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和尹天仇对立而坐,双方对视,眼中都有几分正视。尹天仇正视凌飞,他认为凌飞是个强劲的对手,能从刀疤的计划中逃生便可见一二。而凌飞对尹天仇也很正视,今晚的局势少有的让他力不从心,布下此局的尹天仇并非凡人。

    十三正想凑近看却让阿九抓住,十三侧目“干什么?”

    阿九沉吟“你忘了刚刚少爷说的话?”

    “时间?”十三灵光一闪。

    阿九颔首“趁此时机,我们四处查探一番,了解清楚情况,我们的时间其实不多。如果到时候尹天仇真准备同归于尽,我们还没有一点准备的话,那一切都晚了。”

    十三点头,眼扫全场,该从哪里开始?

    “会场四周暂时不用看,尹天仇应该不会危言耸听,门窗肯定有zhà dàn,我们要看的是,是否有什么其他通道可以逃生。还有,上下楼……”阿九思索着说道,“上下楼的人员分配,以及隐藏的人手分布……”

    阿九和十三讲了诸多方面,十三颔首。

    阿九和十三共同执行任务,一般都是阿九作指挥,因为阿九的确更厉害一些。不过,真论个人战力,十三要更胜一筹。

    凌飞视线瞥过阿九和十三,看到他们的动作心中满意,他们能明白自己的心思。最怕的是那种太笨的手下,哪怕是详细给他说一遍都不明白,聪明的手下提点一两句他们都能从你的话中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开始吧。”尹天仇微微一笑捏出一张牌放在桌面,“一旦将牌放到桌面,便没有反悔的机会,出什么牌可要考虑清楚。”

    凌飞看着手中五张牌,缓缓合上,看了眼尹天仇。作为奴隶一方获胜几率真的很小,一旦四张平民牌让皇帝牌吃掉一张,那么接下来对方只要不停出平民牌,那奴隶方只能出平民牌,皇帝方四张平民牌一张皇帝牌,抵消三张平民牌,移出牌局,最后一张平民牌稳杀对面奴隶牌。

    所以,奴隶方只有一个机会,判断对方会在哪一轮出皇帝牌,将之暗杀,其他都是输。看似五分之一的概率,实际操作上概率会更低。凌飞必须猜透尹天仇的想法,判定他在哪一轮出皇帝牌。

    凌飞一直盯着看,尹天仇微微一笑道“再定个规矩,一方出牌后对方只能有五秒钟的考虑时间,否则,淘汰!”

    这就是掌控全局之人,随意就能定规矩。而对方还必须接受!

    凌飞神色平静,抽出一张牌来置于桌上。

    “开吧。”尹天仇道。

    双方一同掀开,都是平民,这两张被黑衣人移出牌局。

    “不错。”尹天仇道,“怎么猜的?”

    凌飞立刻抽出一张牌置于桌面,不予回答“继续。”

    尹天仇眉头一挑,望着凌飞片刻,四秒后抽出一张牌置于桌面“来。”

    双方再次掀开,都是平民牌,再一次平局。对于凌飞而言,他已经将胜率拉到三分之一。

    黑衣人伸手要去移动牌时,凌飞再一次快速抽出一张牌置于桌面,一点思考的过程都没有一般。这般举动让周围之人皆是诧异,凌飞这是乱来吗?这么轻易就出牌,不怕输?这可是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啊!

    尹天仇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意,紧紧盯着凌飞,一秒、两秒、三秒、四秒……最终尹天仇舒了口气,拿出一张牌。

    双方掀开牌,依旧是平民牌。

    周围之人低声议论,大为不解。

    “尹天仇要是出一回皇帝牌就赢了,这都三轮了。”

    “这一下凌飞把局面拉回五五开的局面了。”

    “这凌飞玩得那么随意,换做我是尹天仇,肯定就赢了。”

    “尹天仇看起来也不怎么样。”

    “闭嘴,不懂别乱说。”有人低喝,“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只能说……凌飞可能把握住了尹天仇的心思。”

    “真的假的?”

    周围的议论声尹天仇充耳不闻,双手压着桌面凝视凌飞“果然厉害,不愧为凌家继承者,虽然被撤除身份,可能力还是毋庸置疑,这三轮很好地猜中我的心态,可接下来,我不会给你机会。”

    “还真的是,凌飞怎么把控的?”

    “不知道。”

    凌飞神色平静,这三轮速度很快,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其实大有内涵。他确实是猜中尹天仇的心思进行的出牌,至于如何猜到?想要做到这一点,其实不难,思考尹天仇的行事作风推测他的性格即可。任何一个人都有他的性格,性格影响到方方面面,打牌自然受到他的影响。

    那么,尹天是何种性格?谨慎!

    为了周详布置计划,甘愿花费十多年的时间,细细斟酌布局,摊开布满杀机的画卷!这样的人心思深沉,行事谨慎。换一种性格的人,比如凌飞,他很可能会疯狂派人刺杀,让六大世家豪门惶惶不可终日,让他们在品尝恐惧中面临死亡。又或者是亲自杀上门!

    尹天仇的做法证明了他就是谨慎之人,凌飞以尹天仇谨慎做推测,第一轮必然不会出皇帝牌。第一轮就出皇帝牌的概率在谨慎之人身上难以看见,于是获得第一轮的打平。

    在第二轮时凌飞没什么考虑就出牌,也是基于尹天仇的性格。第二轮这般出牌,会让谨慎的人怀疑,是否凌飞早已算计好?仓促间也也不会出皇帝牌。对于谨慎的人而言,后面还有很大概率赢,何必博一个未知?故而第二轮还是平局收场。

    在第三轮,凌飞遵循第二轮的原则,再次快速抽牌。这一回在尹天仇看来,应该是凌飞进攻的时候了,凌飞不会再出平民牌!心里投射,这是心理学中一种名词,意为个人将自己的思想、态度、愿望、情绪、性格等个性特征,不自觉地反应于外界事物或者他人的一种心理作用。换句话说,尹天仇将自己的想法投射到凌飞身上,认为凌飞很可能会在第三轮出奴隶牌,所以他出了平民牌。

    然而,凌飞却出乎预料还是出了平民牌!所以尹天仇才会夸凌飞厉害,这三轮凌飞在一步步牵引尹天仇的心理,尤其是在第二轮和第三轮的快速出牌上,加上尹天仇说出的五秒限制了自己的思索时间,无法从凌飞的牵引中挣脱,顺着凌飞的思路出了三局的牌!

    凌飞手摸着手里两张牌,其实他是抓住了谨慎性格之人的弱点而已!谨慎说得好听叫谨慎,说难听叫优柔寡断,他们在做事前必须进行详细的思虑,如此才能确保一切尽在掌控,不失差池。抓准这样的弱点,才能牵引尹天仇的心理。

    而尹天仇也算是反应够快了,在失利三局后立即说出一番话打断这种莫名的心理牵引,让自己回归正常心态。凌飞快节奏的心理牵引,第二局第三局都没持续十五秒,如此短的时间内人若想要从一种已经投入进去的心理状态中出来是很难的,尹天仇也很不简单!

    双方已经过了一次招,周围之人却丝毫看不出,这就是凌飞这个等级之人的对局!

    “既然你猜透了我的想法,你的赢面很大,那么,我用这种方式呢。”尹天仇拿起两张牌,胡乱洗着,看也不看从中抽出一张置于桌面。

    凌飞一顿,这是……看命了么?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