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对于凌飞战绩很清楚,看到凌飞失掉一局不由得惊讶。

    “那个外国人这么厉害吗?”

    “还是第一次看到凌飞失掉一局。”

    “凌飞竟然也会输?”

    “小子,今天你必败无疑。”詹博伦张狂道。

    凌飞看了眼詹博伦,神色平静“比赛还没有结束。”

    “找到你的破绽,你还想赢?”詹博伦信心十足。

    凌飞微微一笑“继续。”

    凌飞不得不承认,有些掉以轻心了。詹博伦确实有所长进,让凌飞有些失算。

    这时大厅传来低呼之声,凌飞看去,显示屏里阿九等人已经展开反击。如凌飞所想,化整为零的这群人实力惊人,即便黑衣人知道他们在进行隐蔽,有意识地闯入还是被轻易射杀。

    躲避、偷袭、反击、暗杀!

    这群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的人终于有用武之地!阿九身处这群人后方,给予统筹指挥,更是让战力飙升,有效杀敌!这一整层竟是在短短时间内被清除了个干净!

    尹天仇眉头缓缓皱起,今晚的局势一直在他掌控之中,这会儿,把控不住的苗头出现……

    “还不出牌等什么?”詹博伦对形势不管不顾,他更关心对赌。

    凌飞扫了眼詹博伦“我这轮皇帝。”

    “无所谓,反正你都是输。”詹博伦毫不留情讥嘲。

    凌飞看了眼詹博伦“我第一轮会出皇帝。”

    詹博伦耸肩,看似轻松的动作心中却是万分复杂,脑子疯狂运转。刚刚输了一局,这一局故意说这话,是想要绝杀,还是故布疑兵?

    这是很简单一种扰乱对方心理的方法,凌飞直接说出自己要出什么牌,对方必然为之扰乱思绪。尤其是对于想法多的人来说,更会胡思乱想。

    凌飞老神在在,一副尽在把握的模样。这般姿态更令詹博伦心绪烦乱,这么自信的模样,算准了会赢?

    “哼,来吧!”詹博伦摸出一张牌拍在桌上,“看谁输!”

    凌飞缓缓道“你很自信,在不能判断的时候,会从自己的考虑中选择你认为概率最大的可能性。我用这种方式扰乱你的思绪,以你多疑的性格大概率会认为我故弄玄虚,故布疑兵,所以你会猜我出平民牌,对吗?”

    詹博伦瞳孔微微一缩,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看准了自己的性格么?

    “很可惜,我出的是皇帝。”凌飞掀开牌。

    詹博伦面色微沉“哼,这局算你赢。”

    詹博伦心中暗觉得不妙,凌飞有些摸透他的想法,而他仅仅是能猜到凌飞一些。

    第四局,詹博伦将自己的牌洗乱,盯着凌飞道“我选皇帝方。”

    “随意。”凌飞接过另一摞牌。

    詹博伦视线瞥过远处的金发男子,短短一瞬间,谁也没注意到。

    金发男子缓步偏移,在一个凌飞四十五度角的位置看着比赛。这个角度,对于凌飞的牌看得一清二楚。

    “你先出。”詹博伦道。

    凌飞看似随意拿出一张牌来,詹博伦嘴角一牵,摸出一张来“开。”

    詹博伦的反应之快让凌飞略微怪异,从反应上来看并没有进行过思考,这就下决定?凌飞有些许被打乱分寸的感觉。

    詹博伦嘿地一笑“你输了。”他掀开是皇帝牌,而凌飞掀开是平民牌。

    凌飞是有在进行一番心理揣摩,而詹博伦完全没有,好像单凭猜一般,就赢了凌飞?

    凌飞觉得不对劲,可这股不对劲的感觉在哪又说不上来。

    “继续。”詹博伦笑容冰冷,有帮手在,凌飞怎么可能会赢!

