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易轻舞回了公司,凌飞转头去安家,他准备去看看安若曦碧落明心手练得怎么样。

    开着车前往安家,凌飞手指轻敲方向盘,心中有些奇怪,易轻舞从来没问过他关于碧落明心手的问题。

    明明这碧落明心手乃是易不全前辈失落在外的医术,为什么易家一点不关心?

    想着凌飞摇头,易轻舞和旁人真不一样,她的想法不可揣测。

    驱车来到安家,凌飞早就轻车熟路,里面的佣人们对凌飞也早已熟悉,打着招呼去了安若曦房间。

    此刻,安若曦趴在案首上,柔软的小手抓着毛笔在写着什么。

    一行行蝇头小楷顺着写下,时不时她还皱着小脸想着,然后再落笔。

    门发出轻响,陷入沉思的安若曦却没有发现,还在埋头写东西。

    毛笔抵着下巴,苦着脸在思考。

    一道人影突然在安若曦前头案台伏下,双手压着案台,双眼直勾勾望着她。

    安若曦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凌飞!“我家小若曦在忙什么呢?”

    凌飞含笑凝视安若曦。

    安若曦脸一红,凌飞这说法令她害羞。

    “在,在完成爷爷布置的作业呢。”

    安若曦细声回道。

    安若曦总是这样怯怯地,哪怕是面对凌飞声音也细细弱弱。

    “很难吗?

    我帮你。”

    凌飞侧首想看安若曦写了什么。

    “不行不行。”

    安若曦连忙伸出手压在案台上的宣纸上,未干的墨水渗出手指,“这是我自己的事,不能有别人帮忙的。”

    “我是别人吗?”

    凌飞故意板起脸来。

    安若曦看到凌飞这脸色着急起来:“不是不是,你不是别人,凌飞,别生气,你是我男朋友。

    我只是,只是……”安若曦一着急,都快哭起来,两字眼睛发红。

    如此可爱的安若曦怎能不让人心疼,凌飞伸出手轻抚安若曦头顶:“开玩笑的,看你,都快哭了。”

    安若曦眨巴着大眼睛,大大的美眸中都蓄上了眼泪:“真的没生气吗?”

    “当然。”

    凌飞绕了一圈,走到安若曦身旁,轻轻拥住她。

    安若曦羞不可耐,低着头活像只鸵鸟。

    “唔?”

    凌飞盯紧一看,安若曦柔荑上沾满了墨水,“笨蛋,我看了又能怎么样,不就是个药方。”

    说着凌飞抓了几张桌上的纸巾,另只手握着安若曦的手腕拉起来,替她擦起手上的墨水。

    “唔。”

    安若曦脸色红红的,偷偷看凌飞,这样的举动让她心里很是开心。

    “碧落明心手练得怎么样?”

    凌飞边擦边问道。

    “还可以。”

    安若曦小声道。

    “还可以是怎么样?”

    凌飞失笑,“渡劫手能用了吗?”

    “感觉,好像差不多了。”

    安若曦道,“不过没有试验过,也不清楚。”

    “是嘛,不愧是我家若曦,真厉害。”

    凌飞笑着道。

    安若曦是医道天才,全身心投入,学习非常快。

    加上她小时候耳濡目染,医药基础也不弱,学得自然快。

    “不过最好还是不要试验了。”

    凌飞道,渡劫手和碧落手对于身体是有损伤的,安若曦现在身体已经和普通人差不多,可也难以承受这样的损伤。

    “嗯嗯,我只是学着以备不时之需。”

    安若曦道,“渡劫手是理论上学会,还需要深入,差不多的时候就可以学碧落手了。”

    “哈哈,碧落手最难,可得学很长一段时间。”

    凌飞抓起安若曦另只手,替她擦着。

    “我会好好学习的!”

    安若曦重重点头。

    这一下重重点头磕在凌飞的下巴处……“哎呀!”

    安若曦眼眶都红了,头好疼。

    凌飞是铁打的,这一下根本没感觉,可安若曦却磕痛了头。

    “笨蛋。”

    凌飞忍不住失笑,放下擦得差不多的柔荑,轻抚她的头,“这也能撞到,真笨。”

    安若曦鼓嘴:“才不笨。”

    “笨,不过……”凌飞柔声,“我就喜欢笨的。”

    安若曦娇躯一颤,心中泛着蜜意,眼神变得如水一般。

    “若曦。”

    凌飞轻声唤道。

    “嗯?”

    安若曦抬眼,看到凌飞在缓缓朝她凑近,她心中砰砰直跳,慢慢闭上眼睛。

    两唇交触,柔软棉糯的感觉在两人嘴唇传开。

    凌飞很霸道,吮吸着安若曦的美好,安若曦像个小媳妇,乖乖服从着凌飞,配合着她。

    良久两人才分开嘴唇,安若曦双目迷离,樱唇红润,脸色潮红。

    “你真可爱。”

    凌飞柔声笑道。

    安若曦害羞了,埋首在凌飞怀中,不发一言。

    这一下午,凌飞都呆在这里陪着安若曦,顺带着教一下她医术。

    安若曦是一个挺宅的女孩,或者说从小就是被迫宅,现在也习惯了,成天呆在家中也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凌飞和她一起呆家里她也觉得挺不错。

    晚饭时凌飞和安家人吃了顿饭适才离去。

    ……接下来凌飞的生活变得很简单,不是和几个女朋友谈谈恋爱,就是去训练营亲自指点,再者就是和唐娉婉讨论关于势力的建立细节。

    当然了,更多的时间是在家陪着夏娃,夏娃怀孕,凌飞时时刻刻都想陪着自己的孩子和妻子。

    这么一晃过去一个月……而今天,凌飞接到来自于易轻舞的讯息。

    “中医药比赛,三天后开始!”

    凌飞来了精神,易轻舞筹备一个月,终于是到了。

    凌飞打电话给易轻舞。

    “喂。”

    凌飞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兴奋,“轻舞,比赛准备好了?”

    “是,时间三天后,地点在离燕京有一段距离的鹏云山谷。”

    易轻舞道,“我将一切都布置在那里。”

    凌飞颔首:“在山谷里比赛?”

    “是。”

    易轻舞点头,“诸多医道高手已经到了,你可以和妙心过去。”

    “行。”

    凌飞淡笑,“有意思了,真让人激动呢。”

    “这次来的国手众多,其中有数十年前与齐半山先生难分胜负的左通国手,还有药王阁阁主,医药世家童家家主童千尘……”易轻舞简单举了几个人,“这些人,没一个可以小觑。”

    凌飞笑了:“就要这些人来才有意思!”

    “希望你能赢!”

    易轻舞认真道。

    “放心!”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