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打一耙的功夫不错。”凌飞道,“不过,没什么用,我既然确定了,动手便无需理由!”

    凌飞猛然前踏,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而去。王天风暗自皱眉,这凌飞确实难搞,随心所欲,肆意妄行,根本不在意其他。这种倒打一耙的做法,在意面子的人至少会掂量着点看全场脸色,而凌飞却是毫无顾忌,说要动手就一定动手,有些打乱他的想法。

    “慢着!”王天风高声喝道,他身后也适时出现几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的男人,可看着三个男人的气势,一点都不像是服务员。

    三人挡在王天风身前,凌飞淡漠道:“不想死就滚。”

    王天风道:“凌飞,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让你这样,不过料想事情也没多大,我们坐下来谈谈不好吗?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凌飞冷漠道:“没什么好谈,杀了你即可。”

    王天风啪地一声拍在桌上:“凌飞,你不要欺人太甚,今晚我王某人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了?吃喝玩乐招待你,现在你一上来就对我要打要杀,真当我王某人没脾气!凌家继承者就这幅德行?”

    这个时候王天风还在倒打一耙,不过,王天风的手在口袋里捻动着什么,将手从口袋中掏出,碎屑于空中飘舞。王天风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再拖点时间即可……

    “做了什么,你最清楚。现在倒打一耙,是想保持你的形象,还是在拖延时间等着什么?”凌飞睿智的眼眸闪烁光芒。他聪明绝顶,很多事情一眼就看到问题所在。王天风应该是在筹谋着什么!

    王天风心头一窒,凌飞的警觉性未免太高了,也是,不然那两重迷香早能让他致命。现在他手里捻开的就是迷香,是用特殊方法制作的迷香,烟尘会在空中飘荡,凌飞靠得近,一定会吸入。所以,王天风只要拖延时间,到时候凌飞吸了进去,一切得手。

    “不好意思,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凌飞淡漠道。

    锵——

    铁剑铮鸣,悲鸣出鞘,直指王天风。

    “犯了错就该有惩罚,今天我断你一臂,事情就算了了。”凌飞淡淡道,“如果你非要反抗,后果如何,自行承担。”

    “哈哈,好大的口气!”王天风笑了,“凌飞,你真以为自己一手遮天,谁都要任你摆布吗!”

    “你可以试试看。”凌飞剑身一抖,发出轻吟之声,指着王天风。

    周围的人不明所以,只是从凌飞口中倒打一耙猜到了什么。凌飞为人虽然霸道绝伦,可却是没出现主动滋事的情况,一般都是别人得罪他,然后他才动手。换句话说,他们还是认为王天风做了什么的情况更大……

    在场的都不笨,细想也大致明白了什么情况,凌飞项上人头值一千亿,谁不想要?王天风绝对不例外,这里是王天风的主场,稍微动点手脚大有可能!

    不过,虽然猜到,大家还是没打算说什么,他们可没闲心管凌飞的事。现在凌飞就是个zhà dàn,谁靠近谁倒霉。

    王天风目光幽幽,和凌飞缠斗起来显然不智,他身边的人虽然厉害,凌飞也不差。要是势均力敌还好说,能拖得了时间,若是凌飞碾压,那就惨了,反而激化矛盾,凌飞更加有充分理由对他动手。

    “凌飞。”王天风又开口,“我真不知道你突然间这是怎么回事,好,我也不管是怎么回事。就当做是我对你招待不周,我有错。那么我们两个各退一步,如何?”

    “这说法,还真新鲜,各退一步?”凌飞淡漠而笑。

    “我不认为自己有错,可你非要说有错,那就有错吧。这样,我们来赌一局,输了就算我的错,我会给你你想要的赔偿,你输了,我也不要什么,当场对我道歉就是。”王天风道。

    王天风此言说得自己大度无比,若是不明白情况猜不到其中深意的人,还真以为王天风多大度。而实际上,王天风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而已。只要时间够久,拖到凌飞吸入迷香,凌飞还不是瓮中之鳖?什么给凌飞想要的赔偿,不过口头说辞罢了。

    “你说退一步就退一步?”凌飞神色突然变冷,“你的面子这么大?”

    王天风脸色一僵,从常理而言他已经够给凌飞面子,可没想到凌飞竟然这么不识抬举?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一点不在乎其他?

    “不过,你说的也挺有意思,赌一把想要什么赔偿都可以?那待会儿可就不是一只手,你的两只手,我都要了。”凌飞淡淡道。

    王天风鼻息变重,深吸口气:“好!”只要凌飞吸了迷香,左右都是死,还想赢?不可能!

    “说吧,比什么?”凌飞直接在王天风前头坐下。

    王天风心中一喜,甭管说几只手,能拖时间就好。

    “凌兄香江一役可是让人大开眼界,传闻你对赌一场未输,依靠的就是无与伦比的观察力。天风不才,从小擅长察言观色,对于心理学也颇有研究,我们就用那位尹天仇先生想出来的对赌方式赌一场如何!”王天风道。

    尹天仇的赌法,更注重对方心理的猜测,是一场赌心的赌法,考验的是实力,而非运气。

    “看来你是准备把两只手都给我,我很乐意接受。”凌飞道。

    “凌兄不要高兴得太早,没比之前,最好别得意。”王天风抬手,“来人,拿两幅牌来,一副取大王和四张a,一副取小王四张a。小王是奴隶牌,大王是国王牌。”

    “是。”王天风身后的男人前去取牌,王天风顺带眼打了个颜色,意思让他慢一些……

    凌飞将王天风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淡漠道:“拖延时间么?我觉得没这必要,你的打算,一定落空。”

    王天风心头一膈,还是笑着道:“是吗?凌兄很自信。”

    “当然自信!”凌飞冷漠道,“我今晚就用你认为最周全的计划击溃你!让背地里的老鼠收点心。”凌飞意有所指。

    王天风眯眼,凌飞显然是知道他要动手,可还是愿意给他机会,何等狂妄自信!

    “想要拿我杀鸡儆猴么,我倒要看看谁是鸡!”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