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错愕,还有他的事吗?

    “你们两个看好,我只教一遍。”凌飞道。

    “是。”阿九凝眸,他知道凌飞很强,当是血夜上凌家那次,若是换做他,肯定做不到。凌飞的威名实力,他是佩服的。

    谭非明更是不用说,翘首以待。

    凌飞脚走游龙,演示起来,身形飘忽不定,步伐却极有章法。腾挪转移间移形换位,轨迹琢磨不透。而这已经是凌飞放慢速度让他们看的结果,若是正常时比现在还要鬼魅。

    施展了一遍,阿九和谭非明皆是若有所思,陷入沉思,良久才回神。

    凌飞适才开口“这套身法如果练到巅峰,无人能近你身,你将立于不败之地。”

    “我会努力的。”谭非明重重点头。

    阿九没开口,只是眼中却有光芒闪烁,他确实有很大的收获!

    “嗯。”凌飞颔首。

    随后凌飞离开,该做的都做了。凌飞眼睛毒辣,一眼便看出阿九的问题,至于谭非明,各方面都需要加强,而身法更是重中之重,所以他便教了身法。

    往后的日子凌飞不会经常去教导,只会偶尔看看,他不是那种时刻盯着的师傅,偶尔提点即可。一个真正的武者什么都需要自己领悟琢磨,若是只懂得靠别人,那是走不远的。凌飞要教的是独当一面的强者,而非什么都要靠他的无用弟子。

    ……

    武道会过后,九条凛再次启程遍寻隐世家族想要挑战天下门派。林韵兮也偷偷跑回了新城,她都没给凌飞打个电话,那晚的事情让她异常羞耻。不过到了新城后还是给凌飞发了条安全到达的短信……

    凌飞在看到这条短信后失笑,他知道林韵兮是在害羞,倒也不再调侃。不过,手机里还是有林韵兮出糗的照片。

    时间一天天流逝,距离凌飞电影开拍的时间越来越短,转眼便到……

    这一天,李墨初通知凌飞,他们的电影《心探》马上开拍,让他来影视城做准备。

    凌飞回燕京这段时间除了看剧本研读医书之外就是陪几位女朋友,接下来的时间都得开始忙这方面工作了。

    凌飞在收拾行李,将东西放在行李箱中,看了眼时间,他是下午的飞机还有些时间。

    “嗡——”

    手机震动,凌飞看了眼电话号码神情微异,易轻舞?

    “喂。”凌飞淡淡道。

    “见个面。”袅袅仙音在耳畔萦绕。

    “地点。”

    “碧水云间老位置。”

    “好。”

    凌飞放下行李,开车前往碧水云间。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包间,开门而入看到那熟悉的侧影。她那姿然若仙的气质,超凡脱俗的美,遗世独立的翩然,举世罕见,每每看到她凌飞都难免惊艳。

    易轻舞淡淡一笑“坐。”

    她的笑美丽绝伦,浅浅的笑好似雨水滴落水池,让人难免心中泛起层层涟漪。

    凌飞在她前头坐下,盯着她看了许久。

    “看什么?”易轻舞抬眼,轻声道。

    “长这么好看不多看几眼你不是白长了。”凌飞笑道。

    易轻舞莞尔“不像凌飞,你不是冷酷沉默的吗?”

    “看对谁了。”凌飞道,对待恋人朋友,他一向亲切随意,碰上外人才冷酷,他从来不对任何不熟的人假以辞色。

    易轻舞眉眼一动,淡笑不语,端起茶杯,轻抿香茗。易轻舞一举一动都显得仪态万千,真是东方贵族的典范,传承数百年世家的底蕴在她身上尽显无疑。

    “说吧,找我什么事?”凌飞也端起身前的茶杯。

    “没事轻舞就不能找你吗?”易轻舞流盼轻眨,仅仅是眨眼都那么扣人心弦。

    “哦?听起来易家神仙女好像喜欢上我了。”凌飞笑了,“荣幸之至。”

    易轻舞握着茶杯的手一抖,差点将茶水抖出。易轻舞轻轻抬眼,琉璃般的眸子泛着几分奇异“若是凌先生能够做到我们的目标,让轻舞嫁给你又何妨。”

    “哈哈哈,罢了,开个玩笑,我有女朋友。”凌飞大笑,只是他的恶趣味而已。易轻舞这般绝艳女子,让她窘迫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凌先生果然是个恶人。”易轻舞道,“非要让轻舞窘迫才肯罢休。”

    “多谢夸奖。”

    凌飞抿了口茶“好了,说正事,我不信你只是找我喝茶。”

    易轻舞轻轻撩了下如墨长发“明天你将开始进组拍摄,外界的事情最好不要放松警惕。”

    “哦?”凌飞侧目,“什么意思?”

    “莫问天动作很大,他从不对娱乐圈感兴趣,现在却在筹谋什么,应该是冲你来。”易轻舞道。

    凌飞淡笑“我还以为什么,无碍,随他来,我一直想见识所谓的生子当如莫问天的莫问天有什么能耐。”

    “不要掉以轻心。”易轻舞道,“我会在一些事情上给你帮助,让……”

    “不需要。”凌飞直接拒绝,他眯了眯眼,“也是时候和他做个了断了。”飞机失事的事已经决定两个人不死不休,那近乎绝杀的死局让他差点命陨,仇,不得不报!但他的仇,不需假手他人!

    “你是我计划中的人,由不得你不愿!”易轻舞却是凝眸道,面容带上几分女子身上极少见的威严与霸道。

    “呵。”凌飞笑了一声,“你以为你能动得了?”

    “嗯?”易轻舞眉眼一动,心念流转。

    “这件事你有不知道的东西,你若动手凌子衿不会坐山观虎。”凌飞道,“他肯定会插手,若你不动他也不会动。所以,你没必要做些什么,做了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这场对赌的对局只能在凌飞和莫问天两人之间展开,凌子衿绝不可能允许其他人入局。即便是易轻舞动手,他也绝不会轻饶。

    易轻舞心中思虑,关于凌飞和凌子衿之间的事她还真不知道。

    “不过是莫问天而已,他又能如何?”凌飞自信淡然,言辞间视天下如无物。

    易轻舞美眸眨动,小扇子似的睫毛翩翩而动“莫问天绝非易与之辈,不要自大。”

    对于这两人的争斗,易轻舞还真有兴趣看。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