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是个不眠之夜,尹天仇布局毁灭六大家族的讯息不胫而走,在无数人处于睡梦中时传到华夏各大家族中。

    各大家族皆受震动,尹天仇此人大部分人都有所耳闻,可只认为是一隅之地出来的人,能有什么才能,从未有人将他和莫问天这样的人相提并论过。甚至于燕京很多人在以前都认为尹天仇差不多就是普通世家继承人水准,再多就没了。

    可今夜,尹天仇完美而又变态的布局,惊到无数人!尹天仇之名在华夏各家族彻底传开。并且,同时传开的还有凌飞!凌飞的名头在燕京极盛,可都是以莽出名,以身手出名,今晚大家刷新了对凌飞的看法,让他名头再上一层楼。

    ……

    这一夜莫雨凝睡得很舒服,比以往还要舒服。或许是受到惊吓后睡在凌飞怀中,幸福感反而是成倍增长。

    睁开眼的莫雨凝见凌飞还睡着,她嘴角一扬,撩起自己一缕秀发,在凌飞鼻间逗弄。

    “嗯?”凌飞睁开眼,看到满脸俏皮的莫雨凝,他揉了揉她的头,“大早上,干嘛呢?”

    “就觉得你很好玩啊。”莫雨凝巧笑。

    “起床了。”凌飞坐了起来,“今天你应该还有不少事吧。”

    莫雨凝一顿,想到李燕璘,嗯了一声坐起来“是有点事。”

    “要我陪你吗?”凌飞问道。

    莫雨凝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

    “明天我准备回燕京。”凌飞道。

    “明天吗?”莫雨凝想了想,“我看看吧,如果可以就和你一起回,也有可能要留几天。”

    李燕璘的事情莫雨凝很在意,受了重大打击的李燕璘,莫雨凝生怕她会出什么事。以她对李燕璘的了解,轻生不是没有可能。

    “嗯。”

    两人起床,洗漱一番吃过早饭,莫雨凝去了李家。

    凌飞离开后叫来阿九和十三,他有要事问这两人。

    “少爷。”阿九和十三出现。

    凌飞看了眼两人道“帮我查一辆车。”

    “您说。”阿九道。

    “我把车牌号给你们发过去,务必找到这辆车,是一辆红色法拉利。”凌飞道。这辆车是他去寻夏娃踪迹时碰到的那辆车,车主很可能和夏娃踪迹有关。

    “是。”两人应道。

    “少爷,是在香江吗?”阿九问道。

    “应该是。”凌飞沉吟点头,“不过难保这辆车不会离开。”

    “明白。”十三点头。

    阿九则是笑道“少爷,你完全可以找香江三个世家帮忙啊!他们是地头蛇,容易找。昨晚您救了他们,他们肯定感激涕零,帮忙是很简单的事。”

    昨晚的事在警察排除zhà dàn救出赌场里的人后彻底传开,一时间凌飞声望无俩,在香江名气滔天。就连燕京那些世家子弟都表示,若凌飞有事,他们愿效犬马之劳,以报凌飞救命之恩。

    凌飞略微思索摇摇头“昨晚经历痛苦的他们,现在就让他们做事,不合适。”

    阿九想了想点头,确实如此。

    “你们先查,如果真查不到,之后再说。”凌飞道。

    “是。”

    两人点头消失于眼前。

    凌飞仰头看着烈日,目光悠远,夏娃,是否平安……

    凌飞留香江一天自然是因为夏娃的事,他预计以凌家的力量一天查到这辆车的下落不成问题。这一天他就能把事情解决!

