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始终都是这样,嘴上说着不屑,可一定会以绝对的注意力应对一切问题。战术上重视对手,战略上藐视对手。

    和易轻舞聊了一会儿,凌飞突然笑道“我在想,如果我把和你聊天的事情公布出去,燕京各大公子哥会不会觉得失恋了。”

    易轻舞一顿,轻轻白了眼凌飞,这一眼百媚横生。

    “凌先生觉得打趣轻舞很有意思吗?”易轻舞仙音中带着几分嗔薄之意。

    凌飞哈哈大笑“是。”

    易轻舞一呃,随即噗嗤一笑,若百花争艳,美不胜收。说真的,敢这么和她说话的男人,她一个都没见过。任何一个人在她面前不是唯唯诺诺就是看起来如同谦谦君子一般,当然,也可能是伪装成君子,可在她面前至少表面是这样。所有人都想在她面前留下好印象,生怕唐突佳人,唯独凌飞……

    凌飞和易轻舞关系很平等,甚至有些像朋友,还会调侃她,这在易轻舞这么多年的生涯中几乎没有见过。能和她正常交流的就很少了,更别说调侃。

    看着易轻舞的笑颜,凌飞忍不住再次惊艳。这等女子,当真天下无双。她的美已经不是凡间女子能比拟,凌飞见过无数美女,却不敢说哪个人比她漂亮。更难得的是那股超凡脱俗的气质,姿然若仙,真若天上掉下的仙女。最让人感叹的还是她悲天悯人的情怀,世间或许再找不到第二个她这般完美的女人。

    “今天中午饭还是你请。”凌飞道。

    易轻舞黛眉一挑“上次便是轻舞付钱,这次轮到凌先生。”

    “你那么有钱还差这点?”

    “凌先生没钱?”易轻舞含笑。

    “有倒是有,不想付,多坑一点是一点。”凌飞大咧咧道。

    “凌先生……”

    “叫我凌飞。”

    “唔?”易轻舞看了看凌飞,略微低眼,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你付。”

    “得,我付就我付,叫个名字还得我出钱,我欠你啊。”凌飞失笑。

    易轻舞莞尔。

    和易轻舞共进午餐,多少世家子弟求之不得的事情,凌飞倒没有太大实感,他并没有倾慕易轻舞,自己有女朋友,只当她是朋友而已。朋友之间吃顿饭,再正常不过。

    在易轻舞叫服务员进来时,这位男服务员难免惊艳,愣神半天才拿着菜单出去。

    凌飞瞅着易轻舞揶揄道“红颜祸水啊。”

    易轻舞却是平静,对她来说早已习惯。

    “世人皆为色相所迷惑,殊不知色即是空。色衰而爱驰,在你红颜老去之时,又有几人会真心对你?”易轻舞淡淡摇头,“任你风华绝代艳冠群芳,到头来不过一具红粉骷髅罢了。”

    凌飞侧目,还真是挺不一样的呢,易轻舞。

    两人天南地北聊着,聊天中凌飞又是感叹易轻舞学究天人,天南地北,古往今来,似乎没她不知道的。说话引经据典,佛经古典无一不晓,和她聊天真觉得她不像凡尘女子。

    “易轻舞啊易轻舞。”凌飞摇着头,“难怪难怪。”难怪燕京无数男子甘愿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难怪是吗?”易轻舞不解,凌飞说话不怎么按套路出牌,她这看透一切的眼睛猜不透凌飞的想法。

    “没什么。”凌飞摆手,“我在好奇一件事。”

    “说。”

    “你学究天人,为什么不涉及医术方面?”凌飞问道,“易家虽然遗失碧落明心手,但其他医书应该还遗留不少。加上易家现在壮大,想要网罗医术,应该不难。”

    易轻舞轻轻摇头“不适合。”

    “不适合?为什么?”

    易轻舞有些犹豫“秘密。”

    “什么秘密。”旁人的秘密凌飞没兴趣知道,易轻舞可就不同了。

    易轻舞端着茶杯品茗,就是不愿回答。

    “如果你学医,完全可以自己执行这项计划。”凌飞又道,“以你的魅力,我觉得比我和妙心两人都要有效。”

    凌飞这话绝非虚言,以易轻舞这仙女般的气质容貌,一进娱乐圈必然引爆。

    易轻舞却是摇头“错了,轻舞不如你和妙心。”

    “别开玩笑。”

    “事实如此。”易轻舞道,“你觉得如玉和妙心两人谁更漂亮?”

    “难分伯仲。”

    “你认为人气上两人谁会更高一些?”易轻舞再问。

    “颜如玉,唔,目前如此。”凌飞有了些许停顿。

    “粉丝粘性上呢?”

    “唔?”凌飞一顿,似有所悟。

    “人的气质有差别,造成的效果也有差别。”易轻舞道,“妙心进入娱乐圈较晚,可若是进行同等程度的分析,同样的人气效果,妙心的粉丝粘性一定比如玉的要高。若是同样的资源去捧两人,也是妙心更容易火,原因完全是气质问题。”

    “我们要的是粉丝粘性,这才对我们未来的计划有帮助。如玉的气质太过翩然,没有更贴近粉丝的感觉,而妙心则不然。”易轻舞道。

    “所以你才说自己不合适。”凌飞道。

    “是。”

    “那我就合适了吗?”凌飞指着自己,“从你的话来看,我觉得我并不合适。”

    易轻舞凝视凌飞良久“不,你最合适。你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很莫名,从分析来看你的确不合适,但却又让人觉得合适。”

    易轻舞说得很矛盾,这样的矛盾中又是她确实想要表达的。凌飞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在,她笃定这样的气质能够吸引人。

    凌飞失笑,这话说得也太奇怪了吧。

    这时,下面的菜终于上来。一样样摆上桌,服务员无比嫉妒地看了眼凌飞后才离开。

    两人开动,开始吃菜。碧水云间的菜肴极有特色,色香味俱全是最基本的,还有许多独特的食物在。想到这凌飞想起一件事来,罗徒曾经说过,易轻舞因为一道猴脑大发雷霆。既然她老是在碧水云间吃,这里应该不存在如此残忍的食物吧。

    看易轻舞吃饭真是一种享受,她仪态万千,每一个动作神态透着礼仪二字。

    凌飞一直的注目让易轻舞不适“你吃饭有看人的习惯?”

    “只有看美女的情况。”凌飞笑道。

    “……”易轻舞。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