为无惧天下。

    这齐半山,让他起了战意!“不过,即便齐半山前辈不来,其他人也都难缠得很。”

    童沂水摇着头,“药王阁阁主唐墨轩老先生,他的医术也是惊人无比,坐镇杭城,江南之地没有人敢说医术超过唐老先生的!”

    “还有左通前辈!”

    童沂水沉声,“左通前辈是隐世医药家族左家出来的绝顶天才,当年的战绩不比齐半山前辈来得差。

    两人没有交过手,也有传闻交过一次,似乎是左通前辈输了,所以他远走国外再也没回来。

    这次比赛齐半山前辈如果没来,左通前辈便是我们最大的对手!”

    “不说一下你父亲?”

    凌飞淡笑侧目,从易轻舞的话来看,童千尘也不是易于之辈。

    童沂水听到这话笑起来:“这么夸家父显得自卖自夸,就不说了。”

    凌飞淡笑,扫视周围:“提早三天过来,这段时间在这里要做什么?”

    “邀请函上也没提,不过,应该是有某些想法的吧。

    毕竟是易家神仙女做事,应该有原因。”

    童沂水道。

    童沂水的想法和凌飞一样。

    “凌兄,一起出去逛逛如何,这附近我还没仔细瞧瞧呢。”

    “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