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吓得全身发抖,嘴角直抽搐,这家伙真敢?

    “你,你不敢,这个社会杀人是犯法的!国家的法律不允许你这样!”院长颤抖着声音厉声叫道。

    “你也知道法律!”凌飞猛地一刀扎下,插在院长脸侧,这水泥地面竟是被扎了下去。这猛然一刀吓得院长肝胆俱裂,他还以为凌飞还是朝他扎过来。

    “拐卖儿童猥亵儿童的就没有想到法律!”凌飞眼眸冷厉,“现在知道法律了?”

    洛倾城看凌飞的动作也有些心惊肉跳,凌飞难道真要亲手杀了他不成?

    “凌飞,还是……”洛倾城走上前拉住凌飞的手,眼中忧虑,为了杀一个人渣让自己陷入麻烦,不值得。

    凌飞扭头看洛倾城担忧地眼神,他缓缓直起腰,俯视院长,“刚刚你还说了什么?要玩她?既然这样,我没收一下你的作案工具。”

    “嗯?”洛倾城神色怪怪,这话的意思是?

    院长变色“你,你想干什么?”

    凌飞嫌弃看了眼院长“放心,你这么恶心的垃圾我当然不会亲自动手,会有人给你实行惩罚。”

    说罢凌飞拿起手机拨通阿九的电话“阿九,你应该在附近吧,过来,处理一下后事。哦,这两个人,我觉得他们不配当个男人,你应该懂的吧?”

    不配当个男人?阿九露出笑容,这话说得很委婉啊,不过他懂。

    “放心少爷,我会处理妥当。”

    院长不知道凌飞给谁大了电话,可他知道大事不妙,神色骤然大变,连声道“别,别,我知道错了,送我去监狱吧,求你了,送我去监狱。”现在对他来说进监狱也比落在凌飞手里强。

    “狗一样。”凌飞看也不看,反身一脚踹在他脸上,砰地一声后脑勺砸在地面,重击之下院长直接昏迷过去。

    洛倾城舒了口气“是叫凌家的人过来处理吗?”

    凌飞颔首。

    “这群人渣,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变成这样。”洛倾城心里说不出的压抑,对她而言这里算是另一个家,可现在,家被糟蹋得不成样子,都成了什么样子?

    “人性是最丑陋的东西,哪怕是最严格的法律下,依旧有人这么做。”凌飞摇着头。

    “凌飞,处理了这些人,孩子们怎么办?”洛倾城看向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妮妮,她憋着嘴不敢哭出声。

    “这些孩子应该大部分都是拐卖来的,他们的父母应该在找他们,我让阿九把情况往电台报道,以现在媒体传播速度来说,很快就会有父母过来,几天能解决。”凌飞道。

    洛倾城轻轻点头“嗯。”

    现在媒体发达,人人自媒体,确实是让传播速度快很多。

    “妮妮,过来,姐姐带你出去。”洛倾城轻声对妮妮道。妮妮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敢有动作。

    洛倾城心中叹气,看到这场面的妮妮希望不要留下阴影就好了。洛倾城白了眼凌飞“你太粗鲁啦,让妮妮都吓着了。”

    凌飞一顿“抱歉。”

    “唔?”洛倾城睁了睁美眸,凌飞竟然会因此说抱歉?她目光一柔,这家伙在面对孩子的问题上也是很温柔的呢。

    洛倾城上前去抱住妮妮,妮妮害怕得蜷缩在她怀中,一声不吭。

    “我们出去,还有那个姓沈的女人,也需要处理一下。”凌飞不信那个姓沈的女人什么都不知道,眼皮子底下做的事情,只要她不瞎就知道什么情况。可她没有阻止,没有报警,充分证明她是从犯。

    是了,还有个外出的第四人,他也要处理,不能遗留祸害。

    两人走了出去,看到地上面部血肉模糊的健壮男人洛倾城没有丝毫怜悯,这种人全都该死!

    而这群孩子们都躲在角落里,个个放声哭泣。刚刚凌飞的动作吓坏了他们,他们年纪小,全都害怕不已。洛倾城舒了口气,吓到就吓到吧,之后凌飞会帮他们找到父母的。

    “凌飞,如果找不到怎么办?孩子的父母?”洛倾城问道,“现在的媒体虽然说很强大,但也不是那么厉害,你说几天,我觉得太夸张了。”

    “我会让阿九他们把他们安排在一个孤儿院,找到一个接走一个,如果说有人没法找回,那就让剩下的孩子在孤儿院里呆着吧。”凌飞道。

    洛倾城点头,也只能如此。

    说着门口出现了两个男人,正是阿九和十三,两人推门进来。

    “少爷!”

    凌飞点头“房子里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怎么处理我和阿九说了吧?”

    “明白。”阿九含笑点头。

    “这群都是人渣,没必要给他们留面子,拐卖儿童,猥亵孩童,罪该万死!”凌飞冷声。

    猥亵?拐卖?听到这两个词眼,阿九和十三神色变得严肃。

    “我会好好处理他们!”十三言辞冰冷到了极点,眼中带着愤怒!

    阿九看了眼十三,心中了然,和他不一样,十三小时候是被拐卖进的一个训练营。到后来进入凌家,可以借助凌家情报网找寻当年的父母,找是找到了,却发现父母早已死去。死去的原因是父母二人卖掉了房子和一切,带着十三小时的照片遍寻天下寻找被拐走的十三。这一找就是十多年,耗光了积蓄,最终病逝在追寻儿子之旅……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当年开朗的十三因为知道了父母的事,从此变得沉默寡言,父母的事情给他造成了太大的伤害。可以说十三悲剧的开始就是当年被拐卖走,所以十三对这种人深恶痛绝,现在听到这话,胸腔怒火喷薄。

    十三的异样凌飞察觉到,从心态上来说十三较阿九更为冷静,可现在他竟然突然这么愤怒?其中有原因?

    想了想凌飞也没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何必去揭人家的伤疤?

    “事情交给你们了,这些孩子你们把他们的照片放到电台,依靠现在的媒体力量来找他们的父母。”凌飞道。

    “明白。”阿九点头。

    “还有,这个孤儿院还有一个男的,应该是负责拐小孩的,追查一下,把他也抓进去。”凌飞道。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