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侧目望去,童沂水笑着走过来。

    “两位,很高兴见到你们。”

    童沂水热情道。

    “你好。”

    秦妙心道。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凌飞也颔首以对。

    童沂水望着秦妙心赞叹道:“人言燕京四美,我还不当回事,现在看到秦小姐,果然名不虚传,见面更胜闻名。”

    “童世兄过奖了。”

    秦妙心轻声道,若幽兰般静雅的她,一句话便能令人涤荡心扉。

    童沂水望着秦妙心,眼中异彩连连。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童沂水赞道,“秦小姐真让人惊艳。”

    这是洛神赋中的一句话,童沂水将秦妙心比之洛神,可见他对秦妙心的赞扬何等之高。

    秦妙心摇着头:“谬赞了。”

    “哈哈,丝毫不为过。

    唔……”童沂水看向凌飞,“凌先生之名,我也是如雷贯耳呀,这一年来,凌先生的声名我即便在蜀地也听得生茧子。”

    凌飞淡淡一笑:“过奖。

    说来,我还要替我手下谢谢你。”

    “哦?”

    童沂水侧目。

    十三听到这话走了过来,对着童沂水鞠了一躬:“童先生可能忘了我,几年前我身负重伤,是您救了我。”

    童沂水打量半天笑道:“确实是记不清了。”

    “十三再次谢过童先生救命之恩。”

    十三道。

    童沂水哈哈一笑:“好。”

    凌飞打量童沂水,这童沂水一上来就把他和秦妙心一阵夸,看来也是个人精。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话很有道理,对于下位者而言,马屁能让他们过得更好。

    对于上位者而言不是拍马屁,而是说好话,能让他们在人际交往中更受喜爱。

    这童沂水深谙此道。

    当然了,也不能说童沂水虚伪,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世的风格。

    擅长夸奖别人的人,反而大家都乐意和他相处,想来也知道童沂水人际交往能力不会差。

    “沂水!”

    旁边有人唤道。

    童沂水回眸对他一笑:“马上!两位,有朋友找我,我先过去,待会儿我们再聊。”

    童沂水离开,秦妙心望着他的背影道:“他将来会是童家继承人。”

    “像。”

    凌飞也道。

    淡淡从令人如沐春风的交往方式,加上他顶尖的医术,此人成不了童家继承者才奇怪。

    童沂水确实是关系处理比较好,凌飞和秦妙心眼见着他和这个打打招呼,和那个聊聊天,好似周围的人都相熟一般。

    而周围的人也都乐意围在他身旁,和他聊天。

    一个善于夸奖他人的人,没人会讨厌你。

    “八面琳珑,有点像如玉。”

    凌飞又道。

    “是啊,从某种方面来说,挺像的。”

    秦妙心颔首。

    “不说这个了,先进去。”

    这比赛会持续挺长一段时间,具体时日不知道,反正会停留较长的时间。

    秦妙心来得早,已经安排好住处。

    凌飞等人需要去里面,问问主办方在哪里住下。

    凌飞走过来,周围的医者都略微好奇打量凌飞和秦妙心。

    这些医者来自大江南北,来自国内外,秦妙心成名早大家都知道一些。

    至于凌飞,他们有人认识有人不认识,住在燕京的医者估计没人不知道凌飞,而其他的,就不是很了解了。

    “好年轻,以易家神仙女选人标准来看,这里没人是简单的,他也是国手不成?”

    “英雄出少年啊。”

    “这样的孩子,才让我们中医未来有希望。”

    一位长者说道,若是凌飞在场一定会认出来,此人就是妙手仁心比赛时的评委李元林!他望着凌飞异彩纷呈,因为他认出了凌飞,就是当初妙手仁心的冠军!“嗤……”一个年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嗤笑一声,“希望?

    免了!有我们医药世家在,要个人做什么。

    个人再厉害也会倒,世家是永恒存在的!我们在,中医就在!”

    李元林皱皱眉没说哈,那也只是世家存在,而中医,还是处于落寞。

    世家寒门呐,每想到这个他心中都很是无奈,寒门难出国手。

    这般下去,中医只会越发式微……凌飞对于旁人的议论早已习惯,不遭人妒是庸才,越是优秀的人,身上的议论就越多。

    凌飞和秦妙心走入院落内,直奔正对面的大厅而去。

    穿过一个又一个的院落,来到正中央的会客厅。

    里面是易轻舞安排的人员在,看到凌飞进来忙道:“凌先生。”

    “嗯。”

    “凌先生,你的房间是在左边厢房,我带你过去。”

    工作人员道。

    “好。”

    说着工作人员前头带路,带着凌飞去他的房间。

    凌飞沿路扫视,这里来了不少人,年纪上来说都比较大。

    不过想来也是,不是人人都是凌飞秦妙心,没那么多天资绝世的医者,这么年轻成为国手不现实。

    那些医者身上都待有一股说不出的风范,似是一代宗师的感觉。

    左拐又绕来到一间房前:“凌先生,您的房间就在这。”

    秦妙心温婉一笑:“刚好和我是隔壁。”

    工作人员笑着道:“是我们安排的。”

    工作人员是易轻舞的人,这么安排也属正常。

    工作人员离开,凌飞走进房间。

    里面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正前方案台燃着熏香,沁人心脾。

    桌椅板凳皆是红木所制,摆设简单,却富有古朴浓重古朴之感,给人一种穿越之感。

    “不错。”

    凌飞颔首,他挺满意。

    “看来各个房间都差不多。”

    秦妙心打量一番道,她那边和凌飞这里差不多。

    凌飞走到太师椅上坐下,手指轻敲桌面:“比赛三天后才开始,这三天在这里干什么?”

    秦妙心轻轻摇头:“轻舞没说,这边的工作人员也没说。”

    凌飞托着下巴:“轻舞想法独特,应该是在准备些有意思的东西,倒是可以期待一番。”

    秦妙心看了看凌飞,轻舞喊得那么顺口,应该没少唤……她心中在猜想一件事,凌飞和易轻舞现在关系怎么样了?

    易轻舞从不对人假以辞色,可真是帮了凌飞非常多。

    从小易轻舞没有和男人交往接触,和凌飞的接触真算是极多!不会,日久生情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