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的举动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这是要杀人吗?

    “医生,医生,别!”中年人急忙叫道,“杀了人你也得完蛋,因为这个混蛋可不值得啊。”

    “小兄弟,别啊!”周围的人也纷纷叫起来。

    这年轻人举动太张狂,几乎所有人都不站在杨博远这边,凌飞动手倒是让他们畅快,可现在的举动有些过了,众人纷纷喊起来。

    杨博远无力拍着凌飞的手,嘴里发不出声音,可从嘴型上能看出来他是在求饶。

    凌飞眼皮子一动,手猛然往车盖撞去,砰地一声巨响,周围之人一阵头皮发麻。杨博远彻底没了挣扎力气,昏迷了过去,凌飞适才松开手。

    凌飞甩手,转过身拿出手机给周易水拨去电话。

    “喂?上班时间呢,干嘛啊。”周易水道。

    “来……”凌飞报了个地址,“有人肇事,派个人过来抓了。”

    “嗯?好。”周易水听后点点头,凌飞说的应该是真的。

    放下电话,周围的人更加讶异。凌飞说话可没避着人,大家都听了个真切。凌飞这电话一听就是给警方这类人打的,口气还有点指使的样,这年轻人看起来也不简单啊!

    以周易水的性格,秉公执法是肯定的,也不需要自己多费心。做完这些凌飞转身回到车内闭目养神,阿九和十三本想问问凌飞,看凌飞闭目的模样不再开口。二人都是识相之人,或者说,他们这样的人嘴巴都很严,不该说的不会说,不该问的都不会问。

    路上还在堵着,凌飞三人都极有耐心就在车内等候。想成为一个顶尖雇佣军,没有绝对的耐心定然不成,很多任务考验到个人忍耐力。凌飞不必提,阿九十三必然都受到过类似训练,耐心远超常人。

    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孩子被送去医院,杨博远被带走,车道缓缓疏通,凌飞得以离开,很快到了安家。

    再临安家,令人心旷神怡的花海药香扑鼻而来。来安家就有一股令人安神一般的功效,凌飞的心一下变得平静。

    “凌少爷来啦。”佣人都认识凌飞,看到凌飞纷纷喜道,“您先坐,我去通知小姐。”

    “不用,我自己去,她在哪?”凌飞问道。

    “在实验室。”

    凌飞颔首,出门旁边那栋实验室而去。

    安若曦一般都是跟着安神医在实验室那边学习。说是实验室不单单只是真的做试验、炼药的地方,里面还有书房等房间,满足中医各种教学。

    凌飞走到实验室发现实验室门户大开,他扫了眼里面,发现内室的书房有安神医说话声,凌飞悄声走了进去。

    书房古色古香,袅袅熏香于房间缥缈,香味带着提神功效,入鼻便有令人耳清目明之感。房间紫红色檀木桌上散乱摆放书籍,桌后木椅上坐着一位小脸胀鼓鼓的女孩。女孩美丽娇俏,带着几分腼腆之意,此刻显然有些生气的模样。

    檀木桌前胡子花白老人正在高声呵斥,故而女孩才这幅姿态。

    “虽然我没说过,但这道理和之前的一样,你就不会举一反三?”安神医道。

    安若曦嘟囔“反正没毛病爷爷也会指出毛病来。”

    “你还敢顶嘴!”安神医瞪眼。

    安若曦闭上嘴,不敢说话,灵动的眼睛四处飘,这一飘在门口处停住。

    “凌飞!”

    “嗯?”安神医也侧目,看到门口处的凌飞,他露出笑容,“来啦。”

    “嗯,来了。”凌飞走了进来,略作打量,里面多是书架,处处是书。

    安若曦很开心激动得脸颊都有些泛红“凌飞……”安若曦有好多话想和凌飞说,可爷爷在场,她又不好意思讲只好憋回心底。

    “香江之事做的不错。”安神医夸奖道,凌飞所做之事早传遍了各大世家,安神医自然知道。

    “侥幸。”

    “这件事用侥幸可解释不过去。”安神医道。

    “凌飞,是不是很危险呀当时。”安若曦也细声问道。

    “还好。”凌飞淡笑,“虽然zhà dàn遍布,我还是有些许把握逃离。”

    安若曦小脸一皱“那个叫尹天仇的人好疯狂呀,都做到这种程度了。”

    凌飞眸光一闪,是的,尹天仇着实过于疯狂。处心积虑十几年,布下的局面能说上完美二字!

    “能平安回来就好。”安神医道,“唔,我还有点事,今天的课先到这了。”

    安神医颇有威严地看着安若曦“若曦,下次别再范低级错误,知道了吗?”

    安若曦低声嘟囔了一句,还是道“知道了。”

    安神医看了眼凌飞“你们聊。”说罢转身离开,为两个孩子留空间。他自然是找借口离开的,人老成精,这年纪的他什么看不出来?

    安神医离开,安若曦不觉间有些许紧张起来。虽然和凌飞关系都到那了,接吻也接过,可她的性格使然,总有些怯怯的感觉。

    “最近怎么样?”凌飞走到檀木桌前,正对着安若曦俯下身子,双臂压在檀木桌上,直勾勾看着她。

    安若曦羞涩低下头,有些不敢看凌飞火热的目光“还,还行。一直在学医术……”

    “碧落明心手呢,有努力练习吗?”凌飞问道。

    安若曦轻轻抬起头细声道“嗯,有的。我还让爷爷教了我穴位方面的,用来帮助学习。”

    凌飞颔首“很好,来,放我身上试试看,能用出来吗。”

    安若曦忙摇头“还不能呢,技巧上很多不足。”

    凌飞一想也是,碧落明心手是很独特的一门医术。若是你会武功,身手奇佳,对于碧落明心手有促进作用。若是不会武功也能学会,只是运用上有很多限制。在练习上,也是有身手的人占便宜,安若曦没什么身手,学起来困难的确不少。

    “手伸出来。”凌飞突然道。

    “啊?”安若曦一愣,有些没明白,“干嘛?”

    “伸出来。”

    安若曦疑惑着伸出了手,凌飞握住安若曦的纤纤玉指,另只手捏着一枚戒指套了上去。闪烁着晶莹光芒的钻戒,让安若曦眼前大亮,却又有几分羞涩。

    “送给我的吗?”

    “都戴上去了,不是送给你送给谁?”凌飞淡笑。

    这枚戒指是凌飞在香江时买的,莫雨凝和唐娉婉都有。去了香江,总不能空手而归,什么都没给女朋友带。

    安若曦欣喜看着手中的戒指,忍不住摸着它。

    “喜欢吗?”

    “嗯!”安若曦重重点头。

    看到安若曦满意的模样,凌飞微微而笑。

    “太阳快落山了,出去走走?”凌飞问道。

    “好呀!”安若曦站起身,出去玩她是最乐意的。安若曦以前都是在生病,在家时父母就很少让她出去玩。从小到大都是如此,所以她格外渴望外面的世界。在身体好了之后,她时常都会自己一个人跑出去玩,享受健康的感觉。

    两人牵手而出,安若曦还是有些羞涩,尤其是在佣人们看过来的时候,她都有些不敢抬头,老是觉得害羞。

    凌飞一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这会儿已经到了落日时分,满天红霞将天空染红。挂上红色面纱的天空含羞带怯,如同此刻的安若曦,同样如此。

    两人牵着手走过花海,轻声聊着。聊着凌飞在香江的见闻,聊着安若曦这段时间的学习收获……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