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时间过去两个小时,这两小时凌飞收获积分二百六十三,总计三百六十三积分。然而这一次凌飞的积分并未笑傲全场,比他积分更高的还有六位。不过差距倒是不大,几分十几分而已,第一名领先凌飞二十多分。

    这些人积分比凌飞更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抓住了作弊者,当场指证从而获得积分,而凌飞并未抓到过人。并且,凌飞自己也没进行过作弊手段,凌飞依靠的是察言观色能力进行对赌。

    梭哈本就是一种技术占比较大的纸牌游戏,对凌飞这种人来说是最好不过的游戏。凌飞的察言观色能力,强大的记牌脑力,让他赢多输少。而且凌飞胆量过人,很多时候敢于梭哈,或真或假,每每都能取得奇效。

    可以这么说,凌飞赢来的积分都是实打实靠技术赢下来。

    作弊的手段凌飞会,可他不屑得用,鸡鸣狗盗之法,他看不起。凌飞虽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可如此卑劣之事绝不可能会去做。

    凌飞是枭雄般的人物,会做常人所认为的坏事,可在很多细节上有自己的傲气,例如这点东西上。

    所以,对凌飞来说,这一轮晋级应该没问题,可想获得积分第一,很难,作弊与抓人两样都强的人才有可能在这一轮获得第一。

    在这一轮对局上,凌飞碰上了熟人——滔哥。

    滔哥看到凌飞时很犹豫,可还是上了赌桌,和旁边两人一同与凌飞对赌。滔哥对凌飞的印象不怎么好,他想试探一下凌飞。本来罗家有规定不可以和自己人进行对赌,这样损失积分或是淘汰,对罗家而言太吃亏。

    但滔哥想压下凌飞总得了解他,不进行对赌他没法揣摩凌飞的心理,之后肯定会碰上,他要提早做准备。

    所以,滔哥准备这局用一两点的小积分来进行试探。这样既能了解凌飞,也能避免罗家那边的话语。

    凌飞瞥了眼滔哥没什么反应,对他而言,来谁也无所谓。罗家的规矩什么的他不在乎,不过是比试而已。

    黑衣人充当了荷官的角色,开始发牌。

    第一轮的明面牌面凌飞的是k,左右两人分别是10和q,而对面的滔哥则是a。滔哥直接喊道“一点。”

    左右两人不屑嗤笑“才一点,玩个屁。”

    “跟。”

    “跟。”凌飞也道。

    三人全跟,第二轮发牌,凌飞牌面是q。而左右两边分别是9和k,滔哥是一张j。左边那位看了眼自己的底牌,面色阴晴不定,看样子不是很妙。

    “十点积分。”右边那位看起来很自信,直接道,他明面上是q和k,底牌也看过,底气十足。

    滔哥犹豫了一下,他只是试探,没想着赌多大,现在加到十点,他迟疑了。

    “喂,跟不跟,赶紧地,别浪费时间。”右边那位催促道。

    “跟。”这话让滔哥直接跟,赌桌都上了还怕什么。

    而左边那位直接放弃,凌飞底牌看都没看继续跟。

    第三轮,右边那位是10,滔哥又是一张a,凌飞的是j。现在凌飞的是黑桃同花jqk,滔哥是红桃a和梅花a,一张红桃j。而右边那位是方块k,红桃q,梅花10。

    这一轮滔哥发话,他又是一个积分,两人当然跟。

    第四轮,滔哥是一张梅花9,凌飞是一张黑桃10,右边那位也是一张9!右边那人表情管理不到位,这会儿已经抑制不住嘴角的扬起。周围的人一打量不难发现右边那人底牌是j,也就是说,他是顺子!

