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师傅。”谭非明道。

    “师傅?什么时候的师傅?”谭非明妈妈不明其意。

    “刚刚拜的师父。”谭非明道。

    谭非明妈妈心中疑惑,正想发问,凌飞已经伸出了手扣在她手腕之上“我会点医术,既然做了他的老师,救你也是应该。”

    谭非明妈妈一愣,随即苦笑“我的病太严重了,就算去医院也治不好,没用的。”

    凌飞平静不语,谭非明有些紧张看着凌飞,他心中在期待凌飞能创造奇迹。凌飞教给他的拳法那么厉害,而凌飞又那么年轻,可想而知他是什么样的人,这种人应该不会说假话吧?他肯定是会医术的!

    凌飞把脉之后又看了看谭非明妈妈的舌苔和眼白,最后摸出金针“不用紧张,放轻松。”

    用金针扎了几处穴位,凌飞拔出金针审视良久,心中有了想法。

    看到凌飞金针扎人却没有流血谭非明大为惊异,心中对于凌飞能治好母亲又确信了几分。他心砰砰直跳,如果真能救回母亲,这辈子誓死报答师父!

    “嗯,大概情况我知道了。”凌飞道,“病情没你们想象的难治,对于西医确实处理比较困难。”

    “嗯?师傅,您这话的意思是,您不是西医?”谭非明道。

    “废话,说你讷还真是,我都把脉了还猜不出来?还是因为你不读书什么都不懂?”凌飞斜了眼这个小学毕业的弟子,心里想着教他前得让他好好学学知识。

    谭非明尴尬一笑。

    “先生真的有办法吗?”谭非明母亲有些激动。

    “常规方法或许是治不好的,对我而言倒不是大事。”凌飞道,他用渡劫手即可,严重确实是挺严重,但也不是想象中那么恐怖。渡劫手配合中草药,一个月时间大概可以痊愈。

    谭非明惊喜,没想到医生都说棘手的病情凌飞轻易就能解决。他真觉得自己碰上大运了,一个实力强大的师傅要收他为徒,还能救母亲的病,他现在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先出去,我要给你母亲医治。”凌飞道。

    “好好好。”谭非明忙不迭点头。

    ……

    林韵兮睡到半夜起来,脑袋发晕的她手在床头柜乱摸想要喝水。

    “唔?”林韵兮意识在清醒,渐渐清醒的意思让让她猛地坐起,“刚刚……”

    林韵兮脑子里出现刚刚的在饭桌上的一幕幕,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她都清晰记得……林韵兮的脸色开始发烫,脑中闪过之后凌飞抱着自己上楼的画面。

    “啊啊啊啊!”林韵兮大叫着抱着被子将头埋进去,身体直扑棱个不停,一双白玉小腿不断拍打床面。

    “羞死人了,羞死人了!我怎么和他说了这些啊!”林韵兮脸色发烫,羞涩不已。

    “还有,他刚刚还说……”林韵兮想到了凌飞说的话,“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

    林韵兮顿住,只要我想,都可以吗?

    “韵兮,起来了?”

    床被踢得砰砰响,让九条凛走过来。

    推开门看到林韵兮埋首在被子里的样子,九条凛走了过来。

    “韵兮。”

    林韵兮微微抬起头“凛,我今晚,是不是很糗?”

    “不,可爱到bào zhà。”九条凛眼中亮晶晶,从没见过会长这样,她那叫一个少女心爆棚好不好。

    “呀!”林韵兮更加羞涩。

    ……

    用渡劫手对凌飞来说已经不再有难度,施展起来没有难度,对他的消耗已经不值一提。

    治疗谭非明母亲用了一个小时,凌飞才出来。

    谭非明在门外走来走去,紧张不已的他拿起巨石开始锻炼,排解紧张的情绪。

    “嗯?师傅!”听到门响,谭非明立即扔下石头,发出轰地声音。

    “怎么样了师傅?”谭非明忙跑过来。

    凌飞平静道“治疗效果不错,去拿纸笔,我给你写药方,之后就去买药,熬药的方法也一并写上,一个月足矣治愈。”

    谭非明惊喜“一个月就行了吗?”

    “嗯。”凌飞颔首,“草药价格方面你负担得起,打拳的钱足够。”

    “师傅,真的谢谢你。”谭非明心中感动不已,其实说起来他和凌飞完全素不相识,却帮了他这么多,不只是母亲的病,还教自己武功。

    凌飞淡淡一笑“以后好好练功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

    “是,师傅!”谭非明重重点头。

    凌飞看了眼谭非明想到了训练营“之后我会再教你一套身法,而后送你去个地方,在那里进行基础的训练,你的基础太差。”

    “在哪?”谭非明犹豫。

    “燕京。”

    “啊?”谭非明有些犹豫,母亲的病还没好,这就要去燕京啊?

    “去不去由你决定。”凌飞看到谭非明犹豫的样子知道他在想什么。

    谭非明犹豫良久“我以前辜负父母太多太多,母亲病还没好,我不能去燕京。”

    “很有孝心。”凌飞颔首,“这样,一个月后你母亲病愈之后你再决定。阿九!”

    凌飞突然喊了一句。

    阿九从外头跳了进来“少爷!”

    谭非明吓到,这个人什么时候进来的?等等,这句少爷是什么意思?

    “阿九,一个月后如同他愿意,就送他去燕京。”凌飞道。

    “明白。”阿九点头。

    “这一个月的时间给你考虑,去不去随你。”凌飞道,“徒弟我是收的,愿不愿意有更系统的训练,展望更高的未来,看你。”

    不管谭非明去不去燕京,凌飞说收了徒就是收了徒,不会更改,他说一不二。

    谭非明沉思“我会考虑的。”

    “去拿纸笔。”

    “是。”

    谭非明跑进房间,阿九望着他离去“少爷,他的天赋不错。”

    “尚可,不过还差些火候。”凌飞道,在他心里仍然不是优秀的弟子,“不过孝心不错。到时候如果他愿意去燕京,你带他过去,我安排人对接。”

    “明白。”

    没一会儿谭非明拿着纸笔出来,凌飞写上药方交给他。

    “我再教你一套身法,勤加练习。”凌飞道。

    “是!”谭非明眼前大亮,这套拳法就让他受益匪浅,身法不用想也知道很厉害。

    “还有你阿九,你也看着,见过你几次出手,身法应该是有练,却差了意思。”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