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家之人愤怒值都爆表,却无一人敢做什么。

    “继续!”詹博伦不服输,他想继续。

    “喂,詹博伦!”罗家和李家人纷纷惊叫。如果詹博伦认输,可以保留下罗家和李家剩下一脉的人。若是打平了凌飞,那后果……

    詹博伦已经输了,何必再拖一个人下水!

    “继续!”詹博伦丝毫不服周围之人话语,强硬继续。

    “混蛋!”李家和罗家之人尽皆愤怒。

    詹博伦冷哼,这群人的死活和他有什么关系?他一定要赢回凌飞咽下这口气!

    “继续你还是输。”凌飞淡淡道,“出牌吧。”

    还是用运气决胜负?詹博伦打量许久,发现不了凌飞所谓的作弊。凌飞的举动从什么角度来看都那么正常,他是怎么作弊的?

    只有凭运气了么……詹博伦犹豫着随便抽出一张牌。

    凌飞淡笑“不好意思,你又输了。”凌飞随手抽出一张牌。

    “不可能!”詹博伦不管怎么看,都没发现凌飞的异样,凌飞没作弊,他怎么可能会输!

    然而,双方掀开牌,詹博伦是平民,凌飞是皇帝!

    詹博伦整个人都傻了“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詹博伦脸色难看,输给凌飞让他觉得极其难堪。

    凌飞神色平静,怎么做到的?说来很简单,可是世界上应该没几个人能做到!简单只是相对于凌飞而言。

    凌飞做到的方法名为极限观察法,与之前同邋遢男人对赌时用的招数一样!所谓极限观察法就是用极限的观察力分辨出这十张牌的不同,而后记在心里。是否认为不可能?对的,对于世上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没有明显的记号肯定没法认出牌来。

    但是,凌飞确确实实能够认出这十张牌!

    凌飞的眼力因为归一决的原因变得极为特殊,他肉眼能观察到的东西远胜常人!比如说纸牌上的指纹,他就能过看得一清二楚!借由这样强大的能力,凌飞轻松记下十张牌。

    这十张牌,不论你怎么出,凌飞一看背面的指纹就能知道是哪张牌。这种情况下,詹博伦想怎么赢?怎么样都不可能会赢凌飞。

    如果说要po jiě这招数也有,换一副牌即可。凌飞要分辨牌是哪张,必然得前几轮看过才行,新拿来的牌凌飞没见过,自然不知道哪张是哪张。

    不过,詹博伦没发现凌飞的作弊方法,更不用提po jiě了。

    詹博伦这会儿已然说不出嘲讽的话来,脸色难看。难堪看着凌飞,他实在没明白,凌飞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两轮都是这样,没开牌之前就能猜到输赢。

    咦,等一下!詹博伦脑中灵光一闪,准确的来说不是没开牌前,而是他拿出牌的瞬间,凌飞抽出牌断出结果!也就是说凌飞一看到自己的牌就能确定自己出了什么牌,然后出一张牌应对!这样他才能够准确无误说出输赢。

    而凌飞抽牌也没看自己牌,是否能够认为,凌飞抽出的牌也能确定是什么牌?反推自己这边,凌飞也知道自己将会出什么牌。也就是说,凌飞只要看到出牌就能看出是什么牌!

    詹博伦猛然扑上来抓住凌飞的牌,加上自己手里的牌,詹博伦反复观察,看起来一样啊,没有什么记号。手摸上去也不像是抹了什么东西,他到底是怎么认出的?

    “我是胜者,有意见吗?”凌飞看了眼尹天仇。

    尹天仇淡淡一笑“当然,众目睽睽,都看得真切。”

    在显示屏那边的莫雨凝长舒口气,凌飞赢了。只是不知道,尹天仇是否会遵守规定。

    凌飞扫了眼詹博伦“既然都结束了,也没留你的必要,说出某些话,就要有死的觉悟。”

    嗯?

    詹博伦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跃起!

    “晚了!”