    而滔哥面色阴沉,盯着凌飞和右边那人的牌面心中砰砰直跳。凌飞和右边那位都有很大概率是顺子,而他的底牌是一张方块a,也就是说,凌飞是同花顺的概率比较小。而右边那位,看他的表情很像是顺子。但是,现在的人都是人精,难保他不是装模作样。

    现在凌飞牌面最大,由他喊话,凌飞淡淡道“梭哈。”

    凌飞喊出后滔哥和右边那人都愣住,两人愣住的原因是凌飞没有看过底牌就敢梭哈!

    “这年轻人貌似没看过底牌吧?”周围看热闹的人不由得道。

    “是啊,从头到尾都没看。”

    “他这是赌一把运气吗?”

    “桌面上来看还有两张a,有一定概率,可这,胆子也太大了。输了可就完了!”

    “难不成他偷偷看了?”

    “不可能,刚刚那个角度我特意观察了,他看不到!”

    周围议论纷纷,赌桌上滔哥和右边那人都是面沉如水。尤其是右边那人,他的可是顺子啊!原以为稳操胜券,凌飞这一下把他喊懵了。难不成他也是?但是,他没看牌啊?跟,还是不跟?梭哈的话,就是赌上全部,让右边那人犯了难。输了就是淘汰,赢了的话,以凌飞的积分能让他跻身前五!

    “十秒钟。”黑衣人发了话,他的另外作用就是控制时间。

    右边那人犹豫再三,长舒口气“算了,不跟了。”他还想继续,万一输了怎么办?即便知道凌飞很大概率不是同花顺,他还是怂了。

    接下来就轮到滔哥,他心中无比纠结,他很想放弃,非常想放弃。可是,心里又有一些不甘,一来凌飞本来就让他不爽;二来,凌飞赢得未免太轻松了,底牌都没看就把他们吓退。这种情况下让凌飞赢,心里不爽得很!

    滔哥犹豫之间,猛然看到罗浩在对面对他挥了挥拳,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别怂,这小子虚张声势而已,他擅长诈人!”罗浩道。

    凌飞斜了眼罗浩,神色淡淡不说话。

    罗浩冷哼“跟!”

    滔哥咬牙“我跟了!”他是三张a!凌飞只有一张a的机会,他就不信了,凌飞的运气真的那么好!

    “开!”

    周围之人喊起来,这场看起来很刺激。

    凌飞淡淡一笑“你输了!”说罢凌飞掀开牌,赫然是一张黑桃a,他不仅是顺子,还是同花顺!

    “这小子,没看牌啊,怎么这么笃定。”

    “我估计是看过的,不然哪敢这么大胆。”

    “我也觉得是看过。”

    滔哥面若死灰,完了……

    那边的罗浩也傻了眼,怎么可能,竟然真的是同花顺!

    “你,你作弊!”罗浩怒斥。

    “证据。”凌飞平静道,斜了眼挂在三楼墙上的显示屏,他的积分已经调到第一,滔哥的积分不少,这梭哈可比找出作弊者赢得更多!

    罗浩呃住,脸色涨红,他胡乱喊的,哪有证据。

    “没有,就滚。”凌飞淡漠道。

    “你,你,你……”罗浩喉咙好似卡住,心中无比愤怒。这场赌会是决定他在罗家地位的,现在,完了。

    罗徒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大声叫好“哈哈,罗浩,张狂啊,你不是那么能么?怎么不行了?蔫了?”

    罗浩冷哼一声,甩袖离去,这里是待不住了。罗徒大笑讥讽,罗浩只得灰溜溜离开。

    凌飞转身又进入其他赌局,开始征程。

    时间一点点流逝,三个小时的时限到来!凌飞这边的赌局也刚好结束,凌飞小输一点,无伤大雅。再看榜上积分,凌飞高挂第一!

    这一轮结束,凌飞仍旧以第一的身份晋级下一轮。后面的一小时里,凌飞也抓住两个作弊之人,获得不少积分。能有这样的积分真得感谢滔哥,这里都是人精,见好就收,梭哈的人很少。所以每局只赢一些,凌飞那一局赢了相当多!故而获得了第一!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