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闲来无事,帮周易水的忙自然没问题。他到杭城时才下午一点,周易水在一家饭店等他。

    走进包间,周易水正拿着筷子发呆,听到门口动静便道“凌飞!来。”

    凌飞抬眼看周易水,利落的短发,飒爽的英姿,干练地拉起衣袖,一如往常。

    “怎么了?”凌飞坐下,“突然这么急。”

    “遇上麻烦了。”周易水摇着头。

    “具体什么事?”

    “还是以前那批毒品的事。”周易水道。

    “一年了吧,还在查?”凌飞侧目。

    “一年算短了,有些追了好几年都没什么线索。”周易水道,“我们的追查已经很深入,发现这批毒品涉及实在太广了。货源也来自于多处,香江,云城,国外,等等。这顶上的大人物着实有手段,香江的原产地没了,他们又伸手到其他地方,货一直没断过。”

    “但是他实在太难缠,不论从哪方面都抓不到他的线索。”周易水摇着头,“后来我们从很多艺人入手,发现他们也在购买。由他们入手,抽丝剥茧,一步步排查。上次就逮到一条大鱼,是一个娱乐公司的老总。现在已经进监狱,不过他进监狱没多久就被暗杀了,什么都没盘问出来。”

    “看来势力真的很大。”凌飞沉吟,进监狱都能暗杀,可能会是燕京某世家的大人物?

    “最近,我们不断跟踪,又找到线索,也是涉及某个娱乐圈大佬。”周易水道。

    “这个圈子,真够乱的。”凌飞道。

    “谁说不是。”周易水蹙眉,“看着光鲜亮丽,往深了查,太丑恶了。还是这个圈子太容易挣钱了,有钱后什么东西都能轻易得到。什么都玩过了,玩够了,yu wàng不够满足,就开始涉及变态、极端的东西。人性本恶,我越来越这么觉得。”

    “看惯了丑陋,会有这样的觉悟,是对的。”凌飞点头。

    “好了,言归正传。”周易水拉回话题,“我们找到的这个大人物很难缠,他以前是地头蛇,流氓出身,也算是能力出众一直爬到了如今的位置。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个人尤为难缠,跟一只泥鳅似的。再加上他背景也不简单,我们不敢冒然动他。”

    “所以……”

    “所以我想找你,和我去抓他!”周易水道,“你不同,你抓人全天下都没人敢说不。”周易水到了这个位置,慢慢也接触了世家的概念,隐隐知道了凌飞的可怕,尤其是五云山一役,凌飞名震燕京。虽然周易水这边传得不是很清楚,可也知道了凌飞无比可怕!

    凌飞颔首“事情倒是小事,只要你能找到他在哪即可。”

    “先吃了这顿壮行酒,我们就上路吧。”周易水开了个玩笑。

    “你是准备赴刑场吗?”凌飞笑了起来。

    “说不准差不多呢,这家伙,不简单!”

    “他叫什么?”

    “邹建华!”

    凌飞眉眼一动,邹?杭城?莫非?

    “怎么了?你认识?”周易水见凌飞的表情不由问道。

    “不认识。”凌飞淡笑,“认识的话,我不也是那种人了。”

    “哼哼,可不好说,你这家伙也不是好人。”周易水笑道。

    两人聊了会儿天,饭菜上来,服务员出去。

    “怎么样,坐这个位置累吗?”凌飞问道。

    “刚开始会,现在还好,不过这个案子一直很烦恼。”周易水给凌飞倒了一杯饮料。

    “壮行不喝酒?”凌飞瞥眼。

    “待会儿要开车,不许喝!”

    “这个案子不简单,你如果正准备一直查下去,一定记得拉起我的名头。”凌飞道。

    周易水点头,她心中明白,现在她还能这么安稳往下查,是因为那些背后的人在给凌飞面子。

    ……

    轰轰轰!

    巨大的蘑菇云在金色天堂左近bào zhà开,轰炸之声直冲云霄,冲散云团。附近住的人震耳欲馈,个个都跑出来逃命。

    冷静的人在看bào zhà位置,知道那是什么地方的人纷纷诧异。

    “那里是索罗斯家族的训练基地,竟然bào zhà了!”

    “有人动手的吗?”

    “真是好大的胆子,索罗斯家族的极地都敢动!”

    无数人议论纷纷,对于这次的bào zhà皆是震惊。震惊有人敢这么做,胆子太大了!

    远处,夏娃随手甩开手中的引爆器。

    “只要有钱,没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夏娃对身旁的帅猪道。

    “这金色天堂还真是给我们完美的经济基础。”帅猪道。这些天他们用手段在金色天堂赢来钱,用作购买这些zhà dàn所用。这里就是混乱之地,zhà dàn什么的太多了!买来之后全都偷摸安在索罗斯家族的基地内。

    “不过,也是夏娃姐厉害,能神不知鬼不觉安下zhà dàn。”帅猪赞道,“不然计划根本没法成功。”

    夏娃淡笑“走吧。”

    突然,夏娃面色一变,胃里泛起酸楚感。

    “呕……”夏娃手扶在旁边,一股作呕的感觉从胃里翻涌而起。

    “夏娃姐,怎么了?”帅猪忙问道。

    夏娃也皱着眉,怎么回事?好像这两天都有这种时不时呕吐的感觉。因为布置计划的原因她一直忍着,现在又来了。是吃错东西了?不对,住下来这些天都吃的这些东西,不存在食物中毒的原因,那又是为什么?

    “不管它,没什么事,我们先走,有点事要告诉你。”夏娃说道,这些天她都没把凌飞的事情告诉他,等着任务做完后再说。

    “好的。”帅猪跟着夏娃走,“我们先离开这个城市吗?”

    “嗯。”夏娃颔首,“买点干粮,现在就走,我们毁了索罗斯的基地,他们一定会来。我们快点,分头行事,你去商铺买路上所用的食物,这里偏僻一路好几天没有人烟,得准备多一些,我回去收拾东西。”

    “是。”帅猪道。

    两人路口转身,夏娃好似想到什么道“对了,买点酸的东西,话梅之类的。”

    “好。”帅猪也不疑有他点头,转身离开。

    夏娃也离开,回到住的地方收拾东西,准备撤离。

    “呕”又是一股呕吐感传来,夏娃连忙跑到卫生间,手扶着洗漱台,满脸红润。她洗了把脸,这两天怎么回事?为什么……嗯?

    夏娃猛地怔住,瞪大了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

    “呕吐,酸的,话梅?而且,我这些天,似乎例假都没来!”

    “难道!怀孕了!”

    “那晚确实做了好多好多次……可能性,很大。”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