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天仇这份藏宝图引得无数人奔赴香江,华夏各大有头有脸的家族几乎都派了人前来。个个对藏宝图趋之若笃,现在凌飞携藏宝图而归,它占得分量一定不小。

    关于这凌家继承者之位,藏宝图占多少因素凌飞不知道,可他知道一定不少。

    由十三领着,凌飞到来凌家一处大会议室,这里凌飞还未来过。会议室很大,有一种大会堂的感觉。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个个身着正装,显得很正式。

    前头的位置都有摆放身份牌,每个人的位置分布都有规矩。最前排中央是凌家家主凌文敬之位,两旁是凌文淼和凌文渊,再两旁是凌文渊等人的兄弟姐妹。

    后一排是凌子轩和凌百里以及凌文敬这一辈人的妻子丈夫,后者大部分都是其他家族的重要人物,例如袁淑仪,他们原本的家族地位让他们在凌家地位相当不低,具有一定话语权。不过,袁淑仪现在自然不会出席会议,自从凌子轩死后,她便很少回凌家。

    而现在,凌飞的位置是在凌百里身旁,同处于一排。这种身份象征已然不用多提,说明凌家对于凌飞的看重。

    至于后面,后几排还有排座位,其他都是随便坐。基本的身份地位排序已经出来,其他都是凌家普通子弟。或许因为父母的原因实际地位更高,可这种地位不被普遍承认,将来也不可能走进凌家管理层。

    凌飞走到位置时周围人来了不少,凌百里倒是没到,而凌百里右边的凌子衿已经来了。凌飞站在位置上俯视凌子衿,凌子衿目光平静,静静看着凌飞。

    “凌飞,这是你回来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吧?”凌子衿道。

    “如果那次宴会不算的话。”凌飞道,那晚凌老爷子的晚宴他们勉强算见过一面。

    凌子衿微微一笑伸出手,凌飞看了片刻收回视线坐下,并未去握他的手。

    凌子衿笑容不变,毫无尴尬的收回手“如果你未来是想成为凌家继承者,你这种做事方式不可取。”

    “没兴趣。”凌飞淡漠道,所谓的凌家继承者,对他而言并无所谓,他不上心。

    凌子衿缓缓道“世间成功者有两类人,一类,有目标,自行努力奋斗,一步步走到顶端;另一类,看似毫无野心,往往会因为形势而被推着走。或主动或被动,同样走到了顶端。而这两类人有一共通点……”

    凌飞微微瞥眼。

    “他们都是能力出众之辈,尤其是第二种。在自己的意愿没有那么强的情况下还能走到顶端,个人能力及其人格魅力可想而知。”凌子衿凝视凌飞,“我觉得你是第二类。”

    凌飞看了凌子衿数眼“你的意思是,你是第一类?”

    凌子衿手指第一排还空着几个的位置“我父亲属于第一类,而那个还未归来的人,属于第二类。”

    还未归来的人?凌飞心中一动,凌家三爷么?

    “当年是第一类人走到顶端,这一辈,是风水轮流转,还是和当年一样,我很期待。”凌子衿淡笑看着凌飞。

    凌飞视线扫过凌百里的牌子“你没把凌百里放眼里?”

    凌子衿淡淡摇头“百里志不在此,她忠于情,极于情,即便是她,也摆脱不了情之一字。或许她有一部分能算是第二类,也有第一类的一部分影子,却也难以走到顶端,她的想法束缚了自己。”

    “所以你们关系好,因为她从来都不是你的目标。”凌飞道。

    凌子衿不置可否,淡淡而笑。

    “你们说什么呢?”这时,一道爽朗的女声传来。

    凌飞没看就知道是凌百里,如此大气爽朗的女声,除了她之外别无他人。

    “哈哈,凌飞,这次在香江做得不错。”凌百里大笑,“我还以为你会死在慕第赌场,唔,这慕第赌场名字取得真不错,墓地,看来尹天仇取名也没少下功夫。”

    “所以你猜到他有目的,提早离开?”凌飞侧目道。

    凌百里在位置上坐下,耸肩道“没办法,这回我带了个神神叨叨的家伙过去,他非说慕第两个字有问题,就走了。我倒是好奇易轻舞,她为什么走?”

    “轻舞应该是猜到了。”凌子衿说道,“藏宝图、湛卢剑、每一轮的奖池都是让人惊诧的丰厚奖励,几乎是掏尽家底的做法,反常之下必有妖。”

    “嗬,轻舞叫得这么亲密,大哥,你可是有妇之夫,可别打人家主意,否则凌飞可饶不了你。”凌百里大笑道。

    凌子衿看了眼凌飞。

    “大哥,还不知道吧。这次在香江易轻舞可是特意去见了凌飞,不少人都看到了。”凌百里笑着看了眼凌飞,“当时云腾拍卖会也很说明这件事了,花一百亿给凌飞买了个破草药,燕京谁人不知?若不是神女倾心我家弟弟,谁信呢?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易轻舞对哪个男人这样,凌飞可是第一个。”

    “叫个名字而已,又何妨?”凌子衿笑容恬淡,“我凌家和易家有业务上的往来,我和轻舞有私交。有恋人难道还不交朋友了?况且,这不是还没什么。”

    凌飞神色不咸不淡,看不出在想什么。

    周围的人都好奇看凌飞三人,好奇他们在聊什么。凌子衿和凌百里关系不错大家是知道的,凌飞现在的身份地位得到普遍性认可,凌子衿认为可以与他并肩,所以开始交好了?

    众人心中猜测着,时间渐渐到了点。

    踩着最后的时间,几位大人物从后方走出来,凌飞侧目而视。是凌文敬凌文淼和凌文渊三人,在凌文敬出来时凌飞多看了几眼。上次的仇,他还记着呢!只不过,局势所限,他不能妄动凌文敬。

    至于凌文渊,凌飞只是瞥过一眼而已,理都不理。对于凌文渊这个人,上一个凌飞无疑是恨的,恨中可能还有些许自己也察觉不到的依恋。对于现在的凌飞而言很明白,不过是长久缺少父爱的渴望而已。现在的凌飞性格独立,和上一个凌飞完全不同,这种人渣“父亲”他从未放在眼中过。

    凌文渊对于凌飞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从小就没怎么见过,怎么可能在重生后的凌飞脑海中留下什么印象。反倒是因为那位伟大母亲的触动,他很是厌恶这凌文渊。

    凌文淼和凌文渊在位置上坐下,凌文敬走上台,目光扫视全场。

    “今日召开家族会议,所为何事想必大家都清楚。”凌文敬目光停在凌飞身上,平淡的目光中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威严味道,“凌飞!是我凌家当代不可多得的优秀人才,不论能力心性手腕身手,得到了燕京无数人的认可。”

    有些话不该说透,凌文敬点到为止。例如如何身手强大,手腕惊人,当然不能说,难道他要说凌飞是踏着他凌文敬名震燕京的?

    “此次香江之行,凌飞从郭家余孽尹天仇手中救下华夏数十世家,拯救香江三大世家于水火,更是拿回国之重宝湛卢。以及……一份堪比我凌家底蕴的藏宝图!”凌文敬开始说起凌飞的事迹。

    听到这凌飞笑容变冷,果不其然,为图他手中藏宝图而已!所谓凌家继承者,还不是想让他交出藏宝图。凌家太清楚凌飞定然不会将藏宝图交给凌家,所有有了这次的家族会议吧!名为确立凌家继承者身份,实为讨要凌飞手中藏宝图!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