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凛也略微讶异,这个少年太年轻,没想到有如此不俗实力,要上点心了。九条凛手握秋水,这次武道会她第一次用秋水。

    “小心了!”九条凛锵地一声拔出秋水,秋水之利非同一般,削铁如泥!

    谭非明眼角一抽,这把刀!秋水寒光凛厉,湛湛光芒透着渗人寒意。

    谭非明凝神,攥紧拳头,这些天不断研习拳法,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束手无策!也有一战之力。

    剑一!

    九条凛心中暗念,一式乱舞芳华,满场刀光。

    明晃晃的刀光,凛冽杀机,处处危机,谭非明咬着牙将注意力提到最高!猛然谭非明发现剑招似乎有一处漏洞?他欺身而上,重拳轰击某一处。

    铛地一声谭非明一拳砸在剑身上,那如龙虎般的力道让九条凛连连后退,好大的力气!

    谭非明趁势快步而上,继续进攻。

    凌飞在观众席看得眉头一挑,谭非明竟然找到剑一的薄弱处,还不错呢。不过,还是得输……

    九条凛眸光一闪,剑二!

    谭非明神色一变,眼前的剑好像是化作了三把,他分不清哪把是真剑。他一咬牙,随机朝某一把剑轰击而去。然而,这把剑却骤然消失,最右侧一把剑朝他刺来,他避无可避,秋水已然逼近他脖颈。

    “你输了。”

    谭非明涩然,没钱可以救妈妈了吗?

    “三招,也可以了。”凌飞在观众席道,毕竟谭非明这么年轻,九条凛又确实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剑术天才,能撑三招已然不易。凌飞刚开始还以为剑一谭非明都不一定能破,可他还是破了。

    “七点五分吧。”凌飞心中给谭非明定了最终的分数,这个弟子,可收,可从满意度上而言,还不到优秀。这谭非明在凌飞看来,始终少了一股子灵性。在作战时这股灵性至关重要,就比如面对这招剑二上,有灵性的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绝不是选择硬上,而是退避伺机而动。谭非明打得没有灵性,这让凌飞始终给不了他优秀的分数。

    “嘻嘻,凛还是夺冠了。”林韵兮笑道。

    “不出意外。”凌飞颔首。

    “走,今晚我去准备庆功宴。”

    “唔?你会做饭?”凌飞侧目。

    林韵兮傲兮兮道“当然,家常小菜没问题,大菜的话还是买比较好。”

    “看不出来啊。”凌飞上上下下打量林韵兮,都没听她说过。

    “今晚让你大开眼界。”林韵兮舞了舞粉拳。

    九条凛获得冠军,例行公事要走些程序,因为林韵兮要先准备东西做饭,所以林韵兮给了九条凛发了条消息之后便和凌飞先离开。

    凌飞开车带九条凛到了超市,林韵兮似模似样挑选起菜来,凌飞则是给奥斯丁酒店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做一份大菜送过来。自家少爷发令,奥斯丁酒店经理怎能不认真对待,立即让人开始做。

    挑了一圈,林韵兮手里有肉有菜,这才和凌飞结账离开,回到九条凛的别墅。九条凛那边还没回来,林韵兮刚好开始做菜,凌飞大老爷似的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没准备去给林韵兮打下手。

    “诶,帮个忙啊,干坐着干什么。”林韵兮唤道。

    “腿酸。”

    “去你的,你的腿石头都能踢碎,没走两步腿酸个什么劲,赶紧过来。”林韵兮微嗔。

    凌飞老神在在道“我觉得会长能力超强,不用我过来也能……”

    “赶紧的,不然我生气了!”林韵兮气呼呼道。

    “……”凌飞。

    最终,凌飞还是过来帮忙。

    在做了三个菜时奥斯丁酒店的人东西送到,又做了两个菜,九条凛回来。一进门九条凛便闻到诱人香气,她眼睛大亮,爱好美食的她没什么比这个更吸引她。

    林韵兮又端着一碗菜出来,身上围了个围巾“回来了啊?正好,刚好做完。”

    九条凛大眼睛直勾勾看着桌上的菜“这些,是韵兮做的?”

    “不像?”林韵兮笑道。

    九条凛视线不曾片刻偏移“以前怎么都不说,明知道我喜欢美食。”

    林韵兮哼哼两声“我的厨艺可不是想尝就能尝,今天是凛夺冠的时候我才下厨的。”

    “啊,感谢。”九条凛终于是移开视线,眯起笑眼。平日里淡淡然的神色有了温度,有了色彩。

    “嘻。”

    凌飞也走了上前,打量一番桌上的菜“品相不错,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提到这个林韵兮面色一顿“那个,得说一下啊,我其实就只是做的家常菜,真要说多好吃也没有,别抱太大期待。”

    九条凛一笑“韵兮会给我做菜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会认真给予评价。”凌飞道。

    “你要敢说不好吃,我就杀了你!”林韵兮威胁道。

    三人落座,九条凛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塞入嘴中,林韵兮满目期待,希望有一个好的评价。自己做的菜自己都是有容忍度的,所以自己往往尝不出有什么不好,别人的评价比较公正。

    九条凛细嚼慢咽,抿着嘴唇“挺不错的。”

    “真的?不是敷衍我吧?”林韵兮不由道。

    凌飞也夹了一筷子,尝了尝“如你所言,比上大厨还是有差距,就是正常水准,算是不错了。”

    林韵兮嗔了眼凌飞,这家伙,在女孩子面前夸奖一下不行吗,非得老老实实说出来,看起来真不像是一个有几个女朋友的人。嘴巴一点都不甜,都不懂哄人。

    “看什么,我实事求是还不行?”凌飞瞥眼林韵兮。

    “滚,别和我说话。”林韵兮轻哼。

    凌飞失笑,这妮子。

    “我还买了酒。”凌飞道,“今晚是庆功宴,酒可不能少。”

    九条凛一愣,面色有些不自然“我还是算了吧。”

    “怎么了,你不能喝酒吗?就喝一点。”林韵兮道。

    九条凛不好意思说,她其实会发酒疯,以前在家里喝过,喝完之后拿着秋水把家给劈得稀巴烂。当时被爷爷教训了很久,现在都没敢再喝,滴酒不沾。

    “就一点吗?”九条凛小心翼翼,她可不敢喝多。

    “如果不行,就一点意思一下。”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