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个实力不如自己的人刺伤,对于江忻城而言是侮辱!凌飞的实力明明落后于他,偏偏伤了他,他再也无法保持方才嬉笑自如的大前辈姿态。

    刚刚因为被凌飞缠住所以才打不过,现在,江忻城准备利用自己的长处逼死凌飞!

    “你在说什么鬼话?”凌飞斜眼,“你已经输了,下一位!”

    “胡说八道,这算分什么输赢,你是投机取巧!况且我只是受了伤,没什么不能打!”江忻城怒道。

    凌飞淡漠道:“燕家之人都是这般输不起么?”

    台下的燕苍云也看明白了大概,江忻城说了让凌飞钻了空子,一定是凌飞用了什么手段才让江前辈落败!

    “什么输不起,凌飞,胡说八道什么?”燕苍云喝道,“你用卑鄙手段胜了一招,还赢?想的美!我们也没认输,你凭什么赢!”

    银龙眉头一皱,继续吗?以他的眼力也看出了凌飞赢的原因,是凌飞战斗策略用得好,也是凌飞技击之法出神入化才能赢。现在再来一次,对方已经发现凌飞的策略,就没有了这样的机会,还想再赢江忻城一次?不可能了。

    银龙知道的道理,凌飞更清楚。说实在的,刚刚能赢江忻城是他取了巧,现在对方有了提防他没有任何机会。但是,凌飞还要再拖一会儿……

    “要打?当然可以。”凌飞淡笑,“老先生,你当真以为能赢了我?待会儿,可没那么简单了。”

    江忻城目光幽幽,凌飞有一样绝对长处,那就是凌飞的技击之法!这炉火纯青的技击之法让江忻城也自叹弗如。如果说战斗起来让凌飞抓住机会变成近身战,那结果就会变成方才那样。虽然说概率不高,可也有两三成!换句话说,凌飞有两三成的胜率!

    江忻城犹豫的片刻,一道人影从远处掠来。

    “这局就算平局吧!”

    人影落在了台上,望着凌飞道。

    凌飞看着人影略作打量,这个中年男人不简单!

    “叔叔!”燕苍云看到来人眼前大亮,叫了起来,面色大喜,凌飞必死无疑了!叔叔比江前辈还要强!叔叔乃是燕家一等一的高手!

    “燕轻言!”台下有认识的世家子弟,低呼道。

    “是他!竟然是他!”

    “二十多年前惊艳了燕京的那个年轻人吗?当时他给人的震撼可不比眼前这凌飞来得少啊!”

    “燕轻言,啧啧啧,不得了了,这种人物都出来了。”

    “燕轻言要出来对付凌飞吗?看来凌飞必死无疑了!当年的燕轻言剑挑天下,无人能敌,辗转国内外,难逢敌手。天资绝世,同一辈在武道上能胜过他的人,应该不存在!”

    燕轻言?凌飞眯眼,这个人他并没有听过。不过听周围人议论也知道,此人必然不凡!刚刚露的那一手也能大概看出。

    “平局?”凌飞淡淡道。

    “是,平局。”燕轻言笑道。

    江忻城不服气想上前,燕轻言单手挡在江忻城身前阻止他:“凌飞,前半局你小胜,后半局如果非要继续,恐怕输多赢少。算平,你不服?”

    凌飞目光悠悠,确实,算平局对他而言是最好的结果。

    “罢了,算平。”凌飞淡淡道。

    江忻城冷哼一声,真要拼个生死,就算输他也能带走凌飞!可是,眼前的燕轻言发话,他不敢多说什么。

    “那接下来,到我了。”燕轻言缓缓道。

    江忻城一愣,他还以为燕轻言是来止戈,没想到是为了亲自动手!江忻城微微低头,嘴角扬起,既然如此那自己也没必要继续了。江忻城纵身跃下台,在台下看着凌飞。

    燕苍云大喜,果然叔叔是要对凌飞动手!

    凌飞和燕轻言相对视,良久……

    “我累了,改日吧。”说罢凌飞纵身跳下台。

    啊?

    底下的观众们错愕,凌飞这就走了?不比了?怕了?

    “凌飞,你难道怕了?不是那么不可一世吗?怎么连和我叔叔比试的胆子都没有?”燕苍云趁机嘲讽。

    凌飞淡漠扫了眼燕苍云:“怕?我动手必杀人,我怕你燕家承受不住这打击。”

    “嗤,大言不惭!”燕苍云嗤笑,“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还找什么借口。凌飞啊凌飞,我还真以为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狂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我高估你了,你充其量也只是个人而已。”

    砰!

    突然一声qiāng响。

    “啊啊啊!”燕苍云惨叫起来,他的手臂直接被凌飞一qiāng打穿。凌飞身体都没转过来,眼睛都是看着前方,手向后方指着。

    凌飞微微侧首:“打不过?只不过看我愿不愿意动qiāng而已。我要动qiāng,你的江前辈早已身陨,我已经留手。”

    江忻城眉头一皱,qiāng法,好厉害,刚刚凌飞似乎看也没看就随意甩qiāng,竟然这么准。这小子技击之法练到这种程度已经不可思议,竟然还有余力练习如此qiāng法,匪夷所思!可若是细想,依靠qiāng法加技击之法对自己动手,自己还真可能敌不过。

    “无耻!”燕苍云手捂着手臂,龇牙怒吼,“擂台之上你还敢动qiāng?你……”

    “为什么不敢?”凌飞反问,“战斗事关生死,必将竭尽全力。qiāng法也是我苦心孤诣练出,凭什么不能用?生死之战自废一臂,是你脑子有病还是当我傻?”

    燕苍云呃住,旁边的燕家子弟已经跑过来,连忙护着燕苍云回去。

    燕苍云不甘心,可手臂的伤口让他没办法,只得暗恨咬牙让燕家子弟护着离去。

    燕轻言看着凌飞的背影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看着凌飞离开。他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几分阴冷,这小子倒是挺难缠。不过,真要是交手,凌飞手中有qiāng还真不好拿他怎么样。凌飞的qiāng法具体如何燕轻言也有所耳闻,恐怕不比他的身手来得弱!

    江忻城见状不满了,忍不住道:“轻言!”

    “让他走。”燕轻言平静道。

    江忻城冷哼,扭头回了燕家,心中恼怒。

    凌飞没有停步,看了眼银龙,银龙会意跟上他,两人离开了燕家。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