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凌家,这四个字足以压塌邹明睿认知。别说是凌家继承者了,就算是凌家一个稍微得宠的子弟就不是他邹家能得罪起的。一个只是豪门,一个却是世间最顶尖世家凌家,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

    凌飞竟然是凌家继承者!

    邹明睿面色发黑,怎么办?死定了。

    “道歉吧,哥,没办法了。”邹明城苦涩道,听了凌飞的事迹之后,他没有半点反抗之心。他再厉害能有五百多宗师级人物厉害?他们都奈何不得凌飞,他还想对凌飞做什么,开玩笑吧?

    凌飞耳力惊人,自然是听到他们小声的对话,对此面无表情。

    邹明睿喉咙发颤,硬着头皮道:“凌先生,刚刚是我冒犯了。”

    “凌先生,我哥他今天应酬喝了不少酒,所以言语行动上有些不对劲,还希望您海涵。”邹明城也求情。

    “一句冒犯,就完了?”颜如玉这会儿却走了上来。

    邹明睿看到颜如玉嘴角一抽,也连声道:“这位小姐,对不起,刚刚是我冒犯了!”

    邹明睿觉得很丢人,他知道周围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前倨而后恭,疯狂打自己的脸,谁看了都会鄙夷。但他没有办法,只能如此。凌家继承者,这个身份能让他窒息!这颜如玉背景估计也差不多。脸要紧还是命要紧?用脚指头想也知道。

    颜如玉盯着邹明睿许久,淡漠摇头:“前倨后恭,何必呢?你只不过是有势力在背后撑着而已,如果你一无所有,你不也是和普通人差不多。说白了,命好。都是人没什么可倨傲的,嘴贱,该付出些什么代价就得付出什么代价。”

    颜如玉说这话代表着她不准备原谅邹明睿!邹明睿也听得出来,他脸色发白。怎么办?

    邹明睿深吸口气:“今天是我的错,不论什么处罚我都接着!”

    “倒是有几分胆识。”凌飞淡漠道,“但是,该处罚,一点不能少。”

    “刚才是你说的,要我跪下磕头,我也不对你做什么,磕个头,滚吧。”凌飞也懒得做些什么,这么几百号人还等着,没什么时间过多磨在这上面,小惩大诫即可。

    但是,对于邹明睿而言,这可不是小事情,那是侮辱,巨大的侮辱啊!磕头?他这辈子都没干过这件事。邹明睿咬着牙,犹豫了。那是尊严和性命的博弈,要尊严还是要命?

    邹明城低声道:“认栽吧今天。”

    吴懿笙心中暗道,辱人者人恒辱之,果然是这个道理。如果说凌飞是个普通人,今天凌飞不跪着磕头是肯定出不了这个门。而邹明睿刚好踢到铁板上,碰上凌飞,只能是自食恶果。

    邹明睿内心惨笑,好,今天,认栽!

    砰!

    邹明睿一头磕在地上,脸色充血涨红,巨大的羞耻感充斥身心,他视线余光看到周围。这一刻,周围的视线都模糊了,变成一张张狰狞嘲笑的脸,他心头堵住,羞耻、愤怒、痛苦,种种情绪交织。

    “对不起,今天,冒犯了!”邹明睿大声喊出来,这一声,仿佛是耗光了全部气力。腹中之气,泄了出去,整个人都好似虚脱了一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闭着眼睛,不敢再看周围,再看周围人的反应……

    “滚吧。”凌飞淡漠道。

    邹明城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结束了。再看邹明睿,趴在地上还一动不动。他凑近一看,邹明睿竟然是昏了过去?他错愕良久,心中苦涩,这样的羞辱对堂兄的打击太大了。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什么苦都没受过,更别说侮辱!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他的份?

    今天晚上他把前二十多年的苦都受尽了,重大打击直接让他昏迷过去,虽然不可思议,倒也能够理解。

    经理看得暗道,果然是恶人还需恶人磨。邹明睿无法无天惯了,现在碰上凌飞,算是倒了大霉。

    邹明城对着凌飞和颜如玉鞠躬:“今晚冒犯了,多谢二位大人不记小人过。在下邹明城,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说有任何麻烦,只要是在杭城左近,我邹家一定帮上忙。”

    唔?凌飞和颜如玉多看了邹明城几眼。

    “那我,先告辞了。”邹明城一挥手,手下的人抬着邹明睿离开,自己也一步三鞠躬后退着离开。

    凌飞望着邹明城离去的背影缓缓道:“这个人,不简单。”

    “能忍人所不能忍,这种时候还能想着结交我们两个,心思的确很不简单。”颜如玉也道。

    “不过邹忌劣根性在他身上依旧存在。”凌飞道,“没改骨子里‘恶’的习性,难堪大用。”

    颜如玉笑了:“凌大少爷,您不也是一样,还好意思说别人,五十步笑百步吗?”

    凌飞淡淡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是凌飞的行事准则,他到如今碰上的所有事情都不是他主动招惹。得罪陈景山是因为他儿子陈瑾浩的百般挑衅结仇,血夜上凌家也是因为凌文敬布局针对凌飞,杀凌子轩完全是凌子轩先动手筹划坠机事件,香江之行更不用说,完全就是被动被拖入局中。至于五云山一役倒是他布置,但若不是那群人心中有杀念想杀他又怎会有如此结局?

    凌飞从重生开始就想着过过闲云野鹤的生活,无忧无虑,什么都不想。最早在新城他就想和唐娉婉厮守,到实力恢复时暗杀了卡洛斯回来,继续和唐娉婉厮守。奈何,天不遂人愿,凌飞一次又一次被卷入重重暗流之中,被迫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凌飞最近时常想到凌子衿之言,有一种人,总会或主动或被动走上巅峰。凌飞近来越来越觉得是在说自己,尤其是在想建立势力之时,这样的想法最为浓烈。

    “那我拍你一下你会不会打我呀。”颜如玉笑嘻嘻道。

    “……”凌飞。

    “嘻嘻。”颜如玉笑颜如花。

    邹家之人撤走,经理连忙上来赔罪:“先生,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我刚刚……”

    “不用说了,准备包间。”凌飞不想理会经理,对凌飞而言他只是个小人物,无所谓如何。

    “您放心,一定给您准备好。”经理连忙道。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