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让大家过来主要是聊聊剧本,各自有什么样的想法说一说,拍摄工作将在十天后正式开始。”吴懿笙道。

    今天过来,一是为了熟悉一下,二是为了讨论剧本。目的很简单,也很重要。不过氛围却不那么热烈,吴昊看着凌飞的眼神就很不正常凌飞说话他就想着刺一下,和杨雪晴对颜如玉一样。

    吴懿笙在聊天中对凌飞微微侧目,凌飞对于角色的见解格外独特新颖,让他有些触动。

    “凌先生,你以前真的没演过戏吗?”吴懿笙问道。

    凌飞淡淡而笑“人生在世不就是在演戏?在每个不同的场景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为人父母,为人子女,为恋人,为仇敌,每时每刻都在扮演着自己世界的主角,同时扮演着别人世界的配角。”

    吴懿笙一顿,笑了起来“这么说也不错,可把演戏当做是职业时,那就不同了。”

    “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这个人并没有扮演过在现实生活中的这个角色,所以他没有相应的代入感,加上许多外界影响,他把这件事当做了表演,而不是代入其中,自然‘演’不好。”凌飞缓缓道,“你没把他当做是虚拟的需要演出来的人物,而是把他当做事实存在的那个人,在开始拍摄时你就是那个人,那一切都不同。”

    “唔?”吴懿笙眼前一亮。

    “真听真看真感觉?”颜如玉不禁脱口而出。

    “异曲同工。”凌飞道,“这是你们的专业术语,万变不离其宗,道理是一样的。”

    吴懿笙赞叹道“看来你是理解了演戏的本质,未来不可限量。即便是从现在开始学表演,把握住了核心,未来也不会差。”

    “说,谁不会,演出来变成什么德行可就说不准了。”吴昊嗤了一声,“多少学院派的学生出来不都是说得天花乱坠,来组里有几个能演得好的?个个尴尬得要死,偶尔有一两个演得不错的,也不敢说演技好,只能说能看而已。”

    “吴昊!”吴懿笙皱眉喝道,“不懂就别胡说八道。”

    很多事情都有一个灵魂核心,领悟到这一点,在这条路上你就能走得很远。就好比是写故事,前人不断提及欲扬先抑四个字,这就是描绘故事的核心,然而很多人不懂,说都是会说却没什么用。演戏同样如此,有一个核心在,领会了这个核心,你再怎么跑也不偏。

    当然,如果你是不懂装懂,随口说的,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但吴懿笙能看出来凌飞不是随口就来,凌飞的那番话就是另一种解释,如果没有领悟这个道理怎么可能用另外一种方式诠释出来?就好比是一道数学题,平常人只能循规蹈矩解出来,而如果你理解了题目本质,可以用另外的方法解出来。

    “我哪里说得不对?一个没演过戏的人,张口就来,不是吹牛是什么?”吴昊冷哼,“以前来组里试镜的学院派学生,哪个不是这样?道理说得一套一套的,表演起来哪个能入眼的?根本没几个。人家学过表演的都这样,更别说他这没学过表演的!”

    “你还敢顶嘴!”吴懿笙恼了。

    “吴导,小孩子,别跟他一般见识。”凌飞平静道。

    凌飞这话说出来颜如玉噗嗤一笑,美丽得不可方物。凌飞这话说得好像他多大似的,明明和吴昊差不多,甚至还要小一些,凌飞却用长辈的口吻说话。

    吴昊听到这话更为恼怒,脸色变得难看,盯着凌飞“嘴巴还真是挺厉害的,怪不得那么能说。”

    “我让你闭嘴!”吴懿笙怒斥。

    “叔,你那么给他面子干什么!不就是金主花钱往里塞的人,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大不了以后不和这个金主合作就是了。你那么大一个导演,多少投资方巴不得投你呢。”吴昊这会儿恼火,什么都往外说。

    吴懿笙脸色难看“我让你闭嘴听不到吗!”

    吴懿笙心中大骂蠢货,不管这件事是什么样的,都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这要拿台面上来说以后还怎么相处?这小子脑子就是有病!而且,易轻舞是什么人啊!吴懿笙虽然不清楚具体身份,可她透露的冰山一角就足以让他心惊胆战,这可不是一般的资方,那是有着主掌生杀大权的阎王!

    “为什么闭嘴!”吴昊到底是年轻人,火气上来怎么也拦不住,恶狠狠盯着凌飞,“你不就是攀上点关系吗,不就是后面有金主捧你吗?嘚瑟个什么劲。一个屁都没学过的半溜子,还夸夸其谈,你以为你是谁?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攀上你们的金主,y交易吗?”

    “住口!”吴懿笙气得身体发抖,这小子,真的是不要命!易轻舞的人啊,撕破了脸吃大亏的只会是他吴懿笙!易轻舞的能耐要换一个大导演根本不成问题,根本不会有多么在意他!得罪死了凌飞,等若是得罪易轻舞,下场很糟糕!

    “叔,你怎么变得那么怂,以前你也没少怼投资方,他们不就有几个臭钱,谁没有啊!实在不行自己投都行,家里还掏不出来吗?”吴昊高声道,“这种毛头小子让他演你上心那么久的剧本,简直是糟蹋了!”

    颜如玉听得直摇头,这吴昊太过年轻人心性,这就暴怒了,什么都往外说,吴懿笙的脸都让他给丢尽。

    吴懿笙气得直哆嗦,声音都有些沙哑“吴昊,我最后警告你一次,闭上你的嘴,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跟着我拿任何一个角色!”

    吴昊瞪大燕京,吴懿笙竟然这么说!

    “叔,你竟然……凭什么啊,这个小子,凭什么……”

    “滚!”吴懿笙怒斥。

    吴昊咬着牙恶狠狠瞪了眼凌飞“好,走就走!”吴昊转身就要走。

    “慢着,怎么,这就想走了?”凌飞淡淡开口,“从一开始就针对我,不理会你就是了,没完没了骂到现在,这么的就想走?”

    吴懿笙色变,不好……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