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尽皆侧目,要拿出来了吗?

    今晚来的几乎都是为这两样而来,到了此刻心中对于藏宝图仍旧窥觊,却没了心情。命悬一线,谁还会有心情想要拿藏宝图?保命才重要。

    没多久,两个人从内厅走出,手里分别端着一个大盒子,走到尹天仇身边。

    尹天仇走到第一个人身边,手抚过雕着精美花纹的盒子,在中间掀起盒子,露出一柄剑。尹天仇抓起剑来,铮地一声出鞘,剑体朴实无华,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好似无锋!

    凌飞眼前一亮,和图片看到是两种感觉,很明显能感受到它的独特气韵,这柄仁道之剑看起来毫无杀气,不像一柄神兵。可对凌飞却有一股莫名的吸引,让他心驰神往。

    尹天仇随手舞了个剑花,剑光凛冽,明晃晃的剑光在这柄仁道之剑上却未显现出杀意,只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收势,尹天仇剑尖直指凌飞“不愧为天下第一剑。”尹天仇赞道。

    “各位,信了?”尹天仇扫视底下,看了眼詹博伦。

    詹博伦眼前发亮“信了。”若是将此剑交给团长,必然能让他高兴。

    湛卢归鞘,尹天仇重新将剑放进盒中,走到第二个盒子上。这盒子只有第一个盒子的三分之一大小,其中所放之物论价值在所有世家眼里比湛卢高无数倍!

    湛卢是死的,有心人才会认可它的价值。可藏宝图不同,里面的财富足以新立一个世家啊!这钱,比一百把湛卢价值都高。

    咔哒——

    打开箱子,所有人翘首以盼。尹天仇从中拿出一卷羊皮纸制的东西,他拿在手里敲着手掌“就是这个了,当然,打开给各位看是不可能的。万一你们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那可就对不起本次辛苦夺冠的那位。”

    “就放桌上。”尹天仇对身旁两位道。两人将两个盒子都放在台上的一张桌子,躬身离去。

    “你们两个,谁赢,就能把这两个都拿走。”尹天仇指着桌上道。

    詹博伦哈哈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金毛,赢了再说话。”尹天仇斜了眼詹博伦。

    詹博伦脸色一僵,这种称呼,他很不喜欢“我会赢的。”

    “希望如此,你说是吧,凌少爷?”尹天仇对凌飞道。

    显然尹天仇对詹博伦没什么好感,毕竟不是华夏人,不论尹天仇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认为华夏的东西就该留在华夏。

    凌飞不予回应。

    “开始吧。”

    詹博伦坐下,冷冷扫视尹天仇和凌飞,他一定会得到藏宝图的!

    刚刚坐下又听得砰地一声,有人被击毙。也就是说,屏幕中那些世家手下有人死了。

    凌飞侧目,看到屏幕中密密麻麻涌出一大群黑衣人!人数之多让人头皮发麻,而且是从各个角落里涌出,个个手里拿着机关qiāng扫射,杀伤力毁天灭地。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何况是这一群拿着机qiāng扫视的对手!他们一出现便被扫死十多人!

    “不好!”那些世家子弟大感不妙,眼中厉色闪过,他们一死证明自己也得死。众人对视一眼,猛然朝台上冲去,擒贼擒王!杀了尹天仇什么都解决。

    尹天仇望着那些人冷笑。

    砰砰砰!

    qiāng声连响,众人被一一击毙。楼上的qiāng口冒着烟……

    “我的狙击手乃是万里挑一请来的,不要试图挑战他们的qiāng法。”尹天仇冷冷道。

    众多世家子弟皆是心中紧张,盯着屏幕里。

    凌飞收回视线,抽出一张牌置于桌上“开始吧。”

    凌飞相信阿九,阿九的实力他大致清楚,在所有的世家手下中必然排进前三!他保下一条命不是问题。

    ……

    众人躲在一个小房间里。

    阿九深深皱眉,看着慌乱的人群喝道“不要乱了分寸,如果你们相信我再听我指挥一次,我不能保证大家都活下来,至少存活率高一大半。”

