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关系上不见得一定要相敬如宾,一口一个滚也是增进关系的方式。一般真正关系好的,都是一口一个儿子……对于交际深有研究的颜如玉,对凌飞一般都是笑骂方式居多。

    当然了,这些道理大家都懂。所以凌飞这话彻底让大家对凌飞仇视上!试想,既算是颜如玉不喜欢任何人,包括凌飞也不喜欢。可真到了抉择的时候,矮个子里挑高个,还不得选择凌飞这个关系更好的?那他们还有什么机会?

    今晚的“挑女婿”测试固然是政界能帮助到颜家的人为先,可颜如玉的选择也很重要。颜如玉在颜家地位颇高,一些自主选择能力还是有的。

    “不必担心,各位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了吗?凌飞和秦妙心有联姻关系!”有人出声道。

    凌飞和颜如玉固然有关系在,可这也没法让凌飞和颜如玉有联姻的可能,最主要原因还是秦妙心。世家子弟不介意有几个人女人或男人,可他们介意颜面!颜如玉做小,颜家绝不可能同意!

    众人一想还真是这个理,凌飞的威胁其实并不大,他们更该考虑的还是云四海。

    颜家四老见人来得差不多了,言懿之准备出场,刚刚走上台,外头又走了进来一个人,他眉头微微一皱。

    来人身材不高,只有一米七不到一些,身材较高大的北人而言算是很低的。然而,他给人的感觉却极为高大,那股迫人的气势,迈步而来的坦然大气,令人生畏!身材上是矮子,可气度气势上,他是巨人!

    云四海看到此人嘴角扬起,来了,刚好还来的是他,啧啧,有趣了。

    这个人进来周围的人纷纷皱眉退开,让出道路来。

    “和凌飞一样,三不惹之一!”

    “燕家那个神经病么?”

    “燕家的神经病,凌家的疯子,楚家的狂人,号称燕家三不惹,今晚两个碰面,有意思。”

    “三不惹,四不触。四不触之首是燕苍云,结果让凌飞收拾了,很显然四不触还比不上三不惹哦。”

    “燕家尽出些奇葩的人,我还是觉得云家比较好点。”

    “燕家出奇葩,云家伪君子,我倒是觉得燕家好点。虽然有燕苍云和这个神经病,但正常人还是不少的。”

    “半斤八两,一个明面上恶心,一个背后要人命。这些能度过国祸苟延残喘下来的隐世家族,没几只好鸟。”

    颜如玉看到来人也是皱眉不已,这个神经病竟然来了,有点不妙啊今晚。今晚的情况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都来。颜如玉忧虑看着凌飞……对于这个人颜如玉当然熟悉,因为他也追过自己。

    燕沧海!一个手腕能力心性足以成为燕家继承者的人物,乃至于说第一顺位继承者也有望,只不过,他这个人行事太过诡异无常,行事就像大家所言,是个神经病!做事反复无常,心性反复无常,可怕到连燕家长辈都不愿意让他成为继承者,可想而知他的怪异。

    至于有多反常,能和凌飞并列为三不惹之一大概就能想猜到这是位什么样的人物。

    燕沧海一进来就盯着颜如玉,嘴角咧着,笑意宛然,直直朝颜如玉走过来。

    “如玉,听说今晚你要选夫婿是嘛?直接给我打电话就是了,还找什么其他人。”燕沧海笑着道。

    颜如玉眉头一挑,心中念头流转道:“燕世兄说笑了,如玉终生大事还是长辈决定。”颜如玉将缘由推到长辈身上,对于颜家长辈燕沧海必然不会说什么。以颜如玉的了解,如果是她说因为某些人之类的原因,燕沧海必然不依不饶,那么事情就更麻烦了。

    燕沧海冷冷一笑扫视全场:“不就是这么多人里挑夫婿么,我把他们都杀了,你不就是我的了?”

    “好大的口气!”有一位少爷忍不住喝道。

    确实是好大的口气,一般有谁敢在这群世家少爷面前说这话?找死吗?这话等若是得罪在场所有世家子弟,哪怕是凌子衿也不敢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说。

    可是,燕沧海敢!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且不只是说说而已,他曾说要杀尽某个豪门,别怀疑,他真的做了,虽然没杀尽却也是将此豪门的后代子孙通通搞死。这件事就是他“凶名”震燕京的开始!

    “嗯?”燕沧海眯眼扭过头,盯着开口说话的那人,他脸上露出冷笑,“不信,那我就拿你来祭刀!”

    言毕燕沧海脚踩地面瓷砖,大理石磁砖竟是被一脚踏出裂缝,他整个人如同飓风一般呼啸而过,冲至开口的少爷身旁,一把扣住他的脖颈。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燕沧海淡漠道。

    速度实在太看,周围的人都没看清动作。云四海微微皱眉,实力又有精进……

    那位少爷周围之人纷纷退让开,生怕沾染上病菌似的。这位少爷面部狰狞,满脸涨得发紫。

    颜如玉见状连声喊道:“燕世兄,给如玉一个面子,算了吧?”

    在颜家的场合,颜如玉不开口谁开口?而且,也只有她开口才能让燕沧海停下来。

    燕沧海嘿然一笑:“既然如玉开口,就放他一条狗命。”言毕燕沧海随手一甩,将这位少爷脑袋砸在地上,这位少爷当场昏迷。

    凌飞一直淡漠而视,缓缓道:“确实挺狂妄的,而且……”实力很强!凌飞从刚刚燕沧海的速度估计,和云四海差不多。看来这些隐世家族都有两把刷子,优秀子弟都有练武。不过,在他看来依旧不够看。

    颜如玉瞥了眼凌飞,你比他还吓人好不好。

    这时云四海朗声而笑:“燕沧海,许久没见,你还真是长脾气了。”

    燕沧海侧目,缓步走来:“云四海?你也是来和我抢如玉的?”

    云四海淡笑:“此言差矣,不是和我抢如玉,而是我们两个和凌兄抢如玉。”

    颜如玉面色微变,这家伙,祸水东引?

    凌飞眉头一挑,脸上带上几分玩味。云四海,果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云四海此言看似在回答燕沧海,实际上就是在把矛盾从他身上往凌飞那引。言辞巧妙自然,可仇恨却是实打实的转移。

    “嗯?”燕沧海扭过来看向凌飞,在看到凌飞之时他的脸渐渐变得冰冷。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把我们家那不成器的弟弟给打了的凌飞啊。呵呵呵……”燕沧海在笑,皮笑肉不笑!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