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小子要输了。”

    “肯定的啊,都一点了他还想怎么赢?”

    “有没有可能同样的点数?”

    “不可能!”

    余朝晖信心十足,这是他的绝学!从小练习,多年后才练成。想要将骰子摇成一摞需要很强的功底,让一点向上更是难上加难。这项绝技让他立于不败之地,最多只有平手的可能,哪有别人胜出的道理?

    “小子,这两千五百万,你还没资格拿。”余朝晖冷笑,“钱这种东西,不是你想拿就能拿,没有足够的实力驾驭,就别白日做梦了。”

    凌飞淡淡道“我在想,接下来要你的手还是脚。”

    “嗤,你该睡醒了吧?还做梦,我是一点!”余朝晖指着自己骰盅里的骰子道。

    凌飞神色平静“一点很大吗?”

    “我看你就是傻了。”余朝晖摆手,“这一局平了,开始下局,换种玩法。”

    “平局?想得美。”凌飞手指一弹,骰盅翻开,露出底下化作粉末状的骰子。

    “什么!”众人傻了眼,骰子竟然碎成渣了!

    “怎么可能!”

    “他刚刚那一下震碎骰子了?”

    “不是吧?”

    唐岳宇瞪大了眼,满目不可思议。

    余朝晖呃住,喉间呜咽几声卡住,神色惊疑不定。竟然会有这种事,这小子……

    “要你双手吧。”凌飞平静道。

    余朝晖心头砰砰直跳,这会儿再也说不出嘲讽的话来,他感觉到自己踢到铁板了。这小子还真的是娘胎里开始练赌术的吗?竟然这么厉害,而且刚刚这一手,可不是练赌术就能做到!

    余朝晖心中生出几分悔意来,刚刚就觉得有诈,可自负的他还是坚决答应,认为自己一定能赢,现在……

    五千万啊这可是,余朝晖目光阴晴不定,不知作何想法。

    “呵呵,这不是还没完吗?继续,这回我们换一项。”余朝晖道,“骰子玩法也很多,我们来猜猜大小,如何?”

    “随意。”凌飞毫不在意。

    余朝晖心中一跳,又是这么爽快,不会还有诈吧?他想法频动,就算有诈,只要让他坐庄让凌飞猜大小即可。骰子的操控不在凌飞那边,接下来只是概率问题而已。

    “你来猜。”余朝晖说着骰盅盖上骰子,直接准备开始,生怕凌飞拒绝一般。

    凌飞似笑非笑,什么都没说。这神态的凌飞让余朝晖心里很不舒服,好像什么都被看透了一般,看得他背脊发毛。他心里或许不承认,但确实是有些怕了口中不断贬低的毛头小子。

    “开始吧。”凌飞道。

    余朝晖眼眸低垂,冷哼一声手疯狂摇晃骰子,他就不信了,凌飞真的什么都那么强!他知道有些人能听声来判别骰子,可他的这三颗骰子是特制,和寻常的不一样,按照寻常的来猜必输无疑!

    啪地一声骰盅落地,余朝晖盯着凌飞“猜!”

    “四五六。”凌飞随口就来。

    余朝晖呃住,他自己也能做到听声辨骰,这三枚特制的骰子更是经常用来训练,所以他来听绝对没问题,所以他也能判断里面是四五六,而凌飞……

    “不敢开了?”凌飞淡淡道。

    余朝晖额头冒着密汗,脸色有些难看,可还是掀开骰盅,真是四五六!

    “这年轻人,扮猪吃老虎啊。”

    “这么厉害,看来是我小瞧了他。”

    “真的很有实力,一回两回可能是运气,可现在这不是运气能说明。”

    “这回余朝晖踢到铁板了。”

    余朝晖面色阴沉,咬紧了腮帮,再输一局他可就是输一个亿了!怎么办,继续猜,还是其他?

    唐岳宇最是得意“余朝晖,怎么蔫了?刚才不是口出狂言吗?怎么不说了?啊?”

    “三回都是你提出规矩,这回该我了吧?”凌飞淡淡道。

    余朝晖眉头紧锁,决定不要脸一回“怎么,继续啊,怕了不成?”

    “你要继续?”凌飞挑眉,“也行,随意。”

    余朝晖心中想法频动,要怎么才能赢?嗯?对了!他心中冒出一个想法来……

    余朝晖盖上骰盅,疯狂摇动起来“这回如果你还能猜中算你厉害,我会用上我最强的手法,看你还能不能猜中!”

    余朝晖说话声很大,也是故意这么大声,为了混淆凌飞视听,让他猜的难度大幅度上升。

    凌飞面不改色,就这么静静看着余朝晖表演,终于,砰地一声落在桌面“猜!”余朝晖心一横,他做了两手准备,一个是言语扰乱,如果不奏效他就要用第二个方法了……

    “六六四。”凌飞平静道。

    余朝晖面色一变,又猜中,这家伙……不过,还有办法!

    余朝晖猛地站起来双手往桌上一拍“好,这回如果你能猜中,我给一个亿又如何!”

    故技重施?凌飞嘴角一牵,余朝晖的行动和他方才无二,故意拍桌子,想改变骰子是么?

    “我现在就开,看看你……”余朝晖心中激动,要成功了。

    “慢着。”凌飞缓缓道,“着什么急,这不是还没开么,我要换。”

    余朝晖一膈,面色变化,不行,怎么能让凌飞换!他装作没听到凌飞的话一样,伸手就要去开骰盅。

    “说了慢着你聋了吗!”唐岳宇怒道。

    余朝晖的手就要压在骰盅上,嘴角浮现冷笑,就是没听见,你能怎么样?

    咻——

    猛然一道破空声,一只金zhēn ci破空间,直射余朝晖手掌而去。在余朝晖伸出手刹那,金针从他手背穿透将他的手钉在桌面上。

    “啊啊啊!”余朝晖惨叫出声,左手手掌被死死钉在桌面上,和桌面紧紧贴在一起。

    周围的人皆是阵阵低呼,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了慢着,听不到?”凌飞缓缓站了起来,“怎么,你用手段动了骰子,还不许我改猜?况且你还没开。怕输?”

    凌飞缓步朝着余朝晖走去,余朝晖疼得龇牙咧嘴,都忘了去开骰盅,右手揪住金针头部想要拽出来。

    “二五六。”凌飞走到余朝晖身旁,“现在,可以开了。”

    余朝晖哪有心思和凌飞说话,只顾着自己疼痛欲裂的手。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