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后任嫣然揪住凌飞的大腿肉拧了一下,这个家伙,干嘛呀!凌飞却笑得得意。

    游戏继续,这一回,指向了凌飞!

    任嫣然立即喊道:“真心话,真心话!”她有想问的。

    凌飞淡笑:“你不论问什么我都会如实告诉你,还需要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吧。”

    任嫣然一愣,随即心中发甜,凌飞对她的在意,对她的爱意溢于言表。

    凌飞的话让蒋深和张颖儿大为揶揄。

    于浩眼睛一眯,可以了!于浩侧目稍微看了眼徐太友,他们两个占了两个部分,指针转到他们身上的概率不小。加上于浩可以稍微控制转盘,应该没问题!

    于浩深吸口气,一定要转到他们!转!

    指针旋转,缓缓停下,于浩紧盯转盘,指针缓缓落在了他面前!好!

    于浩压着心中的喜意,平静道:“我来说惩罚,嗯,这样,去隔壁对隔壁的客人说一句我爱你,不管是男是女都得说。”

    “哇哦,这个好玩这个好玩。”林茹大笑起来。

    “很有意思啊。”徐太友也笑道。

    凌飞眉头一挑:“认罚,喝几杯酒?”

    于浩一呃,凌飞认罚?这怎么行,那他的计划不就白瞎了吗!不行不行!

    “都是玩游戏呢,好好玩游戏,怎么能认罚呢。”徐太友也急了,他可是知道于浩的布置。

    “认罚不也是规矩中的一部分?”凌飞淡淡道,他饶有兴趣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视,这两人的反应,有点奇怪。

    于浩心中低沉,倏地计上心来,他笑着道:“喝酒当然可以,不过既然是玩大冒险嘛,还是去大冒险有意思一点。是不是觉得要求太过分了点?这样吧,那就过去找隔壁的喝一杯酒,这要求总可以了吧?”

    凌飞打量于浩,淡淡一笑:“行吧。”他也想看看这两人想搞什么鬼。

    “徐太友,你跟着去监督一下,保证是完成任务的。”于浩扭头对徐太友道。

    “好。”徐太友站起身。

    凌飞看了眼任嫣然起身出去,徐太友跟在凌飞后头,两人走到隔壁门口。凌飞瞥眼身后的徐太友,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里面三个男人坐在k房前,没有唱歌,只是在坐着,应该是在聊天。听到门口动静,中间的男人看向门口。

    “谁啊?嗯?”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左边的男人道。

    凌飞平静道:“没什么,就是和你们喝杯酒,玩游戏输了。”

    “喝酒?”中间男人笑了笑,“这样啊,没关系,我们也时常玩游戏,配合一下小意思了。来,我们喝一杯。”

    凌飞走了上前,徐太友跟上,徐太友的目光在桌上一杯“酒”上停住片刻。k房黯淡的灯光下,酒看似正常,没有一点奇怪。徐太友目光灼灼,略一瞥眼凌飞,手伸入自己的口袋,摸到一玻璃制品……

    凌飞走到桌前,中间的男人笑着举杯,旁边一位拿起其中一个杯子递给凌飞。

    “不喝一杯嘛,干。”中间男人看似极为豪爽。

    凌飞拿起自己的酒杯,审视一番,酒里有东西?从刚刚里徐太友和于浩的反应来看,应该是有情况有问题。不过鼻子一嗅,味道正常,没有什么问题。

    凌飞是顶尖国手,对于草药的味道极其敏感。任何味道他都能闻出问题来,而这酒杯里,绝对没问题,很正常。也就是说,这杯酒没问题?那么,可能是对面……不好!

    凌飞思索间,对面男人的一杯酒突然朝他泼了过来,凌飞反应速度极快,身体如幻影般消失原地。而身后的徐太友还没反应过来,这杯酒就泼在了他身上,从脖颈到衣服。

    “啊啊啊啊!”徐太友失声惨叫,心中无比绝望,他帮于浩准备的硫酸竟然泼到了自己身上。强烈的腐蚀将他身体烧焦,皮肤的焦灼感让他感受到一股毁灭的绝望。

    而泼硫酸的男人也愣了,面色变得难看,这怎么办?吩咐的内容没做成,反而把主谋之一给泼了。

    “抓住他,我口袋里还有,死也要带上他!”徐太友愤怒到了极致,强提一口气嘶吼道,怒吼完又立即惨叫起来。硫酸所倒之处在腐蚀,在毁灭他的肌肤。

    凌飞立在远处,面容冷淡,好一个于浩徐太友。不过初次见面,竟然想到用如此恶毒的方式来对他!这种人,留不得!本来今天他们嘴上说几句凌飞都不会在意,没想到竟然对他做这种过分之事!

    这几个男人一咬牙,跑到徐太友身边,摸出一瓶东西来,里面装的还是硫酸!

    “抓住他!”中间那位男人低声道。

    “是。”旁边两人朝凌飞扑了过去。

    凌飞面容冰冷,还想来,找死!

    两人还以为凌飞是普通人,扑过来就想抓凌飞,凌飞飞起一脚。一脚如同炮弹般炸出,两人倒飞而去极速砸在墙上,惨叫一声软倒。

    手拿硫酸瓶的男人愣住,凌飞这么猛!攥着手里的硫酸瓶,看着朝他走来的凌飞心中战战,不断后退,靠在了墙上。

    “你别过来!”男人干着声音低吼,“我手里还有硫酸,你过来我和你同归于尽!”

    凌飞淡漠道:“不伤你可以,告诉我,谁指使你的?”

    男人咬牙:“我是不会背叛雇主的,这点做人的信誉我还是有的!”

    凌飞笑了,冷笑:“看来你是选择了死。”

    男人深吸口气,挺直了腰杆:“那就来吧,不过是毒打一顿,死不了,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有骨气,看来你是有了死的觉悟,那我就成全你。”凌飞淡漠道。

    男人嘴角一抽,凌飞这冷漠的样子是真的要杀人不成?他心头大跳,突然,他眼睛瞥见k房墙上的按键,除了调节音量还有呼叫按钮!他装作漠不关己的样子,暗下按钮!

    “不必装得这么不在意的样子,我看见了。”凌飞淡淡道,“我不会走,我就在隔壁的房间,尽管叫人来。”

    “当然了,在次之前,得对你小惩大诫。对我动了手,自当受罚,不过看在你还算有些骨气的份上,我这人又喜欢有骨气的人,饶你一条命。”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