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聊几句就挂了电话,九条凛握着手机,嘴角那丝笑意始终存在。这小小的举动便让她心绪翻涌……

    良久九条凛才将手机收好,仰望大山。她踏遍这片大山,还是没找到上一次击败之人口中说的隐世门派。真的存在吗?燕子门?

    传闻燕子门轻功无双,尤擅身法。如果能够学到几分,改进身法,对上凌飞能有更高的胜率。

    收起东西,背负巨大的行李包,九条凛负重而行,往大山深处行进。矫健的身形并未因负重而变慢,速度依旧,几步便跃进了深山之中。

    ……

    凌飞放下电话,电话那头的九条凛还是那样,言语中都带一股刀势,锐利而又坚定。

    凌飞驱车准备前往濠江,准备今晚的对赌。这时,手机震动。他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您是凌飞先生吗?”

    “你是谁?”凌飞淡漠问道。

    电话那头忙道“我是仇家的管家,郑涵。”

    仇家?凌飞心中一动“何事?”

    “是这样的,我家家主想邀您见面,不知道您这会儿是否有空?”郑涵问道。

    “没空。”

    郑涵一呃,怕凌飞挂断电话紧忙道“凌先生,我们是有要事相商。”

    “不管兴趣。”

    郑涵急了,怎么这么不给面子。仇家家主邀人见面,还没有被拒绝过呢!

    “凌先生,我们这边是很有诚意的,您能不能先听听我们商量的内容,再来拒绝啊?”郑涵忙道,“我们可以给您诸多好处和报酬。”

    为了让凌飞见面,郑涵连这种话都说了出来。正常而言,好处报酬这种话都不是抬到明面上这么说的。可现在,他急得不行,不说也得说,凌飞万一拒绝了怎么办?

    对于郑涵的反应凌飞觉得很有趣,淡淡道“可以,说地点。”

    郑涵松了口气,肯答应就行“就我们仇家,可以吗?”

    “具ti wèi置。”凌飞道。

    郑航忙说详细地点,凌飞放了电话驱车驶往仇家。闲来无事,去去倒也无妨。

    这个位置距离仇家不算太远,凌飞没过多久就来到仇家门口。这是巨大的建筑群,论豪华比之罗家稍逊,可若论雅致还是这里更佳。

    凌飞一到门口就看到浩浩荡荡十数人站在大门口,似乎在等候着谁,凌飞为之侧目,难道是……来迎接自己的?好大的阵仗!如果真是,那可得好好考虑下背后的原因,请自己来还这么大阵仗,必有所图。

    凌飞在众人面前停下车,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连忙跑了过来,低声问道“请问是凌飞先生吗?”

    凌飞斜了眼男人“是。”

    “你好,我就是郑涵。”郑涵道。

    凌飞抬眼看前头,中间那位中年男子朗笑着迈步而来“哈哈哈,凌家继承者前来,寒舍蓬荜生辉呐。”

    凌飞推开车门下来,缓缓道“我和凌家没什么关系。”

    中年男子眼皮子一动,不以为意,依旧朗笑着“在下仇呈天,目前的仇家家主,很高兴认识凌先生。”

    凌飞好似没看到中年男子伸出的手掌,淡淡道“找我有事?”

    中年男子很是坦然收回手掌,无一丝尴尬之色,笑道“嗯,是有些事情,我们边走边说吧,正好看看我仇家的景致。哈哈,我仇家若是当做景点开放必然引得无数人前来观看。”

    凌飞前头走去,中年男子快步走到凌飞身边与之并肩而行。那一群人也全都跟了上来,浩浩荡荡一群人往仇家里面而去。

    “这边是我们仇家的花园。”仇呈天贵为一家之主竟然还亲自给凌飞讲解介绍。

    凌飞视线扫过,那花园完全可以称作花海,绵延数百米,阵阵馨香萦绕口鼻。在花海旁经过,尽是青春气息。

    花海往前是林立的阁楼,若江南园林,一步一景,极为奇妙。再往前假山流水,好似各色景致都能在这里看到一般。

    仇呈天带着凌飞走进其间,穿过阁楼走进一间较大的大厅。古色古香的建筑让凌飞高看几眼,相比于现代建筑他对古建筑更有兴趣一些。仇呈天侃侃而谈介绍着眼前所有,他博古通今,从古时到现在,各种故事信手拈来,极为健谈。

    “咦?”突然凌飞目光被大厅墙上的东西所吸引,那是一副装裱好的画。画中是一副万里江山图,画上千山万壑争雄兢秀,江河交错,烟波浩渺,气势恢弘壮丽。山间巉岩飞泉,瓦房茅舍,苍松修竹,绿柳红花点缀其间。说不尽的隽逸秀美河山!

    凌飞虽然不懂画,可也被眼前画作吸引。眼前的画,笔墨勾勒间透尽功底,道不完的惊艳。画是死的,却给凌飞一股活过来的怪异感,跃然纸上的万里江山有一股凸显而出的气势。

    “好一幅画!”凌飞忍不住叹道,他不懂画也知道这画不简单。

    “凌先生好眼光。”仇呈天哈哈一笑,“这幅画是几十年前家父机缘巧合下从内地一位收藏家手中买下。”

    “不是郭家亡了之后获得的吗?”后头一行人中一人怪异道。

    郭家?凌飞看了眼仇呈天,仇呈天面色一沉,冷冷扫了眼后头之人,后头的人知道失言急忙闭上嘴低下头。

    “这郭家?怎么回事?”凌飞饶有兴趣问道。

    仇呈天哈哈一笑“这个啊,说来话长,一时半会儿可说不完,等下次有空了我好好给你说说这段故事。”

    仇呈天显然是有意在隐藏,凌飞也没什么想法追问,继续观看这里的藏品,确实很多,且样样价值连城,极具艺术价值。

    逛了许久后离开阁楼,仇呈天领着凌飞在wài wéi又转了一大圈到了另一种风格的建筑群,这边是仇呈天所住的地方。这里的建筑风格和罗家不一样,仇家采用中世纪西方古堡的样式所建,大部分仇家子弟都住在其中。

    走进门内,那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和凌家凌文敬所住之所差不多,那一次凌飞就是在凌文敬大厅闹出无数风雨。

    仇呈天带着凌飞继续参观城堡,从底楼往上,城堡内什么都有。吃喝玩乐之物应有尽有,更像是现代娱乐会所。

    一直到最上面一楼,仇呈天笑道“最后那间是储物间,多年没用了,大抵就是这样了。凌先生,觉得我仇家如何?”

    “不错。”凌飞道,目光却有些怪异,多年没用的储物间?门上尽是灰尘,而偏偏门把处显得干净些?

    凌飞看了眼仇呈天仍旧没说什么,和仇呈天转身准备离去,在转身之时凌飞鼻子抽了抽,似有一股杏仁味从哪传来,凌飞怪异又看了看储物间。

    “怎么了?”仇呈天问道。

    “没事。”凌飞收回视线,虽然有一股怪异念头在他心中闪烁,却也没太上心。

    仇呈天带着凌飞下楼,在客厅内坐下,而跟来的一群人全都守在门外。

    坐在沙发上,凌飞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什么事。”

    仇呈天笑了笑“确实是件很重要的事。”

    “说。”

    “我们能否做个交易?”仇呈天问道。

    “什么交易。”

    “如果你获得赌会的藏宝图,我们想和你对藏宝图进行交易。”

    凌飞挑眉“藏宝图?”

    “是!”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