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独有偶,天府之国所在之处!蜀地繁华,从古至今皆是如此,乡民淳朴,富饶安逸。

    近代以来的国祸并未在蜀地造成过多破坏,也因此蜀地各种东西保存完好。

    诸多世家也在当时的年代躲入此地,却也因为诸多原因破坏无数。

    保存下的皆是隐世家族!此地的隐藏的隐世家族数量最多!也有医药世家保存完好,名唤药王世家童家!曾为数百年前封建王朝著名家族,举家皆是医者,手段高明,医术惊人。

    当代童家家主童千尘医术超凡脱俗,有活死人肉白骨之能。

    此刻,童千尘坐于书房,翻阅医书的手停住,盯着旁边一封邀请函在看。

    “易轻舞?”

    童千尘沉吟几番,打了开来。

    易轻舞这个名字值得他打开一看!“唔?

    中医大会?

    听起来,挺有意思。”

    “父亲!”

    这时,门口有人唤了几声,从门外推门而入,是一位年纪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沂水,过来看看。”

    童千尘道。

    童沂水走到童千尘旁边:“什么啊父亲,唔?

    易轻舞的信?”

    童沂水在信封上看到了易轻舞的署名,“中医大会,广邀天下医者?

    如果是易轻舞来办,估计含金量很高,父亲您要去吗?”

    “为何不去?”

    童千尘淡笑,“准备一下,到时候启程。”

    国外,意利地区的一处华人街。

    这华人街可有些年头了,在这华人街中,有一小医馆。

    小医馆门前冷清,里面摆设简单,除了一排药架子一张桌子再无其他。

    一位中年男人拿着报纸,双脚翘在桌上。

    偶尔男人伸出手指挠挠布满腿毛的小腿,偶尔抓起桌上大茶杯咕咕灌一口,好不惬意。

    “拉个里格朗”男人哼着歌儿,也不知是哪儿的民歌。

    “师傅,师傅!”

    大老远就有人喊着往小医馆里跑,一口气跑到医馆内大口喘气,拿起桌上的不锈钢大茶杯仰头就往嘴里灌。

    “咕咕咕,啊——”来人将茶杯放下,举起手来擦过嘴角。

    来人是个少年,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黄皮肤、肤质bái nèn、长相清秀,很是伶俐模样。

    “着急忙慌的干什么?”

    中年男人眼皮子都没抬。

    “师傅!我在王大叔那里接到了来自华夏的传真。

    是一份邀请函,来自于一个叫易轻舞的人。”

    少年道。

    “嗯?”

    中年男人猛地坐起,双脚啪的一声落地,盯着少年道,“你说谁?”

    “易轻舞啊。”

    少年挠挠头,师傅的反应有点大,“怎么了?”

    “嘿。”

    中年男人笑了起来,“给我看看。”

    少年将手里的传真递给中年男人,男人盯着看了半天,缓缓起身,目光悠远。

    “师傅,怎么了?”

    少年好奇,他刚刚没看传真里的内容。

    中年男人靠在后头的座椅上,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揪出一根塞入嘴里,另只手在上衣口袋摸索着抓出黑不溜秋的打火机。

    啪嗒啪嗒两声火苗蹿出,男人叼着烟凑近火苗轻轻嘬了一口,烟草被点燃,火红的星子往里蔓延。

    “呼”中年男人长舒口气,“小野,你去过华夏吗?”

    “不知道诶,从小就在华人街长大的。”

    小野挠挠头。

    中年男人望着门外远空,目光悠远:“那是一个能人辈出,卧虎藏龙的地方。

    你觉得我的医术怎么样?”

    小野眼前一亮:“神乎其技!”

    他看过师傅救人,好像神仙一样。

    中年男人淡淡一笑:“既便如此,我还是输给了那个男人。

    我当年来这里,便是这个原因。”

    “还有人比师傅还厉害吗?”

    小野不由问道,他觉得师傅的医术已经不可思议了!很多癌症患者师傅竟然都能救活,根本让人难以想象,只不过是刻意的压制下消息才没传开。

    “以前有一个,但现在,我认为没有!”

    中年男人眼中爆发无比自信。

    “以前有?

    什么人?”

    中年男人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远空讷讷不言,良久才到:“齐半山!我左通要回来了!”

    这一夜发生了什么事凌飞并不知道,殊不知外界已经bào zhà,医药界各方人员都得到bào zhà性消息。

    凌飞清早醒来看看还在熟睡中的夏娃,他在夏娃额间浅吻,起身下楼锻炼去。

    而帅猪和银龙已经在下面,今天两人起得格外早。

    “老大!”

    银龙和帅猪唤道。

    凌飞看看帅猪:“昨天的伤怎么样?”

    “皮外伤,不碍事。”

    帅猪摆手,“当年受伤比这重多了,也没什么事。”

    “嗯”凌飞审视帅猪几番,“这几年你进步我不够满意。”

    帅猪一顿,挠挠头:“我已经很努力了。”

    “方向不对,昨天看你动手,你走偏了。”

    凌飞道。

    “啊?

    什么地方?”

    帅猪不明所以。

    “把我当初教你的八极崩练一遍,我再告诉你。”

    凌飞道。

    帅猪点头,摆出架势,演练起八极崩。

    八极崩是一套极其强势的拳法,以体内劲气分八段爆发出,练到极致力道绵延不绝,仿佛有八重叠加,故名八极崩。

    帅猪演练起拳法虎虎生风,可一招一式间少了八极崩该有的凌厉之感。

    看了许久银龙眼前一亮,他也看出来了,帅猪防守有余,却缺乏了进攻,有一股畏首畏尾之感。

    砰!帅猪一拳砸在院落里的一块石凳上,石凳让他一拳砸碎!“呼。”

    帅猪舒了口气。

    “看到了吧。”

    凌飞对银龙道。

    银龙点头:“防守有余,进攻不足。”

    “不错,正是如此。”

    凌飞点头,“和你有点像,却又不全是,你是完美没有突破,他是纯粹想着防守。

    小猪,这几年是不是一直被追上,所以只想着保命了?”

    帅猪一顿,抿抿嘴:“嗯。”

    这三年来卡洛斯的人在追杀他,杀手家族的人也在追杀他,他实力弱,想得更多的是保命,而不是反杀对面。

    导致武功招式不自觉往防守方向发展“难怪了。”

    凌飞心中也大致猜测出了原因,这种逃命会让他成为习惯。

    “来,我来重新教你。”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