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不知道现在他的事迹传得有多广泛,这里是易家的总部,很多手眼通天的人物。这里的消息传播速度是极快的,并且就是依着易家,情报也很丰富,各类世家消息都会在这里传播。

    正常来说,平时世家新闻不可能连底下的小职员都知道。但是,凌飞这一次的新闻实在太大太大,谈论的人太多,易家总部稍微聊聊都扩散开来。当然了,情报没说得那么透,很多消息都隐蔽着,可也知道了一个叫凌飞的人物横空出世,压得无数世家喘不过气来!

    一个人压得燕京无数世家喘不过气是什么概念?想想都让人震撼。

    而眼前的凌飞,正是始作俑者,怎能不让他们惊异!

    当然了,这次事件在易家总部能如此发酵也有易轻舞的缘故。因为这件事也是易轻舞的事件簿上又一壮举,易家之人当然宣扬易轻舞的厉害之处。这样的传播带上凌飞的新闻,传播得能不快么?

    全场寂静,前台小姐咽了咽口水,听着耳边谭琳的怒斥,她脸色一僵:“那个,凌先生,你请上去,顶层。”

    “哦。”凌飞淡淡然往楼梯走去,周围人的瞩目他视而不见,没有任何反应。

    走到电梯旁无数人退让开,电梯到了凌飞走进去也没人敢跟着进去,就让凌飞一个人坐着电梯上到楼顶。电梯门一关上整个大厅都沸腾起来,无数人惊呼。

    当然了,凌飞对着一切也不知道。

    电梯到了顶层,电梯门打开,凌飞走了出去。望着装饰豪华的这一层,凌飞颔首,转转绕绕走到一办公室门前。上书总经理办公室,凌飞知道这便是易轻舞的办公室,伸手敲门。

    “笃笃笃——”

    “请进。”仙音缥缈,那不是易轻舞的声音又是谁的。

    凌飞推门而入,偌大的办公室映入眼帘。办公室装饰风格简单婉约,却有给人一种极为大气的感觉。佛像、画作、字画、房间里任何一样东西皆非凡俗。整个房间给人以极强大气之感,在办公室侧墙下放着一台钢琴,又让这大气的办公室多处几分典雅。

    此刻,一道仙影坐于钢琴前,双手落在琴键之上。

    凌飞凝眸,易轻舞!

    “叮——”

    易轻舞张开纤细修长的如玉柔荑,一指轻轻按下,叮的一声旋律响起。紧接着手指若流水在琴键上流淌开,音符化作旋律飘扬在办公室中。

    易轻舞白皙若玉的手指在黑白键上跳跃着,跃动着,灵巧而又轻柔地抚摸着。旋律恍若绸缎蚕丝丝丝牵扯,悠远绵长,沉吟顿挫,连绵不绝。

    琴声悠扬,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优美的雀跃的琴音在易轻舞指尖流淌,翻涌。琴键仿佛活了过来,如同精灵在琴键上飞舞,吟唱。

    凌飞神情一滞,早前就听说易轻舞双绝。智绝,技绝!智绝见识过,易轻舞每每决策都让人叫绝。就说五云山之后的事,易轻舞之计才化解了他的危局。技绝说的正是钢琴,此刻易轻舞就在展现!

    曾为首长以“一曲仙音”四字评价可见一斑,上次易轻舞生日时也没机会见她无双琴技,现在终于得见!

    凌飞缓缓在易轻舞身后站住,听着琴声,他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情感在涌动。琴音中似乎在讲述着一个动人的故事,他被带入这个故事中,随着音符徜徉其中。

    突然,旋律一变,易轻舞纤指快速跃动,琴音变得急切而凄婉,若杜绝啼血,凄厉地挣扎着嘶喊着,似乎在述说着不公。

    不断加快的旋律,更加鲜明的情绪在变化。琴声在婉转,绵延不绝的乐声似乎在述说一段美好的故事的转折,激昂慷慨,愈渐剧烈。

    易轻舞的身体随着自己的手指在摆动,微微昂首,手指尖倾泻着悲呛琴音。

    凌飞小时在凌家陪着他的是钢琴,他对于钢琴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易轻舞的琴声让他陷入其中,随之而动。

    叮——

    骤然,音乐停下,一曲终了。

    凌飞整个人依旧沉浸其中,久久没有回神。

    “呼……”凌飞适才回神,露出一抹笑容,“不愧被称为技绝,今日闻君琴一曲,如闻仙乐耳暂明。”

    易轻舞淡淡而笑,转过身来,露出她绝美的容颜:“只不过是随意弹奏,说得夸张了。”

    “诶,我说,有没有人说你虚伪?”凌飞忍不住揶揄道。

    “嗯?”易轻舞侧目。

    “弹得这么好说随便弹的,这和学霸考完试说考差了有什么区别?chi luo裸的炫耀啊。”凌飞笑道。

    易轻舞莞尔一笑:“轻舞没这个意思,琴海无涯,轻舞只是闻得小道,真算不上什么。”

    “今天我也算来着了,你的琴技燕京想要欣赏的一堆,他们都没福气,我碰到了。”凌飞道。

    易轻舞缓缓起身,对凌飞做了个请的姿势,走到茶几旁。

    “若是想听,可以随时来轻舞这,只要轻舞闲暇,为你弹一曲又何妨?”易轻舞坐下,提起开水壶。

    “那我可不客气了,以后三天两头就过来。”凌飞打趣道。

    “乐意之至。”易轻舞将水浇在茶具之上。

    易轻舞在泡茶,凌飞在调侃,聊了几句后凌飞拉入主题。

    “今天我过来,是来感谢你的。”凌飞笑容收敛,认真道,“上次的事,多谢了。”

    易轻舞将茶倒在杯中,语气平淡:“也没费什么工夫,不必在意。”

    没费什么工夫吗?凌飞当然不会信这种话。

    “该谢还是要谢的,唔,刚好,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凌飞道。

    易轻舞微微一笑:“以此当做谢礼,尚可。”

    若是让燕京某些世家子弟知道,定然会大骂凌飞。多少人想和易轻舞吃饭都没机会,凌飞竟然还把请易轻舞吃饭当做谢礼?

    “待会儿你下班,我带你去个有意思的地方吃饭。”凌飞神秘道。

    易轻舞神色平平淡淡,凌飞吊人胃口,她也没什么反应,将手里的茶杯置于凌飞身前。

    凌飞端起茶杯嗅了嗅:“易家神仙女泡的茶,应该羡慕死好多人了吧,哈哈。”

    “你这个人,又在打趣轻舞了。”易轻舞说出这话,终于多了些许烟火气,从云端落下。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