    凌飞冷漠的言语传来,怀中死神之吻出现在凌飞手中。

    砰!

    qiāng响,詹博伦极速闪避,闷哼一声左手大臂被打爆!血肉爆碎。

    詹博伦面部狰狞,没有丝毫犹豫,连往人群中跑。他不信凌飞敢杀所有人!

    詹博伦的速度出乎凌飞预料,比之当年更强!

    凌飞眼观六路,冷笑一声,他的qiāng法在人群中也敢使!否则凭什么他的qiāng法称之为神技?

    砰砰砰!

    凌飞连开三qiāng,无一射中人群中的人,反而有两qiāng击中詹博伦。右臂一qiāng,肩头一qiāng!

    “停手!”尹天仇突然喝道,“在我的地盘里,胆敢放肆!”

    凌飞没管尹天仇,继续开qiāng,谁都阻拦不了他!

    “凌少爷,如果你继续,休怪我引爆李家!”尹天仇冷漠道。

    凌飞的动作猛然顿住,他不在乎一切,可莫雨凝……

    凌飞冰冷的目光扫过墙角处的詹博伦“今天算你走运!”

    詹博伦咧嘴一笑,面部狰狞“今天你没杀了我,我会让你永无宁日!”

    “放心,今日事了,你出不了香江。”凌飞平静道。

    “你试试看!”詹博伦怡然不惧。

    凌飞冷漠扫了他一眼,转身走上台。詹博伦暗自咬牙,这个毛头小子真有够狠的,说动手就动手。几句言语,竟然要杀人,尹天仇是疯子,他也是个疯子!

    金发男人跑到了詹博伦身旁,连忙替他包扎。

    凌飞上了台,对尹天仇道“我的,没意见吧?”凌飞指的自然是桌上的湛卢和藏宝图。

    尹天仇耸肩“当然。”

    凌飞走到装着湛卢剑的盒子,心中激荡,这把仁道之剑即将到手,他说不出的雀跃,心头砰砰直跳。

    咔哒——

    打开盒子,湛卢再次显现凌飞眼前,他伸出手握住剑鞘拿出剑来。铮地一声湛卢出鞘,左手将剑鞘插入腰间,右手持剑舞了一记招法,左手掐剑诀抚过剑身。

    明明是寒铁,摸起来却有一股怪异的温润感,似在说明何为仁道。

    凌飞猛然挥舞湛卢,凛冽剑光全场闪耀。凌飞剑法精妙,一招一式皆带玄妙,看得周围之人侧目不已。外行看热闹,凌飞剑法玄妙他们看不出,却被绚烂技巧吸引。

    嗤——

    湛卢刺入大厅柱内,如同切入豆腐般轻松。

    “好剑!”凌飞抽剑出来,看着湛卢,眼中光彩熠熠。不愧为第一神兵,比起当年自己所用的渊洛要强得多!

    锵——

    湛卢归鞘,凌飞嘴角扬起,少见露出会心之笑。

    接下来……凌飞目光停在藏宝图上。这样东西,多少人惦记着,现在还是落在了自己手上。虽然不一定有兴趣,但还是得看看是不是桃园险地……

    众人全都眼热盯着凌飞,藏宝图啊,谁不东心?只不过因为尹天仇今晚搞的事,让大家都没了心情……

    凌飞走近藏宝图的盒子,突然人群传来喧闹之声,他侧目望去。原来是屏幕中出了事!

    在阿九指挥下这群人势如破竹,突破到了顶层。对阿九等人来说,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越高的地方往下跳,这样才能跳出zhà dàn的范围,确保将危险降到最低。并且,在最高层可以解决追兵问题。众人堵在门口,尹天仇的黑衣人进来都是死!如此一来,就有了时间进行规划跳楼。

    楼下的那些人也是问题重点,跳下去后必须存活一分钟才可,然而下面人可不少,跳下去就被打成筛子,谈何存活一分钟?若是掩护跳下也可以,就是危险太高,成功率较低。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楼顶解决掉所有底下的人,才能放心跳。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