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的动作没有任何异常,银针太细以至于看不清。而且,这群人也想不到队长的昏倒是阿九用银针所致。

    咻咻咻——

    接连三根银针,身后三个黑衣人全都倒下。无声无息间,没有一丝惨叫,周围都无人发现。尹天仇派人守着的位置只有几人,但每隔不远都会有人,在尹天仇看来是足够的,只要战斗起来一定有动静,周围必然会发现。他肯定想不到,阿九能做到如此悄无声息射倒众人,让他们连出声的机会都没有。

    阿九心念微动,凌飞给了方向,具体实施得靠他。在他看来现在先不忙闹事,闹事什么时候都可以,他需要先查探清楚大致情况再进行有效的闹事,让闹事的程度在自己的掌握之内。如果事情闹得太大无可收场,尹天仇有恼羞成怒的可能,届时一切都完蛋。这件事难度很高,必须保持在相当微秒的程度。

    阿九缓步上楼,目光四扫……

    “咔哒!”

    一道上膛声,阿九没反应过来一把泛着幽光的机械物体顶在他侧颊。

    “很厉害,如果我没亲自来,恐怕还真让你做了些什么。”

    阿九目光侧视,是之前在尹天仇身旁的长发男人!

    “凌家少爷还真是不凡,手底下的人也实力出众。如果不是少爷让我多留个心眼,还真的让你有机可乘。”长发男人淡淡道。

    阿九微微一笑“你出手也够快的,为什么不早点出来,这几人倒了你才出现?”

    “一群废物,该让他们涨点教训。”长发男人不屑撇嘴,“而且……”长发男人似笑非笑,“你以为处理了这几人就能得偿所愿实行你的计划?”

    “你好像很了解我们的计划。”阿九笑道,“说说看,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无非是想从上面突破看看有没有出口。”长发男人耸肩,“很可惜,你没机会上去了。呵呵,其实给你上去也无用,你只会更加感到绝望。”

    “是么。”阿九不置可否。

    “你知道为什么这个赌场叫慕第赌场吗?”长发男人突然道。

    “为什么”

    “因为它就是墓地!所以叫慕第赌场。”长发男人冷笑,“少爷为了这个计划布置多年,努力多年,筹谋多年,你以为单靠几个人的力量就能解决现在的局面吗?想都别想!你所做的所有努力,都将让你绝望!”

    墓地,慕第?阿九眯眼,原来一开始尹天仇就将自己的目的告诉天下人,可惜,没人注意到这一点。

    ……

    “开吧。”凌飞掀开自己的牌,奴隶牌。

    陈汤愣住,掀开自己的牌,是皇帝牌。

    陈汤默然片刻“为什么?为什么知道我第一轮会出皇帝。”

    “你太自信了,很少有人面对我是这种骄傲的姿态。”凌飞缓缓道,“这种带着一击必杀的气势,自然而然流露的表情,都在说明你的性格。出奴隶牌对我来说固然是冒险,可胜率在我看来有八成,八成胜率,够让我一搏。”

    陈汤沉默不语“我输了,可后面还没完!”

    “这一轮我还选皇帝方!”陈汤道。六局可连续挑选某一方,只要不超过三次即可,当然,这需要对方同意。

    凌飞看着依旧自信的陈汤目光流转,淡笑道“行,继续。”

    重新洗牌,陈汤眼扫手中的牌,抽出一张啪地拍在桌面之上。凌飞淡淡然抽出一张也放在桌面上道“开吧。”

    陈汤自信的笑容中掀开,里面赫然是皇帝牌!

    “我就不信你还是……”陈汤的话语戛然而止,眼前凌飞的牌掀开,竟然又是奴隶牌。

    凌飞神色平静“我说了,你的姿态流露你的性格,这是你的弱点。在受挫一局后你不甘心,你急躁,这一切都流露在你脸上,如果你懂得将之伪装对我来说难度有所上升,可你没有。你明明白白告诉我,这一轮你要赢,甚至主动挑选皇帝方,你的一切告诉了我你准备出乎意料在第二轮继续首张拿皇帝牌。”

    陈汤如遭雷击,脸色难看,他有一种一切被凌飞摸透的感觉,很无力!

    “继续。”凌飞道,心理防线已经崩溃的陈汤接下来必败无疑!

    心理有了漏洞,在擅长心理学的凌飞面前,一切都无所遁形,更加会一切受凌飞掌控。要知道,尹天仇在凌飞面前都是如此,更何况其他人。

    第三轮,陈汤选了奴隶方,第一张颤颤巍巍出了平民牌。一切尽在凌飞掌握中,连输两轮又让凌飞打击到心理的陈汤,第一轮果然是保守起见出了平民牌,然而凌飞第一轮就出了皇帝牌。陈汤涩然一笑,输了。

    第四轮,这是陈汤最后的机会,他已经崩溃,选了皇帝方,在第二张的皇帝又让凌飞奴隶暗杀,连败四轮!

    陈汤长舒口气摊在椅子上,面色如纸“我输了。”陈汤望着凌飞难以置信,一个如此年轻的人,竟然对于人的心理把控力强到这种地步,简直不可思议。

    凌飞淡淡道“承让。”

    “没有让,我就是输了个彻底。”陈汤涩然苦笑,“你很强,这次夺冠恐怕不出意外了。”

    “或许吧。”凌飞站起身,转身离开。

    李家,莫雨凝一直盯着凌飞的画面看。加设的显示屏现在可以完美捕捉到凌飞的所有位置。看到凌飞的表现莫雨凝不由得露出微笑,凌飞一直都是这么厉害呢。

    陈汤的输,让尹天仇直接引爆李家一处。莫雨凝听到震耳欲聋的bào zhà声,心中一紧,李家在破灭。怀中的李燕璘已然陷入呆滞状态,她方才哭到昏厥,心中愧疚、崩溃,强烈心理冲击让她陷入痴傻一般的状态。

    莫雨凝叹息,爱的人却毁了自己的家,毁了一切,李燕璘如何能不崩溃。

    凌飞扫视正在对赌的五大家族家主,个个神色凝重。他们的胜负影响家中家人的性命,这种强大的压力让他们这般人物的心理都有些承受不住。

    凌飞摇了摇头,他现在连保住莫雨凝都艰难,又哪来其他精力管别人。若不是因为莫雨凝的缘故,凌飞说不定已经离开,以他的实力并非没有逃生方法。比如十三所做的事情,说不定就是他在实行。他对于zhà dàn的研究很深,拆zhà dàn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qiāng械zhà dàn,那都是魔鬼训练营中必修项目。

    这一轮凌飞又是第一个决出胜负,他便有了闲情四处打量,在目光扫过尹天仇时发现他并未欣赏赌场内六大家族的惨态,而是望着某一显示屏发呆,目光未有偏移。

    凌飞心中一动,顺着尹天仇的目光往显示屏望去,在看到显示屏时他微微一顿,露出一抹怪异神色,随即心中又是了然。凌飞暗道难怪愿意接受我的对赌,难怪要放到最后。恐怕,他心中也无比复杂吧。但是他必须这么做,这么多年的努力筹划,怎可因为小小的私念而停手。

    看了许久尹天仇都没有移开目光,不知是否感觉到异样,尹天仇移开视线往凌飞这边看过来。两人对视,望着凌飞似笑非笑的脸,尹天仇冷哼一声,扭过了脸。

    凌飞也移开视线,关注起其他对赌之人,这些都是他可能要面对的对手,需提前关注。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