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瞻宸这般严肃的语气把蒋必成吓了一大跳“这么严重?”

    “凌家、莫家!乃至莫家莫问天,会亲自来香江,你要是做不到,到时候谁也保不住你!”叶瞻宸道。

    蒋必成忍不住心颤“叶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严重?”

    “待会儿给你解释,你现在只需要知道莫家公主和我家少爷都处于险境即可!你的行动是关键,出了差池谁也救不了你!”

    “是!”

    蒋必成放下电话立即拿起电话……

    十三还在狂奔,从这里到李家正常开车就要一个小时,若是路上没有人阻拦,加上如此恐怖的速度行进,二十分钟即可赶上!

    “一定要赶上!”十三喉间嘶吼,少爷绝不能出事!

    ……

    阿九等人聚在一起很为难,众人纷纷看向阿九。

    “九先生,怎么办?”有人发问。

    阿九沉吟良久,他也没有好办法,凌飞方才的办法还算是不错的。可谁知道尹天仇这么狠,整个赌场都安了zhà dàn,谁都出不去。加上还有定时zhà dàn在,叫警方过来拆除zhà dàn的做法也变得无用。

    “拼一把!”阿九抬眼道,“我们跳下去!”

    “啊?跳下去?”众人错愕。

    “对,跳下去。”阿九道,“当然不是直接跳,我们先射杀了下方的人,然后再跳。尹天仇只需要一个人下来就算成功,找个能跳过去的人跳过去,我们掩护即可。”

    “好。”

    “我觉得不妥,万一要是有点差池,跳在zhà dàn上,所有人都得完蛋。”也有不同意的人。

    “我也这么认为,太危险了。虽然你们几个说能跳过去,可谁试验过?万一跳不过去呢?”

    “而且,谁知道尹天仇下面安排了什么,跳下去说不定刚好进圈套,不然他为什么说要在外面存活三分钟?肯定有阴谋。”

    众人议论纷纷,有认为可行的,可大部分还是认为风险太大,不能去。

    “那要不,阿九先生去?”

    “对啊,既然九先生提出,就由九先生实施,如何?”

    “我觉得可以,九先生实力完全信得过。”

    众人将任务推给了阿九,阿九心中冷哼,一群窝囊废。他下去他自然是敢的,可又考虑到别的问题,如果万一失败怎么办?自己死了不打紧,会牵连凌飞一起死!尹天仇说了,会杀了大厅里的主人。

    阿九心念一动道“几位说得不无道理,说不定有很多后手在准备,我们把这计划当做最后方案。如果其他方案没法逃生,再用这个方案也不迟。”

    “嗯,行,留个有用之身还能多做点事。”

    “如果是最后的方案,倒也可以。”

    有人暗中冷笑阿九打太极,可也没多说什么。

    砰砰砰!

    这时,传来qiāng声。

    阿九忙道“小心,对方的人来了。”

    “啊!”

    “啊!”

    已经有人传来惨叫,中了qiāng。

    阿九忙道“分散,人多密集是活靶子!”

    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太容易中qiāng。即便每个人身手都很强,可人扎一堆,想躲避子弹都没空间跺。

    “反击!”

    “上楼!”

    队伍中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这就是这队伍最大的弊端。由于每个人实力都很强,自我意识强盛,真到了危险时刻各有各的思想,比如现在。

    然而危急时刻阿九又不可能重新整合,只能任由情况发生,阻击的阻击,逃跑的逃跑,上楼的上楼……

    赌场大厅内。

    尹天仇呵呵大笑“一盘散沙而已,吹嘘实力多强,根本毫无用处。”

    凌飞皱眉,确实,一盘散沙发挥出来的实力太弱太弱。这些人单兵作战能力极强,单一一个拿出来都能以一当百。可聚在一起,实力减弱大半,就是个活靶子。

    场地空间是制约他们的原因,单独没配合引起动作冲突也是原因。所以明明具有强大的实力,却在一开始就被杀了数人!

    尹天仇对着上方的狙击手打了个眼色,砰砰砰数qiāng,大厅内一部分被射杀,应之前之言,手下死了主人也得死!

    不过在死了几人又有一部分人逃生后,空旷的环境让这些人有了发挥,死亡率直线下降!强大的身手得以展现。

    “猫捉老鼠的好戏在上演,大家可慢慢观赏。”尹天仇笑道。

    凌飞瞥了一眼后看向莫雨凝,莫雨凝眼中都有些泛红,眼中布着血丝,让凌飞看了都心疼。莫雨凝好像是注意到了凌飞的瞩目,用唇语说了加油二字。

    凌飞凝视着莫雨凝嘴角微微牵起,也用唇语回了放心二字。

    而旁边,詹博伦和楚家高手终于决出胜负。詹博伦技高一筹,赢了楚家高手。楚家高手懊恼抓着头发,看来是很不服气。

    “很好。”尹天仇直接引爆罗家一处,楚家高手是罗家阵营。

    罗家至此也只剩下一处,由凌飞负责的一处。

    詹博伦站起身来,斜视凌飞“小子,没想到你还真能挺到最后,嘿,你会后悔的,到最后和我对赌,我会让你精神崩溃!”

    “待会儿,你会死。”凌飞淡漠道,他打定主意对赌完之后就杀了詹博伦!不仅仅是因为曾经背叛之事,方才用那位伟大的女性来挑衅他,已经是犯了大忌!詹博伦,必死!只是不能在对赌前杀他,就怕尹天仇不承认这冠军。

    詹博伦嗤笑一声“年纪不大,口气不小,有这个本事么?”

    “等你死了,我烧纸告诉你。”凌飞淡淡道。

    “刚开始就huo yào味十足,很好。”尹天仇浮现一抹冷冷地笑意,“开始吧,胜者获得藏宝图和湛卢剑!并且,我给你活命机会,让你离开。”

    詹博伦道“尹先生,你的宝剑和藏宝图呢?都到了最后,我们可以看看了吧?”詹博伦用英文问道。

    尹天仇仰首“你认为我会食言?”

    “不错。”詹博伦直接点头,“从头到尾你只给我们看了宝剑的图片,真剑没人看见过。藏宝图更不用说,就没见你拿出来过。”

    尹天仇摩擦着下巴“嗯,这话说得倒是没错,至少要拿出来给你们看看,证明有这样的奖励。”

    “好,满足你!来人,把湛卢剑和藏宝图拿过来。”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