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轮对局结束,这个轮次足足淘汰二十四人!仅剩十八人。由于平手也淘汰的原则,导致淘汰人数增加。但是,也能确定一件事,实力更强才能胜,不至于平手。这些留下来的都是强者!

    十八人中凌飞眼熟的不少,首先是五大世家家主,全都没有被淘汰。果然,能成为世家之主个个实力不凡,在不考验赌术只考验心理能力上,他们的实力得到体现。接着就是詹博伦,这个反骨崽也在,倒也在预料之内,此人心理学方面成就颇为不凡。最后便是那个邋遢男人,他也活到这一轮让凌飞略微讶异。

    这是一位其貌不扬的高手!邋里邋遢,却一直挺到这一轮,可想而知其实力如何。

    凌飞在打量众位高手时,詹博伦也在打量着众人,在看到凌飞时两人眼神对上。詹博伦嘴角浮现一丝冷笑,上次凌飞的眼神竟让他想起曾经那个男人,还生出恐惧。这种恐惧感让詹博伦觉得荒唐,觉得耻辱!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怎么能让自己生出恐惧!决不允许。

    詹博伦冷笑一声,对着凌飞做了个手势,拇指拭过脖子。

    “挑衅?”凌飞用英语淡淡发问。

    詹博伦挑眉“挑衅?你还没这个资格让我挑衅你,我只是不屑而已。”

    詹博伦的语气很嚣张,凌飞淡淡道“你远没有不屑的资格。”

    “呲。”詹博伦嗤笑一声,“毛头小子大言不惭,等你真正碰到我,你就知道自己会输得多惨。”

    “废话还是一样多。”凌飞淡漠道,和曾经一点没变,垃圾话一堆。

    还?詹博伦猛然一顿,这个还字说得好像凌飞认识他似的!不然正常谁会说还?这话的意思明显是以前凌飞就知道詹博伦,所以才会有这种言辞!

    然而,詹博伦确确切切认定,自己没见过凌飞!一定没见过!凌飞的样貌算是相当出众,在帅哥里也是拔尖一类,气质更是鲜明,见过的话他没理由不记得!

    “希望你能坚持到和我比赛。”凌飞淡漠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好嚣张的小子。”金发男人在詹博伦身边说道。

    “有嚣张的资本。”不同于反才的不屑和鄙夷,这会儿詹博伦显得很凝重,“他的实力在这群人里绝对是最强的!”

    “啊?”金发男人错愕,“那你刚刚还……”

    “试探。”詹博伦沉吟,“心性方面很坚定,不容易动摇。如果说动摇了,待会儿真的对决时我会占先机。可以借此为突破口,赢他!”

    “那现在不行了?”金发男人问道。

    詹博伦冷哼一声“不行?开什么玩笑。即便没有创造出的弱点,凭我的实力也能胜他!这么年轻的小子,能学多少点东西?心理学方面,我是他爸爸!”

    金发男人笑道“这样最好了,只要赢了他夺得藏宝图,卡洛斯团长一定很高兴。”

    詹博伦眉头微皱“不过今天……恐怕不容易。”他看向尹天仇。

    台上的尹天仇缓缓站起来“还剩下十八位,不错不错,比我预想要多一点,那么,继续开始,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显示屏全黑的场景。”

    显示屏全黑,那就是六大家族全都死光的证明。

    六大家族个个怒意森然,现在六大家族已经满目疮痍,从显示屏中能从其他角度看到被bào zhà的地方,全都是碎屑、血肉、鲜血!然而,对于尹天仇众人还是丝毫没有办法。

    今夜是血与泪的篇章,最终是由尹天仇翻过这一页,还是六大家族续写,不得而知。能知道的是,现在握笔的是尹天仇。

    尹天仇手一挥,身后显示屏中名字跳动,最终定格。凌飞定睛一看,第一排第一个,一号凌飞vs七号陈汤。

    从编号便可大致猜测到对方实力如何,七号陈汤,实力定然不俗。其实前几名的差距并不大,他们的实力很接近。这七号,凌飞想也知道很厉害。

    不过厉不厉害对凌飞而言都无所谓,只要是人,他就有弱点,只要是人,凌飞就能将之击败!

    凌飞和陈汤的交手两人没有过大的心理压力,压力大的是五大家族家主!他们现在碰上的都是强人!段家家主碰上了詹博伦,李家家主碰上了闫琪,最倒霉的是赵家家主和仇家家主仇呈天,他们两个竟然碰到了一起。然而这又是无可避免,比到后面终归是要面对……

    即便再不愿,终究还是要进行对赌。众人在尹天仇命令下,尽皆坐上赌桌,开始了对赌!

    此刻,十三再次避过监控跳进通风口。匍匐爬行一段距离之后,十三在通风口内一个分岔路找到zhà dàn。这枚zhà dàn安装的位置很刁钻,就是卡在通道必经之处,狭小的通风口不论你怎么过,都会碰到它从而引发bào zhà。

    十三仔细检查一番,用方才悲鸣剑削出的小工具开始进行检查,不是水银zhà dàn!十三想了想在腰间拔出悲鸣,轻轻扎入通风口内壁上,好似切豆腐般轻松,悲鸣剑当真是神兵!

    十三在zhà dàn周围绕了一圈,如同切豆腐一样将那一块有zhà dàn的“豆腐”切除。手里握着zhà dàn,十三心中一动,似乎……留着也不错?

    ……

    阿九再一次来到上楼的楼梯处,阿九稍微扫了眼周围,这里不是会场内,而是旁边的偏厅,会场内的喧嚣都传不太过来。

    “怎么又是你!”领头黑衣人看到阿九面色一沉,“你如果来这里还想煽动人心,我一qiāng毙了你!”

    说着领头黑衣人掏出qiāng指着阿九!

    阿九淡淡道“我最讨厌别人拿qiāng指着我。”

    “呵呵呵,我就指了,你能怎么样!”

    噗!

    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于阿九手中射出,过于细小的银针根本看不见,阿九的动作就好像是挥了一下手一般。

    就是这么一挥手,拿着qiāng的领头黑衣人身体一颤,直挺挺后仰倒下。倒在后头几个黑衣人身上,他们吓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领头黑衣人直直倒在楼梯上,随着光滑的楼梯由上而下滑下。

    “怎么回事?队长怎么昏倒了!”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