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桌子上除了凌飞的名字,还有凌文敬、凌文淼、凌文渊以及……凌文勋!这位凌家三爷时常能听到他的传闻,但是凌飞从未见过此人。

    凌文勋,当年可以说是能够压过凌文敬一筹的人!凌文勋天赋惊人,是个惊才绝艳的人物,比之如今的莫问天不逞多让。只不过凌文勋志不在此,对于权势他不感兴趣,他对于稀奇古怪的东西上心。所以,最终在和凌文敬的比试中没有赢过他。

    凌文敬早年开始就布局,设计,岂是凌文勋中途杀回能够击败的。凌文勋即便再惊才绝艳,也无法夺得凌家家主之位。

    传闻,凌老爷子最疼爱的孩子其实就是这位三爷,可惜,志不在此的凌文勋最终也没能成为凌家继承者。后来,凌文勋就离开了凌家,浪迹天涯,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在哪里。

    今晚的晚宴立了凌文勋的牌子,可他会不会回来还是未知。

    这几人之后除了凌飞之外还有便是凌子衿和凌百里的牌子,这一桌上汇集的是凌家的中流砥柱。这几人在,凌家绝对不倒!

    而此刻,桌上有一人,凌子衿!其他人都未到。

    凌飞缓缓走过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他的位置与凌子衿隔了一个位置,中间是凌百里。

    “凌飞,来了。”凌子衿笑着道,“最近怎么样?”

    “和你有关系?”凌飞淡漠道。

    凌子衿笑了笑:“还是这幅脾气,有性格。”

    凌子衿永远这么淡然处之,任对方生气、愤怒、冷酷,他都是如此不动如山。

    “凌飞啊,今晚没带妙心过来?”凌子衿笑问道。

    凌飞目光扫了过来:“如果你是想说赌约的事,直接说就是,没必要拐弯抹角。”

    “哈哈哈,还真是凌飞,爽快。”凌子衿笑起来,“不错,是想和你聊聊。”

    “说。”

    “莫问天还真够有耐心的,拖了这么久还没有动手。”凌子衿道,“你可别在和他对决之前让燕家解决了,据我所知,燕苍云现在想杀了你。”

    “无所谓。”凌飞淡淡然,燕苍云敢来,那他就敢杀!他何曾虚过谁?

    凌子衿浅笑:“放心,就算燕苍云来,我也会帮你的。”

    “是帮你自己吧。”凌飞面容冷淡,“不过为了赌约能够平稳进行而已。”

    凌子衿笑而不语。

    确实如此,只有保证凌飞不出事,赌约才能稳步进行,藏宝图才有机会到手。

    凌子衿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手中的藏宝图,凌飞当然清楚。他心念频动,借助这藏宝图,他能搅动的风云可真不小呢,利用得好也能是一柄利剑,现在不就是把凌子衿当保护伞了?

    聊了几句两人陷入沉默,没多久,门外传来咕噜噜的轮椅转动声,众人纷纷侧目,这个声音只能证明凌老爷子来了!

    身着唐装的老人坐在轮椅上由凌百里推着往里而来,老人膝上放着一根漆红色龙头拐,油蜡泛着光泽。老人面容带着几分以往没有的和颜悦色,看到满座的子孙,老人心中欣慰。老人最让人不能忽视的是他那双眼睛,仿佛是一把锋利的剑,认真盯着看得人都会觉得渗人,忍不住移开视线。

    老人身后跟着他的三个孩子,唯独少了凌家三爷。看来今晚三爷也没准备回来……

    “今晚,不错。”凌老爷子突然道。

    凌百里笑道:“是啊,比去年多。”

    凌老爷子目光瞥过凌文勋的位置:“但是,他还是没回来。”

    此言一出身后的凌百里和凌文敬几人都是面色变化,尤其是凌文渊,带着几分阴沉。

    “可是,凌飞来了啊。”凌百里笑着道,“算是弥补了吧。”

    凌老爷子微微侧目看了看凌百里:“就你聪明。”

    “是爷爷教的好。”凌百里道。

    轮椅推过来,凌子衿立即起身,凌飞却纹丝不动。

    “爷爷。”凌子衿躬身道。

    凌老爷子看到凌飞的动作没有说话,凌百里对凌飞打了个眼色。

    “凌飞,站着干什么,不给父亲行礼!”凌文渊突然开口,“你是在蔑视你爷爷吗!”

    凌飞头都没回:“礼在心中,不是做出来的。”

    “连做都不做还谈什么礼!”凌文渊冷哼,“给我起来!”

    凌飞缓缓扭过头,神色带着讥讽:“这不是你教得好么?礼数多周全。”

    凌文渊呃住,凌飞这话将罪过完全抛给了他,是的,他是父亲,可他从来就没管过凌飞,礼仪什么的不就是父母教的吗?凌飞无礼凌飞固然有责,凌文渊就没有么?

    “好了。”凌老爷子开口,“小事,无碍。”

    凌老爷子明白凌飞心中的愤怒,从小遭到家族所有人鄙夷、侮辱、践踏!对于凌家,他充满恨意,愿意来晚宴都属不易。这点东西,他还是能够理解宽慰的。

    “哼!”凌文渊冷哼。

    凌文渊一直没有来找自己麻烦,凌飞也觉得怪异,凌子轩是他儿子,凌飞杀了凌子衿,凌文渊竟然屁都没放。这么久了,一点动作都没有,让人费解。

    但是,凌文渊可不是废材,他在凌家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这样的人把天大的仇恨给忍了,更得提防!能忍人所不能忍,这种人更可怕。

    究竟如何凌飞也不想知道,真要到时候动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

    众人落座,凌老爷子目光停在凌文勋的位置上,眼中泛着几分伤感。凌文勋确实是他最疼爱的孩子,从小这孩子就聪明,他尤为喜爱。更关键的是,他不追名利,这一点在几个孩子中难能可贵,凌老爷子反而喜欢。

    可是,当年那件事造成如今的结果,哎……

    凌老爷子目光看看凌文渊又看看凌飞,缓缓闭目,心中泛着几分疲惫。

    “父亲,怎么了?”凌文敬坐在凌老爷子身旁,轻声问道。

    凌老爷子重新睁开眼:“没什么,吃饭。”

    所谓的晚宴也只是一起吃顿饭,可这样一顿能聚集到一起的饭是真的难能可贵。在坐的哪个不是大忙人,每天都有一堆事,能聚到一起太不容易。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