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东西把余朝晖钉住了?”

    “一根针?这……”

    “谁动的手?难道是……”

    “这年轻人动手的?不是吧!一根针,怎么可能!”

    嗤——

    余朝晖终于是将金针揪出,手掌被扎穿一个小孔,他右手捂注左手手掌。伤口大倒是不大,只有针尖大小,却疼痛欲裂。他心头惊惧看着凌飞,凌飞这一手充分证明了实力,他怎能不怕!

    “怎么,不开了?”凌飞淡淡道,“那我来开。”

    凌飞伸手屈指一弹,骰盅被弹飞老远,露出底下二五六三个骰子,凌飞再次猜对!

    余朝晖疼得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盯着凌飞。

    “一个亿,你输了。”凌飞道。

    余朝晖心中愤怒,受了伤,还亏了一个亿,怎能不怒。他心一横,冷哼一声。

    “哼,你出千,不算数!”余朝晖怒道。

    “出千?”凌飞侧目,“怎么出的千?”

    “不要脸,输了就说人出千,余朝晖,你就这点能耐?”唐岳宇骂道。

    “就是出了千!”余朝晖冷笑,“出了千想要我一个亿,门都没有。”

    “看来你是想抵赖?”凌飞眯眼。

    “抵赖?我抵什么赖?分明就是你出千,最后还伤了我,想要我一个亿,做你的春秋大梦。”余朝晖打定了主意不给钱,坚决不给!

    唐岳宇恼怒不已“太不要脸了,输就是输,竟然还不承认!”

    “你们出了千还让我认什么认?”余朝晖摆明了就是死不认账!

    凌飞脸上浮上淡淡的讥讽“我已经够给你面子,结果你连面子都不要。呵呵……”

    凌飞猛然伸手抓住余朝晖骰盅里的骰子,手上一握,骰子被你勒个粉碎,他张开手,粉末夹着像是铁一样的东西掉落在赌桌。

    余朝晖心头一跳,他早就发现了么。

    “这是你的骰子吧?一开始我就看到你换了注铅的骰子,不予理会,准备让让你,没想到你废物到这种程度,让你也赢不了。”凌飞淡淡道。

    周围的人咋舌不易,知道对方用了作弊用的骰子还让他,多么自信的实力。

    “我这妹夫……”唐岳宇头皮发麻,这么恐怖的吗?

    余朝晖脸色阴沉,他自诩赌术高超,结果凌飞从头让到尾,他还一局未胜。现在说这话,是在啪啪打他脸,到底是谁出老千,一眼明了。

    凌飞冷笑“结果你还不承认,很好!刚刚你说的,江湖规矩,现在我给你立一立。”

    凌飞骤然出手扣住余朝晖左手腕,用力一拽余朝晖手被扯出,死死按在桌上,右手一挥一把不知哪来的水果刀出现在手上。

    “不,不要,不要!”余朝晖看到水果刀刹那,真的怕了,拼命挣扎,“钱我给,我给,不就一个亿吗,我给!”

    凌飞淡漠道“不好意思,我不要了。”

    此言一出四座皆寂,这小子干嘛啊,非要人的命吗!

    余朝晖心头惊颤,厉声道“不要,不要,我给两亿,两亿!”

    凌飞神情淡漠“钱对我而言只是个数字,并无所谓。骂我,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你言辞间侮辱到她,便是死罪。”

    她?还是他?余朝晖脑中念头闪烁,他想不起哪句话得罪了凌飞。

    余朝晖没来得及思索,手掌剧烈的疼痛感传来,bào zhà般的撕裂开仿佛要撕碎他的手掌。凌飞手里的水果刀直直扎在余朝晖手掌上,这一刀之狠甚至穿透木桌!

    “啊啊啊啊!”余朝晖嘶吼惨叫,血液飙溅,桌上被血液染红。

    周围看得人头皮发麻,个个不自觉往后退。

    “这家伙,疯了吗?”

    “竟然真的动手了!”

    “我去,疯子,疯子!”

    “唐岳宇找的是什么人啊?一个会点赌术的人而已,怎么这么大胆。”

    “真的是只会一点赌术的人吗?我怎么感觉,看到了某人的影子……”有一位二十多岁的男人盯着凌飞看了许久许久。

    “唐岳宇是唐娉婉的哥哥,妹妹的男朋友,那个凌家魔王,莫非……”有人瞪大了眼睛,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

    “难道,他是凌家那位。”这一位喉间发颤,退得更大步了。

    凌飞虽然没来过申城,可他的事迹早已传遍华夏各大世家,所有人都知道燕京凌家有那么一位疯子,敢独自杀上凌家,敢在袁家家主面前斩杀他的亲外甥凌子轩!

    “香江一役,可见凌家那位的赌术,我觉得很像!”

    “估计是了。”

    “这余朝晖,自求多福吧。”

    凌飞松开了手,眼一瞥旁边桌子,有一张白布,他拈起揉了揉,擦拭起手上的血迹。

    “本该废你一只手,想想算了。”凌飞淡淡道,“这一个亿你还了便是。”

    言毕凌飞转过身,缓缓朝外离开。

    留下疼到近乎虚脱的余朝晖,他全身湿透,手臂被血渗湿,汗水浸湿衣服。眼中狠厉,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杀了这个小子!

    “哦对了。”好似想到什么,凌飞扭过头,“一个亿,三天内还,想必余先生不会食言吧?呵呵,食言也无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余先生的公司一查就能知道。”

    余朝晖全身一颤,死死咬着牙,牙缝中挤出两个字“知道。”

    “很好。”凌飞满意点头,转身离开。

    周围之人看到凌飞过来,纷纷让出一条路来,不敢阻拦。对于凌飞究竟是不是凌家那位他们也不敢问,只能作猜测,但,大概率是的!

    唐岳宇看了片刻小跑跟上凌飞离开。

    两人离开,周围之人纷纷松了口气。

    “估计真是凌家那位。”

    “肯定是啊,你看,闹这么大还没人出来管,估计是找了资料确认了。”

    “太像了,行事风格太像了,绝对是。”

    “闻名不如见面,凌家这位啊,真的不能惹。”

    余朝晖奄奄一息,手上的bi shou扎得太深拔不出来,只能任由血液流淌,他身体逐渐虚弱。

    “快,快叫救护车。”也有余朝晖的好友,刚刚不敢上来,这会儿急忙叫救护车。

    对于里面是什么状况凌飞也没兴趣知道,掀起多大的风浪他也没怎么在乎,袁家他都得罪了,还在乎那小鱼小虾?直接下了楼,后头唐岳宇跟了上来。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