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和十三对视一眼,凌飞的做法有些出乎两人的预料。凌飞在燕京是什么样的名头大家都知道,一怒杀人,血夜上凌家,这是凌飞能做出来的事。而现在,凌飞竟然要去救素不相识的人,这怎能不出乎两人意外。

    “我还以为我了解少爷,现在看来,还是不了解。”阿九道。

    十三也是颔首“少爷不似常人。”

    凌飞走到了车祸位置,看了眼地上的人,是一个**岁孩子,倒在血泊之中,头部破裂,满脸是血。争吵的是双手满是鲜血愤怒无比的中年人和衣着光鲜的年轻人,年轻人满脸不屑,身旁就是那辆撞了人的保时捷。

    看到三人形象车祸的故事大致就能推测出来,衣着光鲜的年轻人开着保时捷撞了这辆电动车。至于车祸如何发生,倒是不知道。

    “喂,你不长眼还怪我开车快?”年轻人撇嘴,“撞死你都是活该。”

    中年人愤怒“撞了人你还有理,明明就是你的原因。”

    “啧啧,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要钱?”年轻人嗤笑,“赶紧想想你儿子怎么办吧,别死了你到时候就绝种了。看你一脸肾虚的样,再想生一个恐怕难了。”

    中年人恶狠狠盯着年轻人“你!”

    “怎么了?想咬我?”年轻人嗤笑,“试试看。”

    “我告诉你,你别想跑,你的车牌号我记住了!”中年人喝道。

    “嗤,我劝你识相点。”年轻人冷笑,“事故是你的问题,乖乖滚就是了,非惹我,到时候进监狱,可怪不得我。”

    年轻人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中年人呃住,气势缩了几分,可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孩子还是硬着头皮道“好张狂的人,撞了人还威胁别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背景,但我不信这天下没有公道!”

    “公道?”年轻人一脸满不在乎,“公不公道由我说了说,我说公道,它就是公道,我说不公道,那就是不公道。”

    “口气不小。”一道淡淡然的声音传开。

    年轻人扭头一看,看到走过来的凌飞,他眯了眯眼“小子,做人还是长点眼色,别乱出头。得罪了人,你吃罪不起。”

    凌飞淡淡瞥了年轻人一眼,没有理会,走到中年人面前道“让开。”

    中年人一顿,让了开来。凌飞走上前蹲下,看了看孩子的伤口。

    “你想干什么?”看到凌飞似乎对自己孩子有动作,急忙道。

    “不想你孩子死就给我闭嘴。”凌飞淡淡道。

    “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你别乱来。”中年人急道。

    凌飞斜了眼中年人“救护车过来也进不来,这里已经堵死,时间耽搁久了,他必死无疑,你要等救护车我没意见。”

    中年人呃住,心头着急问道“你是医生吗?”

    “是。”凌飞在说话也在检查,孩子的伤口就是头部,其他位置没什么,只是擦伤。

    中年人神色一喜,可随即神色一黯,即便是医生又怎么样,这里是大马路,想治疗也没工具。但现在,似乎也没什么办法……至少凌飞还是个医生。

    “啧啧,医生啊?难怪品格这么‘高尚’。”年轻人开口,在‘高尚’二字上加了重音,满是讥嘲之意。

    周围有看热闹的人,且人数不断增多。对于年轻人的话众人大为皱眉,忍不住议论。

    “这年轻人有病吧?人死了他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以为有点关系就能无法无天?”

    “就是,看他这样子真不爽。”

    “拍视频,到时候往网上一发,甭管他父母是什么人,都死定了。”

    年轻人听闻周围的说话,眉头一皱,怎么忘了这一茬,他立即闭上嘴。只要不被拍下过分的举动即可,车祸什么的,他还真不在乎。不就是死个人,能怎么样?他父亲能摆平!

    凌飞单手将孩子托起,右手并指,碧落明心手用出,点在孩子的头上几处穴位,用以止血。但是,这孩子伤口过大,想要止血单靠碧落明心手还不够,必须要相应包扎。

    凌飞看了眼年轻人“把你的衣服脱下来。”

    年轻人轻哼一声“你算什么玩意儿,让我脱就脱?想得美。”

    “给你三秒钟。”凌飞冷漠道,“这孩子要是死了,你脱不了干系。”

    “呵呵。”年轻人凑前一步,语调放低不让周围拍视频的人听到,“死了就死了,你还以为真的能影响到我吗?”

    “我说能就能。”凌飞淡淡道。

    “小子,我发现你还真够能装的。”年轻人看了凌飞片刻嗤笑,“装个逼样还挺像,你说能就能,你算哪根葱?告诉你,我叫杨博远,我妈是新阳娱乐传媒的老总,我爸是申城杨家的,你动我一个试试看!”

    中年人靠得近,听得一清二楚,他心头巨颤。申城杨家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新阳娱乐传媒却是如雷贯耳,华夏有数的几大娱乐巨头公司!

    “哦。”凌飞反应平淡,伸出手一把扣住年轻人的衣服。

    “你干什么!你敢动我!”年轻人大声叫起来。

    嘶啦……

    凌飞力道之大,一拽之下竟是将杨博远的衣服撕裂开来。夏日杨博远只穿一件短袖,这下直接chi luo了上半身。

    年轻人扫了眼周围,脸色难堪,愤怒无比“你竟敢……竟敢!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罢年轻人连忙往车里跑,光着身体还让人拍照,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你最好感谢我。”凌飞淡漠道,这话是实话,凌飞救人最有利的是杨博远。如果出事,杨博远会摊上官司,可如果车祸无碍,杨博远顶多赔点钱,这对他来说只是小事。

    说着凌飞拿起杨博远的衣服开始给小孩包扎,杨博远的威胁他丝毫不在意。

    “我感谢你妈!”年轻人跑到了车内,大声谩骂,拿起副驾驶座刚买的衣服穿起来。

    凌飞扫了眼年轻人,眼眸冰冷,还是继续为孩子包扎,这孩子情况严重,其他先搁置一旁。

    中年人期待地看着凌飞,颤声道“谢谢,谢谢你医生。”

    包扎好后,凌飞站起身“不必谢,后面的交给医院。”

    凌飞检查了孩子的身体,并没有其他方面的受伤。车祸致死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大脑、颈椎等生命中枢受伤引起死亡,或是重要脏器损伤死亡,剩下的便是过于疼痛引起的休克而死亡以及失血过多死亡。前面的原因凌飞经过检查排除,所以,他现在用碧落明心手做了止血措施后,基本可以保证安全,接下来交给医院即可。

    说罢凌飞直直往杨博远的车子走了过去,目光冷淡。

    杨博远也已经穿好新买的衣服,恶狠狠盯着凌飞“小子,你死定了,你呆着不要跑,我已经叫了人。”

    “这话是我说才对。”凌飞猛然将手深入车窗内,扣住驾驶座上杨博远的脖子,“你撞死几百个人对我而言都无所谓,你骂几句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我最讨厌别人侮辱她!”

    凌飞的手越掐越紧,目光凌厉,好似真的要杀人一般。杨博远拼命挣扎,心中巨颤感受到一股死亡的阴影。

    对于那位伟大的女性,在凌飞心中占着极大的地位。一个愿意为孩子豁出性命,只为让他自由的伟大母亲,谁也不能侮辱!其他那些屁事凌飞管都不想管,杀了人都和他没关系,可侮辱了这位女性,凌飞不可饶恕!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