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天仇冷漠道“你可以选择不信。”

    众人呃住。

    “如果不想赌局再继续,那现在就结束。”尹天仇道。

    “别,我们要继续!”詹博伦身边的金发男人开口,都到了这一步,怎能停手!

    剩下的几个六大家族家主自然是想停止,能残存一点就残存一点。金发男人这话让他们怒目而视,高声道“停手,结束。”

    尹天仇嗤笑一声“但是,结束的话,我直接引爆所有剩余zhà dàn。”

    几个家主皆是呃住。

    “我还没看够,这就想结束?”尹天仇冷笑,“今天,你们只能按照我的想法,乖乖进行下去!”

    “记住,时限一个半小时!你们的人如果没在规定时间破了我的计划,那么,全都去死吧!”

    “你自己难道不要命了不成!”有人喝道,“引爆这里,你也逃不了,我们也不会给你逃走的机会!”

    尹天仇目光扫过那人“人的一生总要有为之存在的理由,我的人生早无来处,何处是归途对我而言早已无所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淡漠而决绝的语气让众人心中一阵大跳,尹天仇,心有死志!

    “不过,我说到的会做到。”尹天仇道,“凌少爷,你若是获得最终胜利,李家一处我会保留,其他人同样如此。上天有好生之德。”

    一个如此疯狂的人,恨不得杀了所有六大家族子弟的人,从他口中说出上天有好生之德这样的话,让人觉得无比冲突。但此刻,也只能相信他,不是么?众人没得选。

    凌飞目光不自觉扫过莫雨凝那个显示屏,他心中暗道,恐怕尹天仇这话是真的……

    “一个半小时已经浪费一些时间,你们最好尽快开始,在时间结束后赌局未结束,所有的人都抹杀,包括各家族中的人!别妄想拖延时间让这里bào zhà,从而保留家中。在定时zhà dànbào zhà之前,我会先引爆六大家族!”尹天仇甩袖坐下。

    尹天仇杜绝一切让众人投机取巧的机会,只能顺着他的剧本走。

    剩下八人,不论想不想上都得进行对赌!八人只剩凌飞、詹博伦、闫琪、邋遢男人、李家家主、赵家家主,还有两个来自于燕京易家和楚家的两人。这八人都是顶尖高手,接下来不论碰上谁,都是一场硬仗!

    尹天仇身后的显示屏开始抽签决定对赌双方……

    凌飞陷入沉思,现在局面越来越不乐观,这定时zhà dàn成为最恐怖杀器。若是短时间内无法找到突破之法,那就完了。而他现在只能被压在赌局上无法行动,得想想办法了……

    凌飞想着不经意瞥眼,猛然看到屏幕上的对局凌飞vs随心。

    随心?凌飞怪异看向邋遢男人,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邋遢男人取了个代号叫随心,也就是说,他的对手是邋遢男人!这可是个硬茬子。

    ……

    阿九成功煽动众人,他松了口气,因为他的提议导致这次联合,所以暂时以他为主。

    “利害关系我已和各位详说,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有两点。一个是制造混乱,找寻逃出去的机会;一个是联系外界警方!”十三道,“千万注意,不要太过,隐蔽进行。”

    由于人数众多,阿九选择采用尽量隐蔽点的行动,毕竟人数众多,很容易闹成大事。

    “了解,你就放心好了。”林家的高手说道。

    燕京诸家族的手下都没说话,好似默认的样子。其实,是燕京世家的那些人给凌飞面子。不然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能指挥他们?别想了。

    凌飞在个人能力上极为出众,燕京之人说莽夫,可心中是服气的。加上这些天来赌场中凌飞一轮又一轮的强势表现,更让他们对凌飞信服,知道阿九是凌飞的人,阿九说出来的话大概率是凌飞的意思,众人愿意试着尝试尝试。

    众人开始行动……

    而在十三这边,他已经从通风口突破,逐渐深入。然而逐渐的深入让十三吃惊不已,尹天仇竟然是在通风口也布了如此之多的zhà dàn!这些zhà dàn的用量,怎么可能不把这座赌场炸没了!如果说外界有警察把门窗的zhà dàn都排除,所有人都误以为这样算结束,那是大错特错!

    通风口里的zhà dàn就是他的暗手!明手谁也看得出来,若是一头心思放在明面上的zhà dàn,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暗处的zhà dàn一引爆,明面即便没有zhà dàn也足以轰平赌场。

    “尹天仇……”十三沉吟,这个男人的布置当真恐怖,如果不是凌飞让他去通风口找出路,恐怕打死都发现不了这些zhà dàn!这一暗手,让尹天仇将局势牢牢把控在手里。难怪尹天仇如此自信!

    十三将zhà dàn一一排除前行,不知多久,十三从一个通风口跃下。

    十三目光四扫,略微讶异“这里是?尹天仇的办公室不成?”

    十三认真打量一番摇摇头,并不是,只是个普通的办公室而已。他走到落地窗钱前观察一番,这窗没安装zhà dàn。看来尹天仇只是把重点放在赌场里。接着十三又用手敲了敲,是特质玻璃,恐怕破不开……等等,怎么忘了,少爷的剑!

    手握悲鸣剑,十三快速挥动数刀,玻璃被他轻轻松松切割下来。小心翼翼讲玻璃放置一旁,十三探出头往外看,打量周围是否可以逃生。然而这一探头让十三顿力当场,彻底傻了眼……

    “此局,真的无解吗……”

    ……

    这一轮的对赌再次开始,凌飞在邋遢男人面前坐下。

    “开始。”邋遢男人道。

    凌飞随手抽了一张“上回是你帮我?”他指的是在刀疤三人准备暗杀他时,用手拍他的情况。

    邋遢男人看都不看自己的牌,随手拿了一张放上去,视线一直盯着凌飞“不是。”

    “我们两个人了,没比要藏着掖着。”凌飞淡淡道。

    邋遢男人看了眼身旁的黑衣裁判,这是两个人吗?

    邋遢男人摇头“不知道你说什么。”

    凌飞掀开牌,是一张平民,邋遢男人也掀开,也是一张平民,打平。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我?”凌飞再抽一张。

    “有必要知道么?”邋遢男人拿出一张。

    “想知道。”

    “该知道时自然会知道。”邋遢男人淡淡道。

    凌飞掀开牌,又是平民“我从来不会觉得谁会帮助我,也从来没人帮过。”

    邋遢男人一顿,深深看了眼凌飞。

    “当然,我也觉得没什么必要,天底下还没有什么事能难倒我。”凌飞淡淡道。

    邋遢男人淡淡一笑“或许吧。”

    邋遢男人掀开,还是平民。

    第三次出牌,双方还是平民。两人的对局很奇怪,一直都是打平,看样子也不像在进行心理博弈,就只是闲聊而已。

    “最后了。”邋遢男人道,“比比运气?”

    凌飞随手抽一张“一直都是比运气不是吗?”他每一把都没看。

    邋遢男人笑了“我知道你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想让我一局再认真和我玩。”

    “但你没接受。”凌飞道。

    是的,刚刚凌飞就只是随便抽,想还给邋遢男人一局,算是上次的恩情。然而邋遢男人并未领情,也是随手抽牌,同样碰运气。结果三次都是平民……

    “我们两个实力差不多,让我一局,你必输!”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