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收工。”吴懿笙道,心中惴惴,也不知道任务算不算完成。不过秦峰刚刚点了头,应该没事吧?

    凌飞扭头想和秦妙心说些什么,发现她已经跑没影了……

    凌飞想了一下,要不要去道歉?说起来应该要道歉,可道了歉秦妙心不得更尴尬?算了,还是就这样比较好,当做没发生过,就好像没这件事,旁人看起来本来就是没吻上,让她不至于那么尴尬。

    秦妙心走,凌飞还有戏份,他有故地重游的一些镜头,碰上烦心事就会来这里思考问题。

    秦妙心回到酒店房间,欲哭无泪,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洗脸,擦拭嘴唇……

    那可是自己的初吻,都不知道算不算的情况下没了,这种感觉让秦妙心觉得很难受。但是,她也知道情况又是那么个情况,不能完全怪罪凌飞,可就是心里难受……

    罢了罢了,联姻那关都不一定过得去,未来说不定真的就嫁给了他,也算是以后的事情提前预演吧。无奈下,秦妙心只得如此安慰自己……

    ……

    影视城,《心探》剧组拍摄所在地。在黑夜的掩护下,三道黑衣身影出现在一个看似废弃修车厂的地方。

    “这就是他们要来拍摄的地方?”

    “不错,情报不会有误。”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布置……”

    “是,老大。”

    “唔,对了,猴子,你在这布置,老黑跟我来,我们去准备点东西。”老大冷声道。

    “什么东西?”

    老大冷笑:“我看过剧本,男主替女主挡了一qiāng……”

    “嗯?老大,你的意思是?”

    “走,去准备!”

    ……

    在申城拍了几天后,大部队再次回到影视城来,这一次来的还有秦妙心。秦妙心的戏份除了甜蜜回忆,还有便是被qiāng杀的镜头,倒在血泊中的她,和无力跪在她身前的主角。

    秦妙心这几天可是一点没理凌飞,可以说看到凌飞都绕着走,凌飞就算想说什么都没机会。

    “这几天任务紧,架机器,马上开拍,别耽搁。”吴懿笙吩咐道。

    “是!”

    凌飞和秦妙心准备服装,没一会儿导演那边就喊开始,两人走了过去。

    “妙心。”凌飞唤道。

    秦妙心一顿,加快脚步往前走。

    “你这几天很奇怪,怎么了?我是和你有仇了吗?”凌飞当然知道秦妙心是因为什么缘故,他心中也有些歉然,对一般人凌飞并无所谓,可那妙手仁心的秦妙心,一心为万民的秦妙心,他不愿见她如此。所以凌飞现在想试着帮她化解心结……

    “没有。”秦妙心语气有些许生硬,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一种感觉,就是不舒服,不想见凌飞。生气吗?肯定是有的,更多的是复杂以及失去初吻后的失落感。

    “没有?你这表情看起来不像。”凌飞侧目。

    秦妙心心中暗恼,这家伙在装什么,明明自己最清楚了不是吗?

    “那天拍完戏就觉得你很奇怪,话都没说完你人就走了。”凌飞道,“当时怎么了?”

    秦妙心很想吼他一句,这家伙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转念一想秦妙心觉得怪异,凌飞这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在恶意调侃她,而凌飞也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那么凌飞为什么还提这件事?

    以秦妙心对凌飞的了解,不至于拿这种事情来一直调侃她。那凌飞现在提到那天晚上是为什么?

    “喂,没必要这样吧?”凌飞皱眉好似“生气”了似的,“如果说我们拍了吻戏你这样还情有可原,根本什么都没做,你这是什么意思?亏我把你当朋友。”

    说罢凌飞转身就走,秦妙心整个人愣住,什么?他这话的意思是没亲过自己?唔?等一下,或许是当时的场景太过慌忙,他专注于拍戏没有注意到?

    想到这里秦妙心心里莫名一松,真的没有吗?是了,肯定没有,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是这种表情!

    秦妙心舒了口气,那就好……

    凌飞耳力惊人,听到了秦妙心的舒气声,他嘴角微微牵起,看来是释怀了一些。

    秦妙心抬起头,渐渐恢复之前的神采,可还是有些郁郁。即便说凌飞不知道,可她被亲就是被亲,事实无法更改……但至少,心里压力确实没那么大了。

    或许,这几天让秦妙心心里压力这么大的原因小部分才是接吻的原因,更大的原因是她害怕接吻的后续。接了吻秦妙心内心深处好似将自己认为以后就是凌飞的人,联姻也将无法摆脱似的,这让她才有了如此大的心理压力。

    现在,压力顿消!

    “唔?他……刚刚生气了?”秦妙心看了眼凌飞的背影,似乎自己这几天的态度确实不好,生气也是正常。

    “应该,一会儿就没事吧,他一个大男人。”

    此刻天色渐晚,在全剧组的人过来时时间已经拖了挺久,加上道具的布置摆放化妆,又到了夜幕降临之际。而这场戏其实也正是这个时间段,这样的夜色才够营造那股压抑的氛围。

    而在剧组隐蔽处,冒出三道穿着黑衣的身影。

    “一切准备就绪,等着好戏开场。”老大冷冷道。

    “这次任务应该不会失败。”

    “是一定不会失败!”

    这场戏是秦妙心被对方bǎng jià,凌飞依靠身手救回她,对方手里有qiāng,打死了秦妙心,凌飞也身中一qiāng。演反派的还是上次的香江老戏骨,演技精湛,气场雄厚,一般人遭不住。

    场地是废弃的修车厂,秦妙心被对方押着在台阶上,凌飞则是在下方与他对峙。

    “各就位。”今天时间紧急吴懿笙没时间耽搁,看演员到位,直接下令。

    秦妙心走到那位老戏骨身旁,老演员对她善意一笑,用有些生涩的普通话道:“待会儿别紧张就行。”

    “老伯,放心好了,没事。”秦妙心淡笑。

    “凌飞,准备一下。”吴懿笙道。

    凌飞颔首,站好位置。

    “action!”

    吴懿笙一声大喝,凌飞两方开始对峙。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