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高看了颜如玉几眼,燕京四美还真是没一个简单的。莫雨凝虽刁蛮任性,可在诸多方面也是颇有成就,只是在兄长的光辉下显得暗淡而已;秦妙心更是不用说,燕京女国手名震华夏!妙手仁心之名谁人不知;易轻舞更是不用提,天下所有的美誉放在她身上都不为过,那就是天上的人儿,人间哪有第二个。

    现在的颜如玉同样如此,话语虽简单,可却轻易解决眼下问题。窥一斑而知全豹,颜如玉之能,已然稍显。

    “不过,吴导,我还是得替凌飞向你道歉!”颜如玉站起身,微微欠身,“凌飞毕竟是我们一七五工作室的,身为他的前辈,没有阻止到他,是我的错。”

    “如玉没必要这样,我知道的。”吴懿笙有些受宠若惊,颜如玉是什么身份稍微了解下就知道,她的鞠躬他哪担得起。

    又是巧妙的以退为进,或许吴懿笙心中还有些不满,颜如玉此举让他就算想发作也只能憋下去。颜如玉给他面子,他难道还敢甩脸?这是一招隐秘的小威胁,表面上又给足面子,吴懿笙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凌飞全都看在眼里,心中按自点头,此女工于心计,八面琳珑,深藏不露。

    接下来的聊天都由颜如玉掌控,她控制着局面的发展。这时也需要她的掌控,不让进行不下去,氛围的确有些尴尬。

    少了个男二影响倒也没有多大,这部剧的剧情结构很紧凑,基本都在主线上,男二女二的戏份都不是很多,重点围绕在男女主角身上。yi mǎ事归yi mǎ事,凌飞聊起剧本来还是严肃的姿态,对于任何一点都提出自己的看法,尤其是在对于自己这个角色的诠释上,有什么想法也提出。

    凌飞的看法真让颜如玉不时侧目,凌飞的每一个见解都很有参考价值。

    聊了很久那种尴尬的氛围才算消弭,末了终于到了要离开时。颜如玉微笑着道“吴导,吴昊的手要治疗还是很简单的,我待会儿问问凌飞看有没有办法更快一点。”

    吴懿笙看了眼凌飞“可以吗?”

    “当然。”颜如玉笑道。她还在为凌飞和吴懿笙的关系做努力,这是示好的证明。

    凌飞目光幽幽,没说话,转头离开,李墨初跟了上去。

    “吴导,下次见面就是拍摄时了,再会。”

    “再会。”

    看着颜如玉离开,吴懿笙舒了口气“颜如玉,这女人不像是普通人家出来的。”

    李志言也松了口气“感觉她的气场很强,有点压力。”

    吴懿笙目光幽幽“而且,足够聪明。”连他也好似在她股掌间一般……

    颜如玉追上凌飞,斜了他一眼“真是,还要我帮你擦屁股。”

    “如玉,今天真得谢谢你。”李墨初道。

    “你谢就免了,我要某人谢。”

    凌飞淡淡道;“多管闲事。”

    “喂,我这是帮你吗?我是帮轻舞好不好!这个电影不论是对我,还是对她的计划都很重要。”颜如玉恼道。

    “那你还让我谢?”

    “你!”颜如玉有些被气到,这个家伙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从茶楼出来到车上三人都没再说一句话,直到车快到奥斯丁酒店时颜如玉道“有没有办法让吴昊手好快点?”

    “剁了。”凌飞淡淡道。

    “喂!”颜如玉恼怒,“我们以后要和吴导合作相当长一段时间,如果关系闹那么僵,到时候电影出来效果太差,你自己想办法和轻舞交代,和我没关系!”

    “……”

    车内又一次陷入寂静,再无声音。

    一直到奥斯丁酒店,凌飞停车,颜如玉和李墨初要下车时凌飞才道“一周痊愈,够了吗?”

    颜如玉一顿,扭过头,看凌飞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她嘴角一牵“够了。”

    凌飞没给颜如玉多看自己的机会,一脚油门再次离开。

    颜如玉托腮看着离开的车子,突然噗嗤一笑“这家伙的命门原来是在轻舞身上啊,提到轻舞就妥协了。嗯,我知道了。”

    颜如玉这一笑让世界都变得灿烂了一般,旁边有人看着颜如玉发呆差点没撞上电线杆。

    “boss?”李墨初眼中闪过亮光,那是一种憧憬,一种强烈的崇拜……

    ……

    凌飞在某个位置停下车,编辑了一条短信给颜如玉甩了过去,是一张药方,而后凌飞驱车在申城四处闲逛起来。

    逛着凌飞突然想到那日看到的武道会,貌似时间就是在今天?想到这凌飞驱车前往场馆,准备凑个热闹。寻常的热闹凌飞不会凑,可这武道会他很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来到场馆,不同于上次的荆旗蔽空,这次还人声鼎沸。黑压压的人群围在场馆周围,比赛似乎已经开始,里面时不时传来吼声、欢呼声。场馆周围的人似乎也都是看热闹的,想看看里面怎么回事,不过,进去需要门票,他们全都被拦在门口。

    凌飞见状绕到了场馆后头,见人数不多,凌飞纵身而起,脚踩墙沿飞攀而上。到顶部一个翻身稳稳落在上头,从顶部凌飞找位置进到内部。俯瞰下方,中间是个大擂台,四周围坐观众,喧闹非凡。

    凌飞淡淡而视,中间的擂台上两个男人在对决,从装扮上来看应该一个是跆拳道,一个是华夏武术。凌飞扫视全场,从各色不同的装扮来看,应该是一场无差别的格斗,不论吨位、不论体系、不论性别,允许任何人参加,允许使用任何方式攻击,以击败对手为目的的格斗比赛。

    像这样的比赛大张旗鼓举办还真是少见,一般不允许,只会在地下开设。

    看了许久之后凌飞暗道,今天的应该只是正常的比斗,并没有进行凶狠的要命对决,双方的出手都有顾忌,点到为止。凌飞暗自沉吟,他曾在国外见过这样一种比斗,前部分放在大场合正常对决,后部分太血腥转到地下开设。莫不是今天的也是如此?某一部分人杀气腾腾,会如此缩着打,估计是这样。

    正想着底下传来阵阵大呼,凌飞定睛一看,表情变得丰富,九条凛?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