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电视台,一队正在办案,领头的人是一位英姿飒爽的女警,容颜英气俏丽,此女正是周易水!

    周易水近段时间一直在申城办案,查找那位娱乐圈的所谓大人物!背后贩卖毒品,也是够有胆子的!她绝对要将之绳之以法。

    不过这大佬不好抓,还是得从下面的艺人动手。所以周易水来了电台,把那几个有严重嫌疑的带走。

    “怎么样?”周易水问道。

    “就是那位了。”一位男警官道。

    “他?”周易水看了眼长相英俊的这位艺人,她眉头一皱,江心屿?这个明星还是挺有名气,她也知道,“吸毒?”

    “人不可貌相,看起来平日里形象展现很好,背地里做什么都不知道。”男警官摇着头。

    周易水眉头一拧:“带回去审讯!”

    “是。”

    ……

    有阿九和十三在,处理事情很方便,这三人凌飞便让阿九和十三处理了,顺带着把所有zhà dàn也处理清楚,要是不小心引爆什么的那才叫冤,凌飞后续在这里拍摄的戏份还有不少。

    一众导演工作人员们全都跑没影不敢进来,也刚好,让阿九和十三有时间处理事情。

    凌飞先行离开废弃修车厂,走了好远才看到战战兢兢的一群人。周围的人都是用好奇的神色打量《心探》剧组众人,他们也太奇怪了。

    “凌飞?你没事!”吴懿笙眼前一亮。

    秦妙心立在远处,看到凌飞也走了过来:“没事吧?”

    “臭鱼烂虾,小意思。”凌飞淡笑。

    秦妙心心中松了口气,也是,他可是凌飞,怎么可能会输。

    “妙心这是在关心我吗?”凌飞调笑道。

    “……”秦妙心神色一敛,“如果那三人没处理,我们这边也很难办。”

    “哈哈。”秦妙心突然的正色让凌飞发笑。

    “放心,以后都不会有事了。”凌飞遥望远方。如此小家子气的暗杀布置,凌飞脑子里转了一圈,不可能是袁瑞年安排,在上次香江一役袁瑞年应该知道自己的难缠,再派人必然是绝杀!这样小家子气的暗杀手段对别人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对凌飞而言还差得远。

    不是袁瑞年,更不可能是图谋甚大的莫问天,最有可能的便是袁淑仪!

    “冥顽不灵的女人。”凌飞嘴角噙着几分冷笑,这个女人当年是欺负他母亲最过分的,那位伟大的女性小时候为保护凌飞不知受了多少苦,她,绝对不可能放过!

    ……

    暗杀事虽然很大,但也只是一两天内谈论很多,渐渐地便没了声音。秦妙心离去,她的戏份拍摄结束,身为大忙人的她没有时间留在这里。离开时和凌飞的关系勉强回到之前那样吧,不过,秦妙心心中却多了些许以前没有过的东西,那个意外的吻别人可能觉得没有,可她一直记着……

    秦妙心离开,颜如玉再次回来,剧组重新投入拍摄。

    秋高气爽的秋日时光随着零零丁丁残雪的飘落而逝去,随之而来的是缓步走来的寒冬。北地寒冷,男方还带着秋日的余韵,并没有那么寒冷。

    落叶枯黄,没了点滴生机,于树梢飘然落下。秋日的转身换来的是严冬的回眸,擦身而过的季节带来寒冷。时间一晃,不知不自觉来到了年末,凌飞等人拍摄已经进入尾声,好些演员已然杀青离开,剩下的戏份大部分是凌飞和颜如玉的。

    自凌飞拍摄以来到现在,已经快有四五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凌飞仿佛是处于山中,无岁月概念。而燕京却是风云变化,新人崛起,老人逝去,新生代势力登天而上,鼎盛势力有了衰减。

    此刻,燕京奥斯丁酒店。

    今晚奥斯丁酒店张灯结彩,豪华的晚宴在筹备。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来者皆是燕京各大世家有数的人物。政商军界皆有人至,让这场宴会出奇地豪华!

    一个虎头虎脑的年轻人走进会场,好奇看着四周:“今晚是什么宴会,这么盛大。”

    他身旁一位年轻男人眼中闪亮:“今晚是小年夜,不过这几年燕京人过小年夜可都不是往年那么过了。”

    “对啊,我也正好奇呢,好像这几年小年夜大伯他们老不回家,说有重要的事。”虎头虎脑的年轻人嘟囔道。

    “因为,今天除了是小年夜之外,还是易家神仙女的诞辰!”年轻人高声道。

    “啊?”虎头虎脑的年轻人惊讶,那难怪了。

    “随着易轻舞的崛起,每年小年夜她的生日宴会都会无比盛大,来者皆是有头有脸的能人,那些个大佬随便一个一跺脚都能让地震。”年轻人感叹。

    是的,今晚正是易轻舞的生日!这几年来由于易轻舞过于耀眼的成就,所以有了她易家神仙女的称呼。她的生日,成了这几年尤为重要的事情。小年夜很多人都不再回家,都来她生日晚宴。几乎每个人都想见见这位易家神仙女究竟是何方神圣!

    “今晚什么大人物都会来,好好看着吧小杰。”年轻人道。

    小杰摸了摸脑袋:“哥,你也喜欢易轻舞是不是?”

    年轻人一呃,轻咳一声:“谁不喜欢?燕京哪个男人敢说对易轻舞没幻想?”

    “不过,感觉哥你没机会啊。”小杰道,“以前不是都传那个魔王和易轻舞有关系吗?易轻舞用一百亿给他买了个破玩意儿。”

    年轻人默然,那个魔王除了形容凌飞还能形容谁?现在燕京公认的不能惹。

    “肯定没机会。”旁边有一个年纪稍大的男人走过来,“苏杰,你哥想追易轻舞,想都别想咯。”

    苏杰抬眼:“云山哥?”

    穆云山笑着道:“苏宏算是能人,可想追易轻舞的人实在太多了,看看这边……”穆云山一指远处扎堆的年轻人,“楚家的楚天阔,秦家的秦慕言,王家的王石崖,哪个不是响当当的人物,他们的机会都没多少,最重要的是,莫问天!”

    莫问天三字让苏家两兄弟静了静。

    “莫问天可是头号追求者,他这一关,多少人都过不了哦。”穆云山啧啧摇头。

    “云山哥,那,那个凌飞呢?”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