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和秦妙心走到秦沐风老人身旁,秦妙心很自然地扶着秦沐风,凌飞就跟在一旁。

    秦沐风走向中央的大桌,周围的人都跟在一旁,四下安静。

    秦沐风坐下后淡淡道“各忙各的,不用管我。”

    得了老爷子这句话众人才松了口气,氛围慢慢恢复如前。

    秦沐风看向身旁的凌飞“凌家能养出你这样的孩子,很奇怪。”

    不用想也知道秦沐风说的是医术,凌家并非医药世家,即便是有收集医术,可想要培养出国手来,那也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凌飞会碧落明心手这门不世秘术,更是让凌飞的医术多了奇幻。

    “别把我当做凌家人即可。”凌飞淡淡道。

    秦沐风平静道“不当你是凌家人你就不是了吗?”

    凌飞眉头一皱。

    “人生在世沉沉浮浮,太多事情不能尽如自己所愿。”秦沐风摇着头,“即便身不由己,也应以洒脱心态顺其漂流。抓住机会,改变处境。”

    凌飞看了眼秦沐风,若有所思。说实话,自从杀了凌子轩之后,他和凌家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不再是以前那么剑拔弩张。他和凌家的仇怨绝大部分来自于凌文渊和凌子轩,凌子轩死后仇恨消弭大半,虽然他还讨厌着凌家,可敌意不再那么露骨。

    随着再次成为凌家继承者,凌飞和凌家的牵绊更深,很多时候他也不得不借用凌家的力量。诸如阿九和十三,凌飞处理事情没少交付此二人,这都是在借用凌家力量。所以秦沐风那一句“不当你是凌家人你就不是了吗?”让凌飞心中沉思……

    凌飞心中也不是没有过关于身份的思虑,秦沐风一语中的,很贴合凌飞目前的状况。而秦沐风所说的后半句却让人凌飞心中微动,似乎秦沐风在提点着什么。

    “老爷子想让我脱离?”凌飞眉眼一动。

    “我没说,是你自己理解的。”秦沐风淡淡道。

    凌飞心念流转,看了眼秦妙心,隐约猜到什么。秦沐风疼爱秦妙心人尽皆知,现在这句提点莫不是让他离开凌家?其实是为了秦妙心的幸福?秦妙心不想要联姻,所以秦沐风才有这番话?

    仅仅蛛丝马迹,哪怕是凌飞也没法猜出秦沐风到底在想些什么。

    “爷爷。”秦妙心轻声道,“你在说什么?”

    秦沐风露出笑容“为了我家宝贝孙女。”

    “唔?”秦妙心一顿,心中不解。凌飞闻言却是心中一动,果然如此么……

    “哈哈,爸,和咱们姑爷聊什么呢?”秦仲言笑着在旁边坐下。

    秦沐风面色平淡“没什么。”

    “来,差不多了,都落座吧。”秦仲言对大家招呼道。晚宴最终还是要吃饭,和一般的交际舞会不同。

    怎么坐也是很有讲究,从主桌往后分别是按地位落座。秦沐风老爷子这一桌落座的乃是秦家四子,而后是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才俊。至于秦妙心自然也在其列,而凌飞更不用说,同样在这一桌。

    秦沐风老爷子坐于首位,左手边是秦伯言,右手边却是秦妙心和凌飞。秦家四子仨人都坐在秦伯言身旁,其他人就随意了。

    桌上菜肴精致,桌上相谈甚欢。什么样的人谈论什么样的事,尽是些优秀的人谈论的都是高深话题,诸如格局、大势、未来这样的名词。这一桌谈论的话题,高深卓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秦仲言笑着看向凌飞和秦妙心“也有段时间了,我觉得,差不多可以把妙心和凌飞的婚期定一下了。”

    秦妙心心头一窒,果然,她就知道今晚的晚宴没好事。还特意让她叫上凌飞,竟然是为了这个目的。

    秦季言笑道“我也觉得差不多了,妙心正值芳华,凌飞年轻有为,最好的年纪当然要有一场最盛大的婚礼来点缀。”

    秦叔言淡笑不已,没有开口,看了看大哥秦伯言。秦仲言和秦季言经常挑战秦伯言的权威,今天的事,又来了……

    秦伯言看了看秦妙心,他也要考虑自己的女儿。可是,身为秦家家主无法抵挡凌飞带来的利益。凌飞本身就是一个香饽饽,碧落明心手,百里家的藏宝图,凌家继承者给予的染指凌家的机会……这一切让身为秦家家主的他没法放弃。

    秦伯言曾想让秦妙心自己喜欢上凌飞,这样的话皆大欢喜。以他对秦妙心的了解,她喜欢上凌飞的可能性很大。没想到的是,秦妙心似乎生出了抵触心理,现在让他很为难。

    氛围因为这几句话凝固,秦伯言的不开口更是让气氛变得很奇怪。整桌都安静下来,良久无人发声。

    秦妙心轻咬樱唇,轻轻拉了拉秦沐风的衣角,也只有最关心她的爷爷才有办法帮她。

    秦沐风看着凌飞,正要开口却听凌飞开口道“这是件大事,需要两家共同商讨。”

    秦沐风捻了捻胡子“不错,这是大事,对于秦凌两家而言都是大事。伯言,明日你去凌家商量,商量好了再回来说。”

    “爷爷。”秦妙心着急拉了拉秦沐风的衣角,怎么还让父亲去商量啊,本来还能拖,这一下直接变明天了?

    秦沐风目光幽幽,轻拍秦妙心的手,对她一笑。秦妙心一顿,什么意思?

    凌飞了然而笑,秦沐风当然是在帮秦妙心。让秦伯言去商量,商量就一定能出结果?而且,去不去全看秦伯言。这完全就是缓兵之计,相信秦伯言也会明白秦沐风的想法。

    秦伯言当然明白,他只得苦笑,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疼爱妙心啊。

    秦仲言和秦季言略带不满,父亲偏爱秦妙心他们是知道的,可现在事关碧落明心手和百里家的宝藏啊!但两人又不敢多言,秦沐风当年执掌秦家时也是威严十足,积威至今。

    秦沐风的话让所有人都闭了嘴,对于老爷子的命令,他们只有听从的份。

    秦沐风看到凌飞的笑容缓缓道“你看起来丝毫不在意?”

    “我?”凌飞指着自己。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