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带着唐娉婉回了家,她并没有回自己家。平日里本就聚少离多,这种难得的相聚,唐娉婉不想再浪费。

    走进房里唐娉婉倏地皱眉,香水味?这个香水味绝不是她和莫雨凝的,安若曦的也不是,这是谁的?这个房子里还呆过其他女人?

    “怎么了?”凌飞拉着唐娉婉在沙发上坐下。

    “香水味,谁的?”唐娉婉凝眸盯着凌飞。

    凌飞一顿“你鼻子还真是够厉害的,以前住过一个女孩子。”

    “我认识?”唐娉婉冷声。

    “应该不认识吧,她叫洛倾城。”凌飞没有隐瞒,他和洛倾城还是清清白白的,虽然洛倾城老诱惑他,可确实是清清白白。

    “她?”唐娉婉目光一闪,她当然认识,在新城时上流社会中见过几次。她眉头紧锁,洛倾城的风评很差,都说是个想攀上她们圈子的人。在她们那类人看起来和妓没什么区别,她忍不住对凌飞道,“你和她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都没有。”凌飞失笑,“只不过是个朋友啊。她也挺可怜的,就让她在这住了。”

    “可怜?”唐娉婉听到这两字稍微顿了顿,或许是吧,任何人都有过去,洛倾城变成那样或许是有着什么苦衷。

    “不过她的故事我不能告诉你。”凌飞摇头,那是洛倾城的**,他不能说,“她确实比较可怜,一个人承受了很多苦,她在这里住了很久,现在房间里还有不少她的东西。”

    洛倾城没有搬走的打算,现在她的房间还是她的房间。

    “她,不是什么好女人。”唐娉婉想了想说道。

    “但是个好人。”凌飞道,以前他也认为洛倾城是个行为浪荡的女人,可越了解她越明白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唐娉婉皱眉“你没见过她……那个样子。”她不知道怎么说,说唐娉婉是个fēng sāo的女人?她不喜欢在背地里这么说别人。

    “我知道你说的什么,我都知道。”凌飞轻轻摇头,“她有她的苦衷,她只是为了挣钱救她的‘母亲’。”

    “唔?”唐娉婉顿了顿,深深看了眼凌飞,凌飞说话不会无的放矢,莫非洛倾城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

    “那你呢?和她什么关系?”唐娉婉问道,人品方面她并不是多么在意,她在意的还是和凌飞的关系。

    “刚刚不是才问了吗,只算是朋友。”凌飞道。

    “你心里这么想的吗!”唐娉婉清冷着脸颊,淡漠发问。

    凌飞笑了笑,伸手抱住了她,将她拥入怀中“婉儿,你现在的样子可真像怨妇。不过……我喜欢。”

    唐娉婉经常都是那副冰冰冷的模样,今晚因为洛倾城而有这么多变得感性的模样,凌飞很喜欢。

    唐娉婉眼眸缠上几分哀怨“你还没回答我。”

    “我们现在确实是清白的关系。”

    “……”唐娉婉抿嘴,现在么……

    唐娉婉看着凌飞心中说不出的感觉,随着凌飞地位的一步步提高,她越发觉得凌飞不是自己能束缚住的,再也不是当初的凌飞。

    凌飞看着唐娉婉这副模样,虽然不知道她具体想什么,却也能从哀怨的神色中看出她的不安和担心。

    “婉儿……”凌飞抱着唐娉婉轻轻开了口,“你觉得我有多喜欢你?”

    “唔……”唐娉婉一顿,凌飞怎么突然说这个?

    “你不知道,你在我心里非常非常重要。”凌飞目光悠悠,刚刚重生时他脑子里想的都是被卡洛斯背叛,被那个女人背叛,他心中是装不下其他人的。而唐娉婉却挤进了心里,让满心嶙峋的他得到治愈。

    “于黑暗中摸索而行,看不到前方的路,当一缕阳光照进黑暗,世界重回光明。你说,黑暗,是不是爱死了阳光?”凌飞柔声道。

    唐娉婉心中一柔,她知道了凌飞的意思。不过理解方向不大一样,凌飞是因为前世的事,唐娉婉却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凌飞小时候的创伤。凌飞小时候很苦,最后还被当做弃子抛弃,那时候的他自然是满心灰暗。而自己的到来,为凌飞的世界注入光芒。

    “你就是那道光,照亮了我的世界,照亮了我的心田。你说,我的世界怎么可能不到处是你?”凌飞抱得唐娉婉更紧了,唐娉婉也更加舒心的窝在凌飞怀中。

    “我不知道你在忧虑什么,可你记住,我就算放弃了世界,你还是我的光。”

    唐娉婉身心一颤,目光愈发温柔“嗯……”身心好似被填满,心中那些杂念全都被抛开。满心只有凌飞……

    唐娉婉在凌飞心中有无以取代的位置,他爱她爱到了骨子里。其实,说安若曦、莫雨凝、任嫣然,其实都没有唐娉婉在他心中的位置高。这位冰山总裁确如他所言,让他重新对爱产生希望,重新被赋予爱。那种地位,怎会一般……

    相拥良久,一阵手机铃声将这份静谧打破。

    凌飞皱眉拿起手机,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没好气的接通“喂。”让人破坏和唐娉婉的情调,让他很不爽。

    “呵呵,火气这么大?”一道带着沧桑的男声出现。

    “你是谁?”凌飞皱眉。

    “嗯……一个给你祝福的人。”男人道。

    “……”凌飞,祝福?

    “或许,天底下就剩我还记得今天是你的生日了。”男人自嘲一笑,“凌飞,生日快乐。”

    凌飞整个人怔住……这个连他都不知道!记忆中小时候似乎有过过生日,但是被发现了,让人整得很惨,嘲讽说一个杂种也配过生日。小时候的凌飞哭得很惨,一次又一次的被嘲讽戏弄,后来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以至于凌飞都不知道自己生日在什么时候,没想到……他和易轻舞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我让人给你送了个蛋糕,来年,幸福。”男人语气温和,带着几分复杂的味道。

    “你到底是谁?喂,喂?”电话已经挂断。

    凌飞眉头紧锁,这个男人是谁啊?竟然知道他的生日,那句天底下就剩他还记得今天是凌飞的生日,让凌飞心中生出说不出的感觉来。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