    吩咐完之后,凌飞开车前往罗家。论交情凌飞和罗徒还不错,现在人家家族几乎破灭,不去看看说不过去。这也是今天凌飞留下的目的之一,该去看看。

    开了没多久,凌飞在罗家停下车。此时的罗家和前次来截然不同,处处颓垣断壁,一片苍凉。

    凌飞一眼看看到废墟前呆愣的罗徒,他缓步走了过去。

    “罗徒。”凌飞道。

    罗徒转过头,满眼血丝,眼中是深深的绝望,满眼红肿,可想而知哭到了什么程度。

    “凌飞……”罗徒声音嘶哑。

    看着这样的罗徒,凌飞心中一叹,不知道该怎么劝他,良久才说了一句“节哀。”

    两字让罗徒眼睛又一次变红“我父亲死了,母亲也死了……”

    凌飞无奈,昨晚的局面,他也没办法。

    “就只剩小妹了……”罗徒低头看着不远处倒在地上的白衣女孩。

    凌飞也看了过去,罗依依侧身倒在地上,白衣尘垢沾染。她小脸满是黑色污垢,双手乌黑,似乎是在疯狂刨着焦土所致。红肿的眼证明她之前有多么伤心,现在刨累了、哭累了、心碎了才昏倒。

    凌飞拍了拍罗徒的肩膀“有你们在,罗家还能重建。”

    罗徒沙哑着声音道“有没有家族又有什么区别,昨晚我才明白,家族、金钱、势力都是浮云,没了家人,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人逢巨变往往会大彻大悟,有些人穷极一生也难明白金财如粪土的真意,罗徒在这种情况下思想上有了极大的彻悟。可这样的体悟是家人的命换来的,他宁可不要!

    废墟之上是罗家人的悲叹、痛苦,凌飞隐约间看到了二十年前郭家覆灭时尹天仇于废墟之中站起的模样,绝望、痛苦、悲痛。

    二十年前的因,二十年后的果。世间之事因果循环,没人逃得过天理。

    凌飞对于罗家报以叹息,却对这件事不发表看法。尹天仇所做之事是错的吗?自然是错的,一夜杀了六大家族几乎所有人,这等天怒人怨之事,当然是错!可是,当年发生在尹天仇身上的事情,他难道不悲哀?难道不是错的?无辜的郭家惨遭灭门,和今日如出一辙。

    这样的事情凌飞没法发表评论,当年若不是六大家族的贪婪也不会酿成今日苦果。一切的一切,只能说世间有因果吧……

    在罗家待了一会儿后,凌飞转身离开,车钥匙也还给了罗徒。末了还说了一句……

    “我在燕京等你,藏宝图可以给你们。”

    然而,绝望痛苦又大彻大悟的罗徒,对藏宝图没了之前的yu wàng,于他而言,藏宝图有没有都无所谓。

    回到莫雨凝家中,莫雨凝还没回来,他直接回到莫雨凝的房间,在沙发上坐下。这时,手机震动。

    “嗯?”是唐娉婉的电话。

    “婉儿?”

    “凌飞,你怎么样,有没有出事!”唐娉婉连声发问,她一早上起来就从父亲口中知道香江发生的大事。香江之事震惊燕京,燕京各大世家都受震动。不,不只是燕京,华夏各大世家都是惊撼,唐仲英当然也知道。

    “放心,我没事,谁能伤到我。”凌飞淡笑。

    “别吹牛。”唐娉婉松了口气的同时不忘打击凌飞,“昨晚算你命大。”

    凌飞一顿,也暗道确实如此。如果说最后关头没说服尹天仇,那他真的九死一生。bào zhà中他有些许应对方法,但生还可能一成不到。

    唐娉婉无奈“灾星。”

    听到这两字凌飞哈哈一笑“还真是。”前世就不说了,永远活在危机之中。这一世明明应该很安全,可事故一直伴他同行。

    “婉儿,有没有想我啊。”凌飞又开始调弄起唐娉婉。

    “没有。”唐娉婉冷冰冰道,“什么时候回来。”

    “还说不想我,不想我干嘛还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凌飞笑道。

    “不说挂了。”唐娉婉冷漠道。

    “诶诶诶,打电话了就聊一会儿,挂什么挂。明天,明天就回来。”凌飞道。

    “哦。”说完唐娉婉挂断电话。

    凌飞一愣一愣的,这妮子,还真挂了!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