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招杀神一刀斩。”凌飞赞叹道,九条凛的剑四改良于杀神一刀斩,可现在看来九条凛已经走出别的道路,同样的招式却有了不同的施展方向。原本的杀神一刀斩重“势”,而九条凛的重反“锋”。

    东樱武学中“势”是最玄妙最受重视的点,很多东樱的武学大家在最后的研究中都会偏向这一点。可以说,东樱武学之人都倾向这一点,然而,九条凛脱离固有思想,反而是将杀神一刀斩的势弱化,着重于“锋”。或许这就如同九条凛本身的意志,锋芒毕露,凌厉决绝!

    每个人的武学都有每个人的特点,性格特点最能影响到她的武学,九条凛正是如此!

    若是之前的杀神一刀斩,破势对曾经踏足巅峰的凌飞而言很简单,可以说凌飞很克“势”。而“锋”凌飞却没法那么容易破,这“锋”还借助了秋水之利,更是强上几层,凌飞也不敢硬接,愣是退后了几步。

    趁着凌飞退后之际,九条凛抓准时机“剑六!”

    这是一招要害直击,九条凛学自凌飞的中医穴位,进攻极为巧妙。

    凌飞微微一笑,以为他这就没防备了吗?在九条凛刺来瞬间,他后翻而起,接着后翻之力,一脚踹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斜踹在秋水之上。借由后翻之力,这一脚竟然是直接将秋水踢飞。

    咔啷一声,秋水落地。九条凛顿在原地,长舒口气“我输了。”

    剑是剑客的生命,剑没了,那便是输了。

    凌飞认真看着九条凛“你的进步出乎我的预料,年轻一辈,能胜过你的应该不多了。即便之内,也很少。”

    “不,很多。”九条凛摇头,“卧虎藏龙,即便是明面上的也有一部分我到现在也没战胜的人。隐世的门派,我更无神算。”

    九条凛挑战的高手很多很多,从新城开始挑遍各地,见过太多太多实力强悍的人。年轻一辈比她强的有几个,隐世的更不用说。

    早前九条凛心中却是有些自傲,那是她挑战完了几乎所有能叫得出名的大门派后生出的念头。之地能胜过她的也只有这几人,她怎能不傲?地域人口可比东樱多太多。

    然而,她在寻找某个门派时,于深山中碰上了一个年轻人,和他比试后竟然输了。那一次才让她醒悟,之地隐藏着不止多少门派,那些人还没挑战,谈何沾沾自喜?

    “你已经够厉害啦。”林韵兮笑着收起手机,今天她可是拍了很精彩的素材呢。

    “让我看看。”九条凛道。

    林韵兮一顿,偷偷看了眼凌飞“晚上,晚上吧。”

    “现在看也没什么。”九条凛道。

    “晚上看比较好,现在这不是凌飞还在吗,有客人呢,晚上再说。”林韵兮一本正经道。

    九条凛心中怪怪,林韵兮怎么突然这样?

    林韵兮抿嘴不语,当然不能给九条凛看了,她刚刚拍摄时鬼使神差一直拍凌飞,主镜头全都是凌飞,要是给九条凛看不就丢死人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当时会这样,可就是拍了……

    “我也想看一眼。”凌飞跟着道。

    “滚,有你什么事。”林韵兮瞪了眼凌飞,绝对不能让凌飞看见,绝对!

    林韵兮这种态度,九条凛和凌飞也不好再要,三人出练习室上了客厅。坐下后凌飞和九条凛说起刚刚的比试,九条凛身上发现的一些问题也告诉她。

    九条凛听着不断点头,凌飞所言直指问题本质,让她受益匪浅。

    在九条凛家呆了几个小时,天色深黑时,凌飞才起身离开。

    “这么快啊。”林韵兮低语,心里那股不舍再次翻涌。

    “会长,舍不得我?”凌飞揶揄。

    “谁舍不得你了?”林韵兮听到这话立即昂首,“想得挺美,一个暴力狂,谁会舍不得你。滚滚滚,赶紧滚,看得心烦。”

    凌飞哈哈一笑“被担心,后面不是还有比赛吗,我有感兴趣的事,会去的。”那个少年凌飞还是在意。

    “真的!”林韵兮语气欣喜,发出声又觉得不妥,轻咳一声面容严肃,“哦。”

    林韵兮那傲娇模样让凌飞暗笑不已。

    “到时候我有票,可以给你。”九条凛道。

    “好。”

    凌飞离开九条凛家,林韵兮望着凌飞的背影轻抿樱唇,微微叹了口气。又要有一段时间不能见他了……

    唔?林韵兮倏地惊觉,貌似,这半天自己都没想起来关于任嫣然唐娉婉她们,心里剩下的只有开心,都忘了那些。

    林韵兮面容再次变得苦涩,那对于她还是问题啊。

    九条凛注意着林韵兮的神情,她轻声道“韵兮,没关系,比赛还是很快地,马上能见他。”

    林韵兮轻咳一声“谁想见他了?没有的事。”

    九条凛嘴角微微牵起,林韵兮确实有些傲娇呢。

    ……

    凌飞离开九条凛的家,开车离开,路上给阿九打了个电话。

    “少爷。”

    “事情办得怎么样?”

    “那个光头佬进去了,公事公办。当然了,如果他那边胆敢叫人,我们这边会让他更惨。”阿九道。

    “这都是小事,我问的不是这件事。”凌飞理都不想理会光头男人,他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凌飞听都不想听。凌飞想要知道的是那个少年的消息!

    “唔?那是……哦,是那个少年吧。”阿九想了起来,“那个少年的话,确实查到了些资料。”

    “说。”

    “这个少年叫谭非明,家境贫穷,小时候就是农村的。父母务工来了大城市,他在村里上完了小学后来到申城,初中也没上,就和父母一起打工了。叛逆期,成天和一群小混混鬼混,打架斗殴,成了不良。”

    “后来,他爸生了重病去世,家里的钱耗光,母亲积郁成疾,现在还瘫痪在床。现在他浪子回头幡然醒悟,想要救母亲,可是,他这个年纪能挣多少钱?所以被人引荐去打了黑拳。”

    “他天生神力,还别说,在这边的黑拳圈子里还真打出了名声,然后参加了这个武道会,想要挣到他母亲的医药费。”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