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阳天气得全身发抖,这是什么shǎ bi经理!他从楼道就听到经理在各种嘲讽凌飞。听得他是头皮发麻,现在燕京各大世家有哪个人敢这么和凌飞说话?别说嘲讽了,甚至都不敢看凌飞!

    这个经理倒好,嘴巴厉害啊,敢这么嘲讽凌飞!做了无数世家子弟不敢做的事情,找死的事情!往深了想更可怕,经理可是他手下的人,最后还不得自己来背锅?气得董阳天恨不得一脚踹死这家伙,一巴掌都算轻的!

    董阳天进来就做这样的事把众人看傻了,与此同时明白了一件可怕的事!董阳天口中的凌少——凌飞,该是何等可怕的身份啊!一句跪下给凌少道歉,足见凌飞身份冰山一角!

    林茹和陈师雯傻了眼,脸色异常难看,要说嘲讽,她们两人真没少嘲讽凌飞。于浩也是,他现在双腿发软,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知道自己完蛋了!凌飞明显是知道硫酸之事,知道了自己想要他毁容的事!刚刚言辞凿凿要凌飞死,可想而知等待自己的后果是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道歉!”董阳天一脚踹在经理背后,经理一个前扑栽倒在凌飞面前。

    经理心惊胆战,脸色发黑,好似吃了个死孩子似的。他心中后悔不迭,明知道凌飞有一定的可能性是大佬,为什么还不谨慎着点。现在,只能自己吞下恶果。

    经理死死咬着牙,深吸口气一头磕下去“凌少,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这一下,砰地一声,都能听到经理的头和地板交触声。

    凌飞对经理的动作看也没看,望着董阳天“你的人很狂啊。发生什么情况也不问清楚,看样子也没打算问清楚,他想干什么?店大欺客?”

    董阳天苦笑“凌少说得是,我识人不明,让这种臭鱼混进我的团队,是我的错。明天去我就把他辞了,换个人来干。”

    “问题不是出在这。”凌飞瞥了眼于浩,“我更好奇,为什么他会一点不问状况?如果说事情发生在别的人身上,至少他也会问清楚状况。出于什么原因,让他不由分说认定是我?”

    董阳天也明白了点什么,盯着经理道“老老实实交代!”

    经理身体颤了颤,低声道“是,是……是于浩让我这么干的。”

    此言一出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于浩瞬间黑脸,喝道“你,你别含血喷人!”

    “继续说。”董阳天道。

    “我是在一个宴会上认识他的,我想结交他背后的那位人物。所以他说什么,我都愿意帮个忙,结个善缘。”经理开始说整个事情的经过,“他让我准备硫酸,交给一个人,然后在这间包间隔壁坐下来,待会儿他会把那个人支过去。那个人也就是凌少,只要凌少过来,就把倒入酒杯里的硫酸泼他脸上……”

    话说到这里,任嫣然怒意森然,她还是把于浩当朋友的,没想到他竟然想这么对凌飞!该死!

    周围人神色各异,林茹看着于浩满目不可思议,自己喜欢的人竟然是如此歹毒心肠的人!包括陈师雯,面色极为复杂,和平社会,这样的人让人恶心!

    蒋深和张颖儿暗自摇头,人果然是会变的,当初单纯的于浩变成如今模样,难以想象。

    “他还派了个人过来和我们接应,说了细节,然后就是之后发生的事了。可是没成功……”

    “啪!”董阳天一巴掌扇经理脑门上,“你还想成功?”

    经理苦笑“凌少太厉害了,我们进旁边包间发现,所有人都倒下了,然后听他说……”经理一指想用硫酸泼凌飞的那个男人,“凌少进来时他准备泼,结果凌少躲开全都泼在那个徐太友身上,紧接着他们三个人都被凌少打倒了。”

    董阳天颔首“和凌少动手,你们一群人真是找死,来几百个都不够凌少一个人打的。”

    众人一顿,董阳天应该不会乱吹牛,凌飞这么猛?几百个人都不够他打的?

    “我去看了之后,计上心来,想找警察直接把凌少带走。”经理苦笑,“所以就有了现在的情况……”

    “你还计上心来!”董阳天一巴掌再拍经理脑门,“上你个头。”

    经理苦笑“是啊,我是猪油蒙了心,鬼迷心窍,对凌少做出这样的事。董总,您要怎么惩罚我都认了。”

    “你先不忙。”凌飞握着手里的硫酸,“我的游戏还没完。”

    于浩心头一震,头皮发麻,凌飞真的要他喝硫酸不成?这是要死人的啊!

    “刚刚说的大冒险,继续。”凌飞瞥了眼于浩。

    众人噤若寒蝉,帮腔的林茹和陈师雯都不敢言语了。她们两人死死低着头,生怕凌飞牵连她们。她们两个后悔不迭,为什么要嘴贱说凌飞……

    于浩干着嗓子“凌飞,你,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杀人!”

    “嗤……”董阳天笑出了声,凌飞杀人还少了吗?一路走来以血腥铺就的道路!现在于浩说这话,真是让他感到好笑。

    这一笑可把于浩吓得不轻,心脏剧烈跳动,凌飞真要动手吗?在场这么多人啊,凌飞敢杀人吗!

    凌飞缓步朝着正对面的于浩走去,从中间碎开的桌子间走过去,满地玻璃瓷器碎屑,凌飞一脚踩上去咔咔作响,碎屑纷飞。一枚玻璃碎屑恰好弹起从于浩脸颊划过,拉出一道细细的痕迹。

    于浩连脸上的划痕都不再在意,眼皮子直跳,朝他走来的凌飞好似恶魔一般,让他心惊胆战。他怕了,真的怕了,凌飞好似带着凌厉杀气一般,这般气质令他心惊胆战。

    凌飞越走越近,于浩步步后退,撞在后面的柜子上,无路可退!而凌飞已经逼近眼前。

    “说吧,你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凌飞淡淡道。

    于浩浑身一颤,肝胆俱裂“凌飞,凌飞,我和嫣然是好朋友,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你看在嫣然的面子上饶了我吧。”

    于浩的脊梁骨还是不够硬,这种时候还是求了饶,想依靠任嫣然的关系能为自己保住性命。

    凌飞淡漠道“晚了。”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