    ……

    十三望着眼前的李家建筑群,大松口气,二十七分钟,时间够快了,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进行营救计划。从大厅的显示屏中能知道,尹天仇花了大价钱派来实力顶尖的雇佣军前来,要营救恐怕不简单。

    这些雇佣军的实力绝对顶尖,不然何以控制六大家族?虽说顶尖高手被带走,可留下的人不是吃干饭的,这雇佣军能够解决留下的人,足见实力不凡。所以,对十三来说,接下来的营救也是一场硬战!

    刚刚给叶瞻宸的电话,叶瞻宸表示会派人来接应,可时间太短,叶瞻宸的人估计赶不过来,即便赶过来也是时间结束的时候。故而,基本上还得靠十三自己。

    十三下车,悄然奔至墙下,翻身而上,以最隐蔽的方式进行潜入。

    这一趟执行任务必须确保一次成功,没有时间进行第二次!如何实施计划十三已有定计,首先拆除布置的zhà dàn。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潜入关着莫雨凝的大厅,强行突po jiě救莫雨凝!在zhà dàn已经拆除的情况下进行突破,会使得危险性大幅度下降。

    这便是全部计划,看似简单,实行起来极有难度!

    来之前叶瞻宸就把李家内部的位置图发给十三,结合赌场中看到的画面,他很清楚莫雨凝所在位置。到了之后十三才觉得没有特意让叶瞻宸发地图的必要,因为……这里已经是一片废墟,只有中央一处还亮着灯,位置在哪再明显不过。

    孤零零的围墙,围着一片废墟,与入口处的富丽堂皇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

    十三只身一人,小心翼翼来到唯一一动还耸立的房屋。

    ……

    “赶紧的,磨磨蹭蹭干什么。”詹博伦道。

    凌飞盯着詹博伦看了许久“你作弊了。”反常之下必有妖!

    不少人在注意凌飞和詹博伦的赌局,这话让他们纷纷侧目。

    詹博伦冷笑“别说没有,既算有,那又怎么样?发现不了的作弊,那就不是作弊。”

    “这话说得好,既然这样,我也不必留手了。”凌飞淡淡道。从詹博伦神态中他也推测出,大概率是作弊了。

    “有本事就来,别胡吹大气。”詹博伦嗤笑,“不行就是不行,故弄玄虚也没用。”

    “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作弊的,接下来什么方法都不会有用。”凌飞将牌盖在桌面,胡乱洗牌开始。

    “出牌吧。”凌飞淡淡道。

    詹博伦眉头一皱,凌飞这是准备用蒙的方式来吗?不过不得不说,这个方法赢的概率很高!因为詹博伦三次皇帝牌的机会都用完,现在他只能选择奴隶方,而皇帝方赢的概率本就大!凌飞即便靠运气,也是极可能赢下对局!

    詹博伦靠的是后面金发男人偷看凌飞牌而进行出牌,凌飞若是采用蒙的方式,他只有靠渺茫的几率来拼……这就等同于输啊!

    怎么办?詹博伦心里慌了。

    詹博伦心头砰砰直跳,犹豫再三“你先出。”

    “随你挑一张。”凌飞指着自己的牌淡淡道。

    詹博伦脸色难看,果然是这种出牌方式。盯着手里的牌看了很久,詹博伦揪出一张。

    凌飞盯着詹博伦牌面看了片刻抽出一张牌来“你输了。”

    双方掀开牌,詹博伦是平民牌,而凌飞是皇帝牌!

    詹博伦咬牙,运气真好!如果……嗯?等等,不对劲,凌飞都没掀开牌就说他输了,凭什么?不仅是凌飞没掀开牌,他也没掀开牌的时候就用笃定的语气说他输了?好奇怪!

    这不是运气!詹博伦皱眉,凌飞一定是用了某种手法!凌飞也在进行作弊。可是,他完全看不出来啊。

    詹博伦无奈长舒口气,他已经输了……接下来最多就是打平!打平的结果是双方都要死人。

    “仇家,呵呵呵,再见了。”

    因为詹博伦已经确定至少平手,尹天仇随手引爆了詹博伦所属的那家。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