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天仇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转瞬即逝,下一刻他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是不是服软你说了算,现在已经耽搁不少时间,赌会还将继续,你也是参赛选手,想必你也不希望这么拖着吧。”

    以退为进,顺带着显出自己的明事理,拔高形象,尹天仇三言两语间便是算计。

    “方才要耽搁时间的是你们,不依不饶的是你们,是我想拖的么?”凌飞将问题抛了回来,这皮球,他当然不会要。

    “既然都不想耽搁时间,此事押后,赌局继续,如何?”尹天仇道,“你也别再耽误时间。”

    “刚刚的事情不给个说法就想揭过?也就是说你慕第赌场就是这种行事规矩,只要是个没身份的土小子,即便冤枉了也不必道歉、不必在乎是吗?”凌飞淡淡道。

    尹天仇眯眼,凌飞摆明和他硬刚到底的姿态,这小子!本来就摆了我一道,现在还想坏我计划么!

    “年轻人。”尹天仇笑容变得很淡,“凡事别做十分,你以为我就一定掣肘于你么?逼急了对谁都不好。”

    尹天仇料想凌飞是算准赌会对自己的重要性才继续施压威迫,赌会进行不下去最吃亏的是自己!这么拖着,确实对自己不利,赌会能否成功举办对他影响重大!这是成为豪门的重大考验,第一天就出事,之后还怎么玩?

    其最重要的是,这将严重影响自己的计划……

    所以,尹天仇决定鱼死网破了!他尹天仇向谁服软过?出道至今横扫天下,无人能缨其锋!凌飞也不例外。

    越是成功、骄傲的人越是有自己的脾性,尹天仇不可折!

    “我偏偏就喜欢逼人到绝境看他的丑态。”凌飞淡漠道。

    而凌飞,更是如此,想让凌飞后退,怎么可能!今晚得罪了凌飞,休想善了。所谓赌会于凌飞又如何?毁了便毁了!

    两人剑拔弩张,气氛仿佛凝滞。

    莫雨凝定定看着尹天仇,这家伙在哥哥口中很出色,可这会儿在她看来有些奇怪。不论怎么看在处理问题上他就不该是这种态度,这不像是一个哥哥口中的能人能做出来的事。凌飞是性格使然,打破常规,不能以常理论。而尹天仇不是,他应该用更平滑的方式解决问题,可他竟然选择和凌飞硬刚,未免太过奇怪。

    罗徒在担心,事情再这么闹下去对谁都不好,要是把赌会搞砸凌飞和尹天仇都会被恨上!来了那么多世家,赌会却难以进行,结果可想而知。众多世家的报复,谁也抵抗不了!

    正如罗徒所想,耽搁的时间太久,周围的议论声大了。

    “喂,搞什么,赌会还继续不继续了?”

    “一件小事情都解决不了,尹天仇开什么赌场,趁早滚蛋!”

    “妈的,浪费时间,我的时间多珍贵,赔得起吗?”

    “那小子搞什么?qiāng也开了,人也杀了,差不多得了,浪费什么时间!”

    “这小子怎么回事?这么狂吗?妈的,如果把赌会搞砸,我要杀了他!”赌会的压轴之物乃是藏宝图,要是赌会搞砸,别管凌飞什么样的身份,是莫问天这样的也得死!

    远处的凌百里眉头一皱,她意识到不妙。凌飞和尹天仇是耽搁时间的罪魁祸首,但大部分人只会怪罪凌飞,因为藏宝图是在尹天仇手里!凌飞若是站在大众对立面,很麻烦。

    想着凌百里迈步而来,凌飞是凌家子弟,她要守护!

    然而,没走两步凌百里眼前一晃,看到一道倩影掠过。她犹豫片刻停下脚步,有点想不到呢……

    “两位,听轻舞一言可好?”

    在凌飞和尹天仇对峙难分之时,耳边响起一道渺渺仙音,带着梦幻之感。

    众人侧目,易轻舞缓步走来。

    尹天仇看到易轻舞眼中的锐利也略减几分,平静道“易家神仙女说话,当然得听。”

    凌飞扫了眼易轻舞,没说话。

    “今夜赌会乃是盛事,影响重大。到场宾客具是贵客,耽搁了大家的时间,未免不妥。其他之事放在之后处理如何?”易轻舞轻声道。

    简单的一句话,易轻舞简明扼要说了最重要的问题,在场的宾客都是贵客,换言之大部分都是世家子弟,得罪了他们,后果很不妙。这句话易轻舞更多是对凌飞说的,凌飞是聪明人,话提点到这里就足矣。尹天仇作为主办方手握藏宝图,别人会宽待几分,凌飞可就没这样的优待。得罪这么多世家,举世皆敌,凌飞承受不起。

    凌飞眉头一皱,他不得不承认易轻舞此言有理。

    “尹先生,想必你也不想此次赌会搞砸吧,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易轻舞悠悠又道。

    尹天仇猛地扭头凝眸紧盯易轻舞,这句不论出于什么原因让他心中升起一丝诡异之感,这么隐蔽之事,易轻舞是发现了么?

    易轻舞微微一笑“两位,给轻舞一个面子,诸事后议可好?”

    凌飞扫了眼易轻舞那张仙颜,收起手中的qiāng“算他命大。”

    尹天仇则是面色变为笑容“既然易家神仙女都说了给面子,我尹某人要是拒绝那就太不给面子了。”

    剑拔弩张的氛围在易轻舞三言两语间消弭,众人纷纷侧目望向易轻舞,燕京盛传生女当如易轻舞,此言果真非虚!这几句话看起来简简单单,可想要刚好说得切中凌飞和尹天仇两个这种性格之人的内心可不容易,这两人的性格不是一般言语能说动,必须切中要害。

    几句话说出当前局势,作出分析,给出建议,切中要害,看似简单却非常人能做到!

    莫雨凝从一开始就在看着易轻舞,她黛眉微蹙,这位常被称作燕京四美之首的女人她心中自是不服气,虽然哥哥时常夸赞易轻舞,可她就是不屑!但这回,却有些了然。凌飞是何种性格她最清楚不过,她都没什么把握能说动凌飞……除非是用自己身为他女人的特权向他撒娇,可这并非正常渠道的说服。

    易轻舞略微颔首,转身娉娉婷婷离去。

    “难怪燕京盛誉有加。”罗钦忍不住感慨,眼中惊艳无比。

    罗徒点着头“她当得上那些名头。”

    尹天仇深深看了眼凌飞“走。”转身离开。

    蓝亚捂着伤口跟上尹天仇。

    凌飞仅仅是扫了眼尹天仇,继续迈步进场,开始对赌。而十三与阿九两人则是紧随其后,守卫一旁。

    这场闹剧至此才算结束,两个受伤的倒霉鬼和马面的尸体都被带了出去,赌局继续。这里的人皆非寻常人,这样的事也没能让他们心态受影响,只有那挑选出来的五十多赌术高手心中战战兢兢。

    越有实力的人越会接触到不一样的层面,见到更大的世界。这五十多赌术高手不像被世家邀请的那些高手,那些高手已经见过世界,而他们只是刚刚踏入这个层面,慢慢都会习惯的。

    对赌继续,凌飞开始自己的观察之路。以他强大的观察能力、判断力、脑力,他立于不败之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凌飞的积分疯狂增长,对局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他足足拿下两百多积分,在二楼显示屏的积分榜上位列第一!

    不过下面的也不差,比起凌飞只少十几分,不可小觑天小人!

    兵王弃少

    兵王弃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