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沧海非同一般,隐世家族出世子弟无弱者。他们大部分修习古武,如同尚武时代的文人,君子佩剑,文能指点江山,武亦能化作怒目金刚!

    文武兼修这是古人的风采,惊才绝艳的人皆是如此。隐世家族的继承者挑选要求严苛,必须文武兼备!所以,每个能成为继承者的,皆是文修武备!燕沧海虽然疯狂,但他也有资格成为继承者,可想而知其文武之能!

    燕沧海神色冰冷,手中短匕闪烁湛湛寒光朝着凌飞而来。凌飞稳如泰山,不为所动,在燕沧海刀至之时,猛然出腿,一脚踹向燕沧海的手。

    燕沧海速度也快于刹那间扭转身形,顺势握匕旋切凌飞脖颈,这一击便是杀招。凌飞一步不退,伸出大手,抓住千钧一发之机,屈指一弹。

    铛!

    燕沧海直觉得手臂发颤,bi shou险些握不住,被震了开来。好大的力道!

    “这就是你自傲的资本?”凌飞淡漠道,“未免太过小儿科。”

    燕沧海脸色有些难看,刚刚口出狂言认为凌飞只是个废物,闯凌家只是因为凌家没什么高手,有种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讥讽。却没想到,自己出了手凌飞一只手指就能应付!

    “如果燕家都是你这种层次的,那明天,我可以屠尽燕家满门。”凌飞淡漠道。

    “找死!”燕沧海怒吼着再次冲来,侮辱燕家,他绝不放过!

    燕沧海再次袭杀而至,凌飞嘴上说着那样的话,行动上依旧谨慎。燕沧海的实力大抵是五星巅峰,按照隐世家族的说法便是半步宗师,六星的实力便是宗师。

    可以说,燕沧海在实力这一阶层和凌飞相同,但是论战斗力比之凌飞差了太多。凌飞技击之法堪称巅峰,技巧上无人能及!并且归一决太过玄妙,让凌飞的实力不能以一般情况来论。

    燕沧海这个年纪有此实力实属不易,已经算是天资卓越。所以他狂,他的狂是有道理的。年轻一辈撑死和他不相上下,超过的他的人没有!哪怕是楚家那个狂人也只是压他一筹而已,稳操胜券也没有!

    可现在……

    “过家家。”凌飞淡漠道,刹那间一脚踢出,快如闪电,一闪即逝。

    只听得咔啷一声,燕沧海手里的bi shou抛飞而起,凌飞手里的悲鸣剑舞动,如同银蛇缠着燕沧海而来。燕沧海还想后撤,悲鸣剑仿佛是长了眼睛,缠在他手上,银蛇开口咬了燕沧海一口。

    “啊!”燕沧海叫了一声,手腕被悲鸣剑割开,也算他反应够快及时抽身,不然手腕大动脉就开了。

    “不堪一击。”

    凌飞随口道,一脚又至,狠踹在燕沧海脸上,燕沧海纸鸢般抛飞轰地一声砸在宴会桌上,乒乒乓乓玻璃摔了一地。

    燕沧海咬牙,脸色难看,他今天连反手之力都没有!凌飞的速度快得恐怖,似乎真的到了宗师级别!不,不对,比一般宗师还要强!

    燕沧海无法想象,各大隐世家族他都没见过年轻一辈有谁进入宗师之境!可凌飞的实力,偏偏就是宗师啊!他在族中和前辈交手颇多,很了解宗师级实力如何。凌飞显然就是宗师实力,绝不会有错!

    但是,凌飞还这么年轻,比他还年轻啊!他号称宗师之下无敌,所以如此狂妄,没把凌飞放在眼里,料想凌飞再厉害也不过如此,却没想到凌飞这般恐怖。

    燕沧海咬着牙,低吼想要起身再战,他不服,不相信凌飞真的那么强!

    还没等燕沧海起身一直脚踏在他胸口之上,正是凌飞!

    凌飞俯视燕沧海:“你的骄傲狂妄如果仅仅是以这种实力为由,那确实如你所说,是个十足的蠢货。没实力,你凭什么狂妄?”凌飞反问一句,抬脚一脚跺下。

    噗……

    燕沧海一口鲜血喷出,凌飞一脚,重达千斤!

    燕沧海这一瞬间喘不过气来,胸腔被窒住,什么气都上不来。

    在场之人玩味看着,顺带着看颜家反应,颜家好像也是打算什么都不管呢。

    “还是凌飞更胜一筹。”

    “隐世家族自视过高,他们都修习古武,都以为他们最强,需知人外有人。”

    “凌飞也是个变态,我听说燕沧海这种人完全是隐世家族中年轻一辈武学佼佼者,没想到凌飞这么轻松就打败他。”

    “他一直就是个变态,你不知道吗?”

    云四海眉头微皱,凌飞的实力出乎预料。他因为燕苍云的事情有调查,凌飞的实力都说是半步宗师,燕苍云本人也这么说。可是,现场看凌飞发挥出的实力绝对是宗师级别!

    “麻烦。”云四海心中微沉,凌飞超出预料,超出他的掌控。不过……武力再强也难以逆天,这是世间正理,自古武官都是斗不过文官的,空有武力又如何?

    云四海心中开始考虑起其他,对付凌飞,不可以武来动……

    燕沧海脸色难看至极,一句话都说不出。凌飞却没有停手,淡淡一笑:“刚刚你说要我的心脏,是这个位置吗?”

    猛地凌飞抬脚跺下,位置就是燕沧海心口。嘭地一声,燕沧海眼球暴突,血丝密布,嘴巴张开,喉中无言……

    燕沧海仰躺在地面,一动不动,半点挣扎气力都没有。

    凌飞俯首而视:“对了,刚刚说要治治你的话癌,现在可以开始了。”

    众人侧目,等一下,凌飞该不会真的要割燕沧海的舌头吧?这可就过分了!

    锵——

    悲鸣剑发出铮铮之声,似在为嗜血而悸动一般。凌飞长剑抵在燕沧海喉部,燕沧海眼睛瞪大,没有半分气力说话的他,满眼不可置信,他不信凌飞真敢动手!

    “不用这么看我,我会如你所愿的,治治你的话癌。”凌飞一点点燕沧海嘴唇移动,“哦,对了,刚刚你还说了什么要把我的嘴唇切成一瓣一瓣是吗?我想了想,切了你舌头太过无趣,你说的这一点还是挺有意思的,我给你试试看。”

    燕沧海瞳孔一缩,心头惊惧,这个凌飞,不会……

    颜如玉面色骤变,如果说割了燕沧海舌头她觉得不大现实。这是不可复原的大恨啊,以凌飞目前的局势来说,他不会再得罪敌人。可嘴唇,真有可能!他真要动手吗?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