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沧海的笑,让周围的人听得头皮发麻,他们心中暗道,看来是真的要和凌飞杠上了!

    燕沧海除了是个神经病,还有个特点,那就是护短!任何燕家人出事,他一听到一定带人砍他个十条街。不把对方打个半死,绝对不放过!

    而凌飞不仅动手,还打的是燕苍云这种燕家继承者,更是打脸!以燕沧海的个性,更不可能放过凌飞。

    云四海嘴角微微一扬,成了。祸水东引,借刀杀人,两招在他一句话中便使了个淋漓尽致。接下来等着看好戏就是……

    “我听说你也是什么三不惹?”燕沧海嗤笑,“就你这种东西也配和我齐名?楚家那个狂人我承认他够能打,我服气,你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瘪三,竟然也敢称三不惹,你特么配吗??”

    “配不配不是你说了算。”凌飞淡淡道。

    燕沧海脸沉下:“小子,我说话的时候谁让你开口了!”燕沧海怒吼出声,“闭上你的嘴,老子话没说完,你敢插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突如其来的动怒,还是暴怒,声音之大连颜如玉也吓到。

    这就是燕沧海,喜怒无常,脑子里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病?”凌飞眉头一皱。

    “呵呵呵。”燕沧海笑容更冷,“小子,你最好闭上你的嘴,不然待会儿就不是撕烂你的嘴那么简单,我会把你的牙齿一颗一颗拔出来,然后用刀在你嘴唇上一道一道切开,让你尝尽痛苦再死。”

    凌飞确信,这人脑子确实有毛病。

    “真是令人愉悦的画面,想想就觉得刺激。”燕沧海啧啧冷笑,笑声尖瑟,令人不寒而栗。

    “终于不插嘴了,那我们好好来谈谈你开qiāng打爆我燕家人的事。”燕沧海一步向前,靠近凌飞,带着那股疯狂的气势。

    “多少年了,没见过敢对我燕家动手的人。敢动燕家人,死!”燕沧海冷然。

    凌飞淡淡搔了搔耳朵:“哦。”

    这漫不经心的态度,让燕沧海眼中冷厉无比:“小子,我知道你有点身手,故而自傲。但你这点能耐在我燕家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突破区区凌家守卫做了点名堂,还真以为自己多了不得?告诉你,在我等隐世家族眼中你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

    凌飞又是漫不经心哦了一声。

    燕沧海更为暴怒:“小子!我奉劝你,识相点!”

    “识相什么?”

    “你要是有点脑子就老老实实给我跪下磕头,然后我带你去燕苍云那,自断双臂,这件事就算了了。”燕沧海手指指着凌飞,“小子,这是我给你的机会,感恩戴德吧。”

    凌飞听笑了:“如玉,看来喜欢你的都不是什么正常人,要么阴险虚伪,要么脑子有病。”凌飞指桑骂槐,连云四海也骂了进去,阴险虚伪说的就是他!

    云四海眼眸发冷。

    “……”颜如玉。

    这会儿的场面颜如玉也不知该如何收场,这两人的性格她都了解,她知道一定不能善了。她忍不住扭头往后面的言懿之身上看,如何止戈只能看她爷爷的了。

    言懿之对她微微摇头。

    “唔?”颜如玉心中微异,这都不管吗?这可是凌飞和燕沧海,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善茬,两人闹起来还不得天翻地覆?为什么这都不管?

    “家主?”言懿之身后的几位老人也问道。

    言懿之抬手止住他们:“先看看,这也是一种测试,不是吗?”

    “哦?”

    “玉儿挑选夫婿,总该给她挑个好的,最好是她喜欢的……”言懿之看着凌飞,目前来说,颜如玉关系最深的就是凌飞,他看得出来。不一定是喜欢,可如果说要挑,当然是选凌飞最好。

    燕沧海笑了,笑得阴森。

    “小子,你很狂,是在学我吗?”燕沧海大笑,“我告诉你,有实力的人狂,那叫狂。没实力的人狂,那就是十足的蠢货!别以为在燕京有些名头,就能在我面前张狂,你不够格!你也不看看对象是谁,我,燕沧海,即便你是什么凌家子弟,也不够格!”

    “废物东西,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跪下给我道歉,不然……”

    “废话说完了没有?”凌飞淡淡开口,终于放下抠耳朵的手,“罗里吧嗦说了半天,看来你不仅有神经病,口癌也很严重,得治。”

    “治?”燕沧海冷笑,“你要怎么治?”

    “也简单,直接切了舌头,一了百了。”凌飞道,“很巧,你很幸运,碰上的是我。我是个医术不错的医生,对于这种手术很擅长。”

    燕沧海指着自己,突然放声大笑:“你说谁?我?你想割我舌头?哈哈哈,废物东西,你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吗?啊?燕家人给你什么名头你还真以为自己多厉害?你以为你的身手有多强?井底之蛙,在你看不见的世界,你只不过是个可以被轻易碾死的臭虫而已!”

    锵——

    一道虹光闪过,铁器之声铮鸣,一把软剑由凌飞腰间抽出。

    “担心你的口水会弄脏我的爱剑,待会儿我尽量下手快点,保证不会让你的口水溅在我的剑上。”凌飞打量自己手中的悲鸣剑,这是夏娃的爱剑,同样是他现在最珍视的剑。

    燕沧海冷笑连连:“我见过不少人,张狂的也有,还没见到过比我还狂的。来,我倒想试试看,你有多大的能耐。燕京世家给你吹嘘得都上了天,别是个银样镴qiāng头,这种废物东西那就叫人倒胃口了。”

    凌飞微微一笑:“放心,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我说到做到。”

    “那就来!”燕沧海舔了舔嘴唇,“我也好久没用手撕开一个人的胸膛,从他胸口中拿出心脏。看你这么年轻,心脏应该很有活力,今天,我要了!”

    燕沧海手往下一低,一把短匕出现手中,猛地握着短匕朝凌飞冲来!

    周围之人注目,还是到了动手这一步。也在意料之间,这两人都是狂人,并且脾气大,一言不合就会动手,何况是嘲讽这么久,定然有血一般的厮杀!

    云四海心中自得,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想法进行。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