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人越来越少,在一处凌飞停车,拉着她的手漫步在街道。

    这里,人烟稀少,到了深夜谁都睡了。

    “嘻嘻。”两人走着,任嫣然突然发笑。

    “笑什么?”凌飞道。

    “突然想起以前了,你给我写情书还不承认。”任嫣然嬉笑道。

    凌飞不言,准确来说,不是他写的。

    “后面天天假正经,都不看人家一眼,我都怀疑写情书的是不是你了。”任嫣然道。

    刚开始时凌飞却是对任嫣然没什么好感,直到阳台上凌晨时分任嫣然扔石头过来,他才对她有了改观,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吧,一切有了改变。

    “不过还好,你还是没逃出人家的手掌心。”任嫣然抱住凌飞的手臂。

    凌飞笑道“天这么热,放开。”

    “不放,就抱。”任嫣然甜腻道,抱得更紧。

    凌飞一笑,任由她去。

    “诶,凌飞,你有多喜欢我呢?”任嫣然眨巴着大眼睛,问了个恋爱中的女孩几乎都会问的问题。

    凌飞斜眼看了半天“大概比米粒多一点吧。”

    “去死啦你。”任嫣然娇嗔着举起粉拳拍在凌飞身上。

    嬉笑打闹,沿路散播欢声笑语,这对璧人在有限的生命里留下人生中最珍贵的回忆。

    一直到很晚很晚两人才就近找酒店住下。

    不过,要开一间房还是两间房反而成了问题,最后还是开了一间房……

    回到房间内任嫣然很紧张,偷偷看去洗澡的凌飞,坐在床沿不断咬着樱唇。十颗珠圆玉润的脚趾不断曲起又伸展,很是紧张。她在想,和凌飞在一起他不会吃了自己吧……

    想着任嫣然心中紧张的同时还有几分说不出的期待,那种和心爱的人心也贴在一起的感觉让她期待。

    不知多久,凌飞从房间里出来,任嫣然低着头跟鸵鸟一样。

    “怎么了?”凌飞拿着毛巾擦拭头发,看到任嫣然这样奇怪道。

    任嫣然红着脸“没,没什么,我去洗澡了。”

    看着着急忙慌跑进浴室的任嫣然,凌飞恍然间了然,微微一笑摇着头,这个妮子。

    好不容易任嫣然才走出房间,她怯怯走到床前坐下。

    “怎么了扭扭捏捏跟个小媳妇一样。”凌飞笑问道,“这可不像你。”

    “怎么就不像我了。”任嫣然语调拔高,让自己壮点胆。

    凌飞笑而不语,任嫣然嘟嘴“睡觉吧。”

    “怎么睡呢?”凌飞知道任嫣然的想法,故意调笑道。

    任嫣然心头大跳,可还是装作很平静的样子“还能怎么睡。”

    “还能怎么睡?”凌飞在打太极。

    任嫣然小心脏砰砰直跳,凌飞到底是几个意思嘛。

    “你想怎么睡?”任嫣然鼓起勇气看着凌飞,如果他要的话,她是不会拒绝的……

    凌飞一本正经道“各睡各的啊。”

    “啊?”任嫣然一顿,心中一松,可又有小小的失落感不知从何而来。

    “诶?”凌飞笑得更灿烂,“你怎么看起来有点失落啊?”

    任嫣然脸一红,有些羞恼“要你管啊,睡觉!”感情这家伙没想都是自己胡思乱想咯?讨厌!

    任嫣然抓起被子遮住自己的脸,这家伙太讨厌了。

    “哈哈哈。”凌飞大笑,调笑自己心爱的女孩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事,他有这种恶趣味。就像安若曦和唐娉婉,他就老喜欢调笑她们。

    凌飞躺下,伸手连着被子一起抱住,将任嫣然裹在怀中。

    任嫣然心中一跳,那股说不出的男人味萦绕在周身,她微微眯起眼,享受这种感觉,一种像是安全感又像是幸福的感觉。

    “睡觉……”凌飞关了灯,将任嫣然抱在怀中。

    任嫣然也觉得被子包住头很闷,便拉下被子,看到了双眼亮晶晶的凌飞,她有些羞怯,又觉得没灯光没关系,静静看着他。

    黑夜中两人凭借依稀月色看着双方,两张脸缓缓靠近,相互拥吻,享受月光下的浪漫。

    良久两人唇分,相视而笑,身心满足地进入梦乡。

    ……

    翌日,凌飞和任嫣然又得分别。任嫣然处于事业高峰期,她必须参加节目,凌飞也是处于很重要的阶段,这段时间他必须保证曝光率。

    儿女情长不得,两人依依不舍分开。而后凌飞又一次进入行程……

    凌飞还有一周时间需要忙碌,这一周过后凌飞才会有间歇期。新闻热点都有个时效性,一般再热的话题半个月都会渐渐平息,所以凌飞在半个月的热点期间才需要这样参加节目。凌飞连续参加了大半个月,最后一周则是为了巩固人气。

    这些节目中,大部分都是着急拍摄马上播出的节目,所以李墨初才让凌飞上,就是要短时间内增加曝光率。

    这段时间凌飞除了行程忙点,其他都进入平静期。凌文敬没有出手找他麻烦,袁家那边杀手也没派人来,不知是不是凌飞上次震慑到了他们,莫问天那边一如既往的平静,不过听莫雨凝的说,莫问天是不会放过他的!

    莫问天是个意志极其坚定的人,有着自己的性格和行事风格,凌飞杀他恩人莫临芪的事他不能原谅,即便妹妹和凌飞有关系!

    莫问天此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石破天惊,这点可以预见!一个能与易轻舞齐名的人,可想而知其是何等人物。易轻舞风采凌飞已然见到,绝世儿人,莫问天大概如何可以想象。

    转眼,凌飞这一周的行程又过去,在参加完最后的行程后,凌飞想回燕京,却又让李墨初叫住。

    “凌飞,还有点事。”李墨初道。

    凌飞侧目“不是说最后一个了?”

    李墨初面色略微凝重“不是行程问题,而是你有个节目可能出了点问题……”

    “嗯?”凌飞侧目,心中倏地一动,“咱们结婚吧?”

    李墨初点头“是的,你和萧梦凝的节目在审核上屡屡过不了,徐导和我通了电话,说,可能要把你和梦凝的下了。”

    凌飞眯眼“审核过不了?看来有人在作死。”

    情况很明了,一定是杨锐在从中作梗!之前凌飞就在考虑什么时候震慑,现在看起来到时候了。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