    慌了神的人好似溺水之人,下意识下会去抱住可能逃生的一切东西,阿九的话让他们找到主心骨。

    “九先生你说,我愿意听。”

    “可以。”

    “我没意见。”

    阿九点头“各位,接下来我们以三人为一队进行分批躲避。各位都是以一当百的好手,我们主要受限于场地原因,没法施展开,三人最适宜发挥。如果是方才分队纠缠反击最合适不过,可惜现在对方人群太密集太多,反击不明智,太容易被射杀。所以,我们化整为零,以小队为单位,能躲则躲,打隐蔽伏击战,将个人能力发挥到极致!”

    阿九的话让众人恍然开朗,好办法!

    “现在开始分队行动!”阿九说完话往角落某一处露出一抹诡异笑容。

    阿九这抹笑容投映在大厅的显示屏上,尹天仇为之皱眉,阿九显然是发现了针kong shè xiàng头的位置,他这是在向他挑衅!

    尹天仇冷笑,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显示屏中能看到他们所有位置,任由他们怎么想办法也无用!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只要有监控在,一切都不会出问题。

    然而是事实真是如此?凌飞却有不同意见,看到众人开始分队他就明白了阿九的想法,尹天仇小觑了强大的个人能力!化整为零让整体单兵作战能力发挥到极致,接下来局面可能会反扑了。

    “赶紧出牌。”詹博伦冷声道。刚刚打平两轮,他在判断凌飞什么时候会出奴隶牌。

    凌飞打量詹博伦,抽出一张牌来。

    詹博伦突然一笑“你输了!”

    詹博伦抽出一张牌“如果不出意外你现在出的是平民牌吧?走神下让我拉回来,思绪会有短暂的待滞,你出牌又那么快,根本没什么思考,正常而言会出一手保守的选择,所以,你出的一定是平民牌!”

    詹博伦掀开自己的牌,正是皇帝牌!

    “哈哈,小子,和我比,你还嫩了点,奶都没擦干净的小屁孩还妄图和我争宝藏?你不配。”詹博伦嗤笑一声。

    凌飞不紧不慢道“自信始终是你最大的弱点,不对,应该说是自负。对他人的实力进行盲目估计,这个毛病改不了,你这辈子只会卡在一个点上,再无寸进可能。”凌飞何其了解詹博伦,当年他就是自己的手下,以他的眼力完全看透了他,唯独没看透他的反骨!

    “嗤,大言不惭,开!”詹博伦讥笑。

    凌飞掀开牌,竟然是奴隶牌!

    詹博伦整个人一愣,脸色变得难看,怎么可能!

    “不可能!”詹博伦低吼。

    “没什么不可能。”凌飞平静道,他太熟悉詹博伦所以了解他的弱点。詹博伦推测他在刚回过神的时候会出平民牌,殊不知这也在凌飞算计之中,知道詹博伦的性格一定会出皇帝牌。

    詹博伦咬牙“再来!我还是皇帝方!”

    詹博伦的手在五张牌上抚摸,在皇帝牌上停了停。第一轮出皇帝,凌飞应该是想不到!正想要抓出来,却猛地一愣。不对,自己上一轮的愤怒是否也在他的掌控之中?算到自己会愤怒,会不会联想到自己因此出皇帝牌,而他则是出奴隶牌?

    想到这里詹博伦心中一动,神色依旧保持愤怒,手却抽到另一张上。

    凌飞摸出一张牌置于桌上,双方一同开牌。

    “哈哈哈!果然这样。”詹博伦大笑,凌飞的果然是奴隶牌!

    凌飞眉头不着痕迹一皱,深深看了眼詹博伦,这小子,大有长进啊!

    凌飞从进入赌会开始从未输过一场,全都是全胜进入下一局,此刻面对詹博伦竟是输了